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去吧灭灭

    姚菍记得,昨晚睡觉的时候明明是把浴巾里外一搭的挂在上层,而把毛巾折叠了两下的挂在了下层,这会儿她浴巾的状态是随意折了两下的挂上,而毛巾在更像是用完后往架子上那么直接随手一搭。

  而且这两条毛巾居然还湿漉漉的,一看就是被人用过了!尤其是那条擦脸毛巾,那湿的都可以滴水了明明就是刚刚被用过的!

  姚菍怔了半天,突然紧攒拳头平地里一声雷吼!“楚聿衡!你用我的毛巾干嘛了!!!

  楚聿衡神清气爽的声音从客厅传来,“怎么了?既然是毛巾当然就要用了。那么惊讶做什么?我又没有小人的用它擦马桶。”

  姚菍脸上顿时蜘蛛网一片!什么?

  他居然说她是小人?

  用了她的毛巾还在那强词夺理,姚菍顿时怒从心中起,蹬蹬蹬的下楼,看见楚聿衡后扬手就把毛巾抽了过去!

  “谁同意你用我的毛巾了!!”

  楚聿衡微微偏头一闪,动作敏捷的一把扯过那甩过来的毛巾,“这次只是用毛巾而已。虽说这里的东西随便你用。但只要我用的时候看不到自己的东西,或者自己的东西不能用了,我就用你的。这叫因地制宜。”

  姚菍一双大眼对他怒目而视,目光里写满了:什么因地制宜,这叫臭不要脸吧!

  “我上午还有事要出门了。”楚聿衡经过姚菍的身边,挑挑眉道了句意味深长的话。“但中午会回来吃饭。”

  什么意思?就是让她做饭给他吃呗?

  姚菍气呼呼的瞪眼,简直要楚聿衡离开的背影射出两个洞来!

  用她的毛巾,还想让她给他做饭吃!原来脸皮都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变厚的啊!

  上午的时候,姚菍把自己的毛巾和浴巾放在大盆里通通用热水泡了泡,杀杀菌!

  她想,这样不行啊,如果楚聿衡那老男人没有毛巾用的话他肯定还会继续用她的毛巾,所以姚菍就去了趟超市买了四条新毛巾。

  一条大浴巾,两条常规毛巾,另外‘贴心’还买了条小毛巾给他当擦脚巾。

  姚菍以为楚聿衡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到了中午他还真准时准点儿的回来了!

  那会儿她刚做好饭!

  姚菍根本就没打着楚聿衡会回来的谱儿,所以她只做了两个菜,一个是番茄炒蛋,一个是冬瓜肉汤。天气热,她也不乐意忙活,就稍微做了两个菜应付应付。

  楚聿衡把车钥匙往桌上那么一扔,瞅了她菜一眼,有些不满的道,“两个菜怎么够吃?”

  姚菍挑挑眉,只盛了自己的米饭,往那一坐就开始吃了起来。

  “想吃自己去做啊,我本来就只做了我自己的份儿。没听过么?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啊。自力更生最光荣!”

  姚菍没想到,楚大叔还真长志气,真挽挽袖子就钻厨房里了!

  他会做饭?长得不像啊!

  随着厨房不断冒出的香味儿严重刺激着姚菍的神经,姚菍直觉得自己面前这两份明明很好吃的菜,这会儿竟一下子味如嚼蜡起来!

  楚聿衡又多做了两个菜,一个是可乐鸡翅,一个是麻婆豆腐。

  那颜色,那香味!啧啧!

  在麻婆豆腐先端出来的时候,姚菍趁着楚聿衡折身返回厨房的时候也不怕烫的立刻偷尝了一块!

  啊呀呀呀!好好吃!大叔要不要做饭这么好吃哦!

  姚菍做的米饭足够,本来她就是为晚上打算的,一顿的量管两顿。

  姚菍盛米饭是用一只手掌心大小的碗,而楚聿衡直接用的是一只汤碗大小的碗!这让姚菍严重怀疑就他碗里的食,是不是锅子里全部的米饭都在这了?

  吃那么多喂猪啊!

  姚菍‘咳咳’的清了清嗓子,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他瞅。

  她就不信了,这种被人盯法就跟戳人脊梁骨似得,他还吃得下?

  楚聿衡像是感受到她那目光似得,果然抬头看她一眼,“想吃?”

  刚刚还说‘吃人嘴软’的人这会儿愣一下,然后很不矜持的点头如捣蒜。

  姚菍很厚脸皮的想:嘴本来就是软的么,难不成还有谁的嘴是钢做的?

  仿佛是被她这样儿给逗笑了,楚聿衡用筷子夹了块鸡翅膀放在姚菍碗里,“快吃吧,本来就是给你做的。”

  给她做的?

