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会是他么

    不过对于楚正航而言,楚少霖就不太喜欢他了。谁让这家伙小时候没在他家住几天,却总跑爷爷面前告他的状!还总喜欢和他抢玩具。后来因为爷爷的妹妹一直生活在外地,他们这一辈就联系的少了。

  而楚正航现在会在这里是因为他在本市开了家台球厅和酒吧。楚少霖去捧过场,虽然比不上什么大企业,但客流量还不错。

  现在他这么说还是客气的呢,谁让他都看出这个家伙在故意挑事儿的跟他家姚小菍过不去?

  “行了,把你的萨雷带回去吧。家里养只金毛就够了。”楚聿衡皱皱眉发话了。

  楚正航气不过,这楚聿衡和楚少霖怎么都帮着姚菍说话啊!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的狗都打败了丢了脸,楚正航也不好说什么,只灰头土脸的抱起自己的狗就准备走,却听楚少霖道,“等会儿。”

  他手插裤兜的看楚聿衡,一脸的优雅贵公子模样,“那天说好一起去喝酒,今天刚好有地方了。走吧?”

  楚聿衡明白他是说的去楚正航的酒吧,眼见这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他在叮嘱了姚菍晚上按时吃饭,吃饭前一定要洗手等等就和两人离开了。

  果然人到中年比较絮叨。

  别看灭灭一副不太爱甩人,就算她挑件了一块大鸡翅给它它也不领情,但当她走后躲起来偷偷看时,才发现灭灭东张西望了一会,赶紧跑过去捡起来大吃特吃起来。

  嘿,原来她家灭灭怕生呢!

  楚大叔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才回来,是楚正航酒吧的人把他开车送回来的,据说这个还能有点意识,另外两个已经喝到完全不省人事了。

  那扑面而来的酒气差点把姚菍一下子就冲晕过去!

  想到不管怎么说楚大叔今天也都给她做了两道丰盛的菜肴,又很支持她的把灭灭给留下了。所以她非常善良的把楚聿衡扶回房间,又捏着鼻子帮他把鞋子脱下来。

  在姚菍帮他盖上被子时,突然从他隐约低喃的话语中听出,他在叫着一个人的名字。“婉婷……婉婷……”

  姚菍翻翻白眼,抽出一旁的枕头砸了下楚聿衡的头,停你妹去吧!

  ————————————

  在婚假结束回到学校后,老师却突然找到她告诉她一个噩耗!

  说是噩耗的确夸张了点,但对她来说却绝对是活生生的噩耗啊!

  老师说了,反正她也结婚有住的地方了,现在学校因为宿舍位置紧缺,所以打算把她的床铺腾出来让给其它学生住。

  这对于姚菍来说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虽然她极不情愿但也没办法,亏自己当时还在那信誓旦旦的和楚大叔说她再也不回去住了呢!

  果然话不能说得太狠,言不能放得太早啊!

……

听说他们学校有人出手阔绰的分别捐了一套实验楼和办公楼,这倒是让姚菍挺意外的,但是当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后,她先是怔了一下,继而惊讶的睁大眼睛!

  赫炎珏?这个赫炎钰会不会是她那个小学五年一直是同班同学?

  一时间,姚菍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穿着白色制服蓝色短裤的清秀男孩形象。当时他们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就已经像初中生那样高了呢,所以也就一直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印象中他的皮肤特别白,总给人一种很干净的书生气。

  当然,这样的学生永远伴随着的就是他那好的令人让人咋舌的成绩。

  哈哈,她之所以印象对他这么深,一来是当时他的名字写起来有点复杂,是他们班同学名字里比划最多的。而且他那个‘(jue)珏’字很多老师都容易认错成‘(yu)钰’,就像她的‘(nie)菍’字很多没文化的总叫成‘(nian)念’一样。

  好吧,她真的不是故意说她老师没文化的。她也不想说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话。毕竟她老师没文化,那她成啥了?文盲吗?

  介于这种环境背景下,他们两个的名字就常常被老师联系在一起。

  咳咳,姚菍不得不再次承认,因为她总欺负他,那时候小霸王一样的蛮横顽劣,不是把他手背上的皮猫一样给挠破了,就是把手臂给咬块表盘子出来。

  而她这样做的原因是,那时懵懂的好感和倔强让她越是喜欢他,才越是欺负他。而他也总是会在疼的嗷嗷叫后,捂着自己破皮的手臂,恨的咬牙切齿的,“姚菍你个疯婆子!将来哪有男人敢喜欢你!”

会是他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