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耍了脾气

    楚聿衡觉得,虽然他在婚礼前和楚少霖狠狠的打了一架,但自始至终是一句话都没说过的,婚礼上他又连个人影子都没有,但楚聿衡觉得今天他的确应该和楚少霖好好谈谈。

  毕竟是他娶了她,这种事又怎么好让一个女人站出来去面对?说也应该他一个大男人去说。

  楚聿衡去敲楚少霖房间门的时候,楚少霖一看是他立刻就想要关门,前者却仗着自己身强体壮二话不说的就挤进了门。姚菍赶紧趁伙一起跟进去。

  “我这里不欢迎你们,出去!”楚少霖酷酷的看他们一眼,转身进了屋。

  偌大的房间里浓郁的酒气久久不散,地上、沙发上散落着衣服,各种类型的酒交错的倒了一桌子。

  显而易见,虽然昨天他们的婚宴他没去,但昨晚明显他没少喝。据除老爷子说,他是大醉着由朋友搀扶回来的,而这些酒明摆着就是这个不要命的家伙回来后又接着喝的。

  也不怕喝的酒精中毒!

  至于他这屋里怎么会有酒,姚菍还记得他楚聿衡房间有个不小的酒柜,甚至这个家伙还在屋里设了酒吧台吧台。谁人都知道,他楚少霖可不是一般的喜欢好酒。

  而他这房间原本就足够大了,现在的屋子可是两间大房间打通了并在一起的!姚菍曾经不止一次的怀疑,这房间不过就他一个人住而已,他是要养猪么?

  楚聿衡把楚少霖散在沙发上的衬衫略带嫌弃的给扔到了床上后,坐在沙发上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别以一种最大受害人的眼光来看我。我知道你恨我横刀夺爱,但是这是我能掌控的么?还是你觉得这个责我不需要像个男人一样的负起来,丫头肚子里的孩子跟我没关系?”

  楚聿衡根本就没给楚少霖说话的机会,见他唇动了动,他兀自打断他的话,面露鄙夷的哼了哼,气息仿佛都是从鼻孔里喷出来的。

  “或者,你觉得自己有那个风度和气度能够替我承担起这一切里,把自己的弟弟当儿子来养?”

  楚聿衡的话让楚少霖的脸色骤然一僵,那黑脸中几乎都在隐隐的泛着一种青色,他垂在两侧的拳头就像被针狠狠的扎了下似得,倏的攒起!

  楚聿衡微微眯眼,他就知道,以楚少霖的性格,刚刚他那下意识的反应肯定是要说大不了孩子生下来他养!

  所以他这话已经足够提醒他说出这种不假思索说出的话,到底有多可笑和幼稚!

  楚聿衡敛睫整了整衣服上的浅褶,语气淡淡的。“所以也别一副全世界都欠你钱的样子,你那点心头的小不公小愤怒又算得了什么?”

  姚菍没想到大叔不但没有安抚楚少霖,也没有对他表示任何的亏欠,反而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指责!

  不过对于楚少霖这种吃硬不吃软的人,大叔这招似乎还挺管用。

  “至少你事后也该告诉我一声!而不是让我像个傻瓜一样最后才知道!”被楚聿衡的话句句紧逼成那样,他总算抓住了一个反击点,话音也不由得提高了几分。

耍了脾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