  姚菍顿时一愣。就听楚聿衡接着道,“你现在怀着孕,每顿饭怎么可以只吃点素,多吃点肉这样才能胖点,孩子也有营养。赶紧的,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姚菍感动的要死!一下子就觉得楚大叔今天怎么横看竖看都分外年轻帅气呢?

  ……

  下午的时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人正是在楚聿衡和姚菍大婚的时候,特地去化妆间‘拜访’了一下姚菍这个未来表嫂,并毫不客气的对她表示出一种质疑外加极其不喜欢的楚正航。

  不过今天楚正航来倒并不是找姚菍事的,而是送狗的。

  没错,他怀里抱着的那只两个多月大的黑背牧羊犬正是楚聿衡让他帮忙弄的,说是想在家里养条狗。

  而对这个表哥的话向来遵从的楚正航巴巴的就送了过来。

  虽然他不喜欢姚菍,但是介于她现在已经是他的表嫂了,楚聿衡又在跟前呢,楚正航就象征性的嗯了几声,就在那热络的和楚聿衡介绍吹嘘着这条狗有多好,他托了多少个朋友才弄到的优良品种,绝对血统纯正!

  这在这时,随着外面车子熄火儿关门的声音,楚少霖走了进来。

  今天倒是有种楚家人欢聚一堂的感觉。

  然更默契的是,楚少霖居然也是抱着一只狗进来的,只不过不同的是他怀里的狗是只赛级金毛。

  赛级的意思呢,就算它的父母双双都是品种优良,参加过比赛获得过大奖的优质黄金巡回猎犬。

  “金毛!”姚菍顿时眼前一亮,冲着楚少霖就奔了过去!随后就从他手中蛮横的抢过金毛,一张明媚的小脸儿瞬间喜上眉梢!

  她还以为楚少霖没看到她的短信,或者看到后根本就懒得回呢!

  楚少霖清清嗓子,她就这么冲他奔过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叫金毛呢!

  “我太喜欢了!楚少霖我爱死你了!”

  看得出姚菍是真的开心,一双漂亮的大眼弯眼底一直凝着的冷漠冰霜在看到姚菍这笑时,终是露出一丝温柔。

  楚聿衡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却微微沉了脸色。

  虽然在这个阳光很好的午后,这对俊男靓女看起来分外显眼般配,尤其是这个小女人,脸上那明媚的笑容一下子就晃到了他的眼!

  居然在他面前公开说爱死别的男人了,就算在她眼中他比较老,但他还没老进棺材里吧?

  看来回头他应该好好教教她,爱这个字不是可以这么轻易就说出来的,也不是对谁都能说的!

  说来也怪,这金毛和黑背一见面就一个僵直了背,一个发出呜呜的声音,互相看不对眼的随着呲牙相对,面露凶相的甚至大有种想要打一架的冲动!

  “原来是只宠物狗。”楚正航不屑的瞅了眼姚菍怀里的金毛,随之把黑背放到地上用一种颐指气使的语气道,“萨雷,你看这只小狗像不像你今天的晚餐?”

  也可能是有主人在那给自己长气势,那只黑背冲着姚菍就汪汪的狂吠起来!模样儿还挺凶!

  这狗一叫,楚正航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呵,她倒是看他长的挺像它晚餐的。

  姚菍不以为意的勾勾唇角,摸摸金毛的头,“去,灭灭,尽管拿出你的威风来,吓破这家伙的狗胆儿!”

  ‘灭灭’是姚菍为她的爱犬刚刚取的名字,意为看谁不顺眼就灭了谁!师太级的灭绝,专灭公鸡中的战斗机!

  随着小黑突然两腿儿一蹬的冲了上去,灭灭也丝毫不畏惧的扑过去,两只狗的战争瞬间一触即发!

  这场战斗大概持续了两三分钟,最后以小黑被扑倒在地上,仰面躺着的猛摇尾巴,嘴巴里发出的落败的声音。

  这让姚菍再次觉得,这只性格多变,又善于见风使舵的狗,实在是不行啊。

  看到自己带来的狗打败了,楚正航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姚菍倒是蹲下身子揉揉金毛的头,笑嘻嘻的若有所指道,“知道不?这就叫狗不可貌相。”

  “你说谁呢?”楚正航脸色倏的就黑了一层!

  “我说狗啊?”姚菍无辜的耸耸肩。

  楚聿衡知道,以楚正航的智商和口才跟姚菍比,他就只有挨着的份儿。

  刚刚一直在旁观的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只金毛远比黑背更聪明,更沉稳,也更有潜力?假以时日训练肯定是一条优质的狗。

  楚少霖口气差差的开口道,“怎么着,你还跟狗较劲呢?”

  楚聿衡本来就比楚少霖大不了多少,楚正航也不过只比他年长了5岁。这让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丝毫没把按辈分的当叔,就跟和个同龄朋友语气是一样。

去吧灭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