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怒、寻

    有道是: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栖凤宫外,一滩滩鲜红的血濡触目惊心,让人不禁望而生寒;栖凤宫内,一个个侍女侍从长跪于地,面容惶恐恻恻发抖。

你问为何?

一切只因那坐于殿内金龙宝座上的红袍之人。

你问他是何人?

他正是今早被云柒放倒于朝华殿上,在天下人面前与之恩断义绝的负心帝王,大名鼎鼎的“锦曦帝”——景玧晨是也。

坐于高坐之上,景玧晨冷冷的看着那跪于一地的宫仆婢女们,置于龙座上的右手张张合合,一次比一次捏的紧实有力。

“今请众人为证,云氏阿柒同天景景玧晨情断义绝!他日江湖再见亦是陌路!十年情分,犹如此衣”?

  “既然君无心,那我便休之”?!

   呵呵……云柒,你真的以为,就凭你那寥寥的几语就真能斩断我们二人之间的情分么?十年携手相伴,你竟然也狠得下心绝情丢弃?!

   好,很好。云柒,既然你要玩那我景玧晨奉陪到底!你是够狠!但是,我景玧晨也绝不会如你所愿!

   “来人!”

   “王。”

   “传令下去!右王后大婚之日抗命逃婚,命五万御林军将其捉回!如有悉王后下落者,赏黄金万两!若有平安带回王后者,赏一品官爵之位,官宅府邸一座,金银财宝千万!”

   “是!”侍从迅速领命而去。

   捏紧手中那半截的黄色布帛,景玧晨阴狠的眼神瞬间扫向右下方惊恐跪地的晓梦。

   “孤最后再问你一次,阿柒到底会去哪里?!”

   “奴……奴婢……奴婢真的……真的不……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小姐去……去哪里了……请王……请王开……开恩……”

   声音颤颤抖抖的。到现在,即便是和眼前这位天之骄子拜了高堂,晓梦也仍旧不敢抬头多看他一眼。

   即便,他是她从第一眼就深深爱上,印入心间的男子。

   不知道?景玧晨紧了紧双眸,很好。

   “婢女晓梦,以下犯上,妄图以其卑贱之身代替王后之尊行大婚之礼,痴心妄想,扰乱礼岗!至此贬入军营为下等军妓,今生不得脱离贱级!”

   一番话,清冷的不带一丝的情感。伴随着那远去的俊朗面容,连同这落日的最后余晖一起映入了晓梦的眼里。

   这景色,真美……却也是她这一生里最后的美景了。

   瘫软着身子,呆愣的晓梦任由无情的侍卫将她拖走。行走间,景玧晨那抹血红的身影一直缠绕在她的心间,就好似在嘲笑她的痴心妄想一般,烧灼着她的心。

   夕阳落尽,失去光明的大地瞬间笼罩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薄雾。晓梦的唇边开始慢慢浮现出狠意。

   景玧晨,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适合当你王后的女人!至于你……云柒,你欠我的,我也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

   走出栖凤宫,宫门外那惹眼的血迹丝毫不能引起景玧晨一丝一毫的注意。左手紧攥着那截布帛,景玧晨突然抬起右手,猛地将衣袖向上拉起……嗬!一道青绿色的粗大经脉正紧紧的盘旋在他的右臂内侧,一突一突的,就好似有生命一般无比的诡异。

   双眸复杂的盯着那道青绿脉络,景玧晨心中五味陈杂。

   阿柒,难道你真的就那么恨我么?恨到……连你自身的性命都不顾了么?

   阿柒,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

   另一边,天景最大的客栈“得失楼”此时是高朋满座,热闹非凡。而“得失楼”的最顶层却和楼下的人来人往行成反比,此时却是寂静无声、鲜有人影。

   伴随着“噔噔噔”的声响,一名手持银灰长剑的黑衣男子闯入了这寂静的楼顶。只见他步伐稳健,上了楼后便径直朝着楼顶的瞭望台走去。

   瞭望台处,一名白衣翩翩的贵公子此时正姿态慵懒的坐于窗边一边品茗着手中的暖茶,一边若有似无的扫射着楼底的车水马龙。

   “启禀主子,属下等尚未发现她的行踪,还请主子责罚。”黑衣男子弯身向白衣男子请罪道。

   “无碍。”白衣男子放下茶盏,望向窗外,“如果这时候被你们找到,那可就真负了她‘黄衣卿相’的美名了。”

   “这……主子,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白衣男子恍然一笑,道:“等。”

   依照她性子,不出三天必会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想起那调皮的人儿,白衣男子嘴边笑意渐浮。

   呵呵,柒儿,我已经开始期待和你的相遇了……

第四章 怒、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