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坐看好戏

    话说,这天姚老爷子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出去了,说是楚老爷子心脏病发住院了!

  本来姚斌也要带姚菍一起去的,但是姚菍却突然说自己肚子疼,等晚些再去探望楚老爷子。其实她那根本就不是肚子疼,她实在寻觅良机偷跑出去呢!

待到老爷子离开,不过一会儿功夫,她就拍拍手扔了擀面杖独自一人走了出来,无视背后倒在地上的两人,表情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想要困住她?门都没有!

  ……

  姚菍本来打算是去沈写意所在的医院,可后来想想还是低调的去了另外一家小医院。

医院里冰冷的气息让姚菍在门口等候的坐了半天,突然产生了一种退缩的情绪!待到她从洗手间走出来时,突然听到了一阵警告的喝着,“我再说一遍!开门!我女人和孩子在里面!再不开门我就踹了!”

  走廊尽头,姚菍不经意的抬头一瞥,当看到那个对着手术室大门叫着的高俊男人时,她活脱脱的愣成了一具化石!

  楚大叔!他怎么在这?

这时,楚聿衡转头看到姚菍时,只见他冷酷着一张脸朝姚菍走过来,先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二话不说的扯起她手就走。

  “我不是说陪你一起么,谁让你一个人来这的!”楚聿衡酷酷的训斥着。

  姚菍简直要把鼻子里的气儿都喷到楚聿衡脸上去,“得,我等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儿子都有儿媳妇了!”

  就在她甩开他的手要往回走的时候,楚聿衡却扯住她另外一只手,深邃的眉宇间凝着挥之不去的暗潮,“这个孩子留下!”

  楚聿衡直接扯过她手中的单子准备给揉成了个球,单子上的名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楚聿衡?

  居然单子上姓名栏写的是他的名字?

  仿佛看到楚聿衡脸色不佳,姚菍不由得清清嗓子瞅一眼单子道,“我这不当时写名儿的时候正好想起你,就手一抖,一个不小心把您老的大名儿给写上了么。”

  “那我可真荣幸,能够这么被你惦念着。”楚聿衡挑挑眉,完成刚刚未完成的那个动作,而后准确无误的把手中的纸团子丢进了几米开外的垃圾桶。

  “楚老爷子昨晚心脏病发住院了,今天醒来就说要看到他孙子,尤其在听姚老爷子接到消息说你越狱后,更是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楚聿衡在说到这时,幽黑的眸色显得淡远难测。

  楚聿衡那张紧绷着的跟铁板似得脸,姚菍就知道这事儿真的很严重!

  楚老爷子心脏不好的事儿她一直都知道的,心脏搭桥都已经搭了四个了,医生说了,再这样频繁发作几次的话连他们都无力回天。

  在车上的时候,姚菍得知原来楚老爷子这次心脏病发作是因为昨晚半夜,楚聿衡回来后和他大吵了一架,而后他就突然发作的晕了过去。而吵架的原因正是楚聿衡坚决不要这个孩子。

  电梯一路上了9楼后他们就一前一后的来到了楚建国的病房。

  当时姚斌也在,在看到姚菍的时候,他气的冲过来就跟大猩猩勾香蕉似得一把就把她给耗过来了!自然少不了兜头就是一顿狠批!

  于是两家老爷子一个在床一个在椅子上坐的跟庙里的大佛似得,板着脸的合计着,让他们立刻举行婚礼!时间就定在三天后!

  ————————————

  楚家的聘礼很快就送来了,除去大手笔的送了些玉石、翡翠、珍珠、黄金之类的东西,还分别送了两套昂贵的新娘首饰。一套是全钻的环形项链圈,外加同类型手环,以及方形耳钉,用作结婚现场;另外一套则是套深海蓝宝石项链,用作敬酒。

  婚纱礼服和鞋子也一并按照姚菍的尺码送过来了。姚菍不去礼服店挑选,楚建国和姚斌就索性给她把礼服店搬回了家,结婚现场穿的婚纱有9套,敬酒礼服有7套,任由她随意挑选!鞋子也是一样,因为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各种名牌鞋子竟有一下子来了10双!

  姚菍不得不承认一点,姚老头那天的话就跟一根刺似得扎在了她心上!

  姚斌说:咱家的确不缺那点钱养大一个孩子,你可以使性子不结婚,但你有没有想过孩子在没有父亲的环境下长大会是个多么的缺憾和心灵创伤?这不是仅仅需要钱和母爱就能弥补的!

  但是姚菍没想到的是,就在两家人选定结婚日子的前一晚,楚聿衡居然来了?

  那浓郁的酒气,就那样顷刻便钻进了她的鼻子里,“你喝酒了!”

  楚聿衡薄薄的唇瓣不知何时已抿成一线,下颌紧凝出棱角僵硬的线条,眸如寒波生烟一双黑漆得盛气凌人的眼眸灼灼地盯着她,即使橘黄的廊灯也没能把他眸内的寒冰星光映得稍为暖和一点。

  “女人。”

  他眸底仿佛晃动什么情绪,让姚菍微微一怔。

  楚聿衡话还没说完呢,下一刻竟突然被人从后面拽走,迎面朝着他肚子就是一拳!

  混乱中,姚菍惊讶的看到了楚少霖那张年轻而愤怒的俊脸!

  “楚聿衡你混蛋!为什么要抢我的姚菍!”

  楚少霖那一拳可谓是攒足了劲儿,本来楚聿衡晚上就喝多了,被他这猝不及防的一拳更是趔趄几步后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在眯眼看清来人后,楚聿衡踉跄的站起身来,缓步上前后一记勾拳朝着楚少霖狠狠的就上去了!

  两人啥话也不说,闷而不骚的就是兜头互揍,拳风那是一个毫不留情!

  虽然楚少霖在楚聿衡的铜锤大的拳头下渐渐处于下风,而事实上,和楚聿衡这种从小跆拳道功底扎实,身手敏捷招式扎实的人打,楚少霖半点也不占优势,但他却不肯认输。

  姚斌一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楚聿衡和楚少霖在那互殴着,他再一看,姚菍就跟那没事儿人似得,正悠哉乐哉的在楼梯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观战呢!这让姚老爷子也在姚菍身边找了个地儿坐下来后看起来。

  姚斌心里清楚着,楚少霖和楚聿衡的心里谁都憋屈着,有时候畅快淋漓的打架对于男人来说就是最好的方式。不过不管是楚少霖最后和小菍在一起,还是楚聿衡,他都喜欢!

  只见楚聿衡一拳打上楚少霖的鼻子,楚少霖顿时一个趔趄,重重的跌倒在地上!仰面朝天的发出咣当一声响来。

  姚菍都心有戚戚焉的仿佛能感觉到那种感觉似得鼻头酸疼。嘶,这拳可不偏不倚的揍的挺狠啊!啧啧,都流鼻血了!

  “都给我住手!”姚老爷子一声吼的总算说话了。咳咳,毕竟他要是再不说话的话,未免这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太有失身份了。

  看好戏归看好戏,但也不能让别人太明显的看出来啊!

  “打架都居然打到我姚家来了!这是能解决问题的吗!”

  虽然姚斌威严十足的喝斥着,但身为一个男人他实在再明白不过了,有时候拳头的确是男人间最能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

  姚老爷子酷酷的声音让楚聿衡冷酷着一张脸,抬起手臂擦了擦嘴角,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后站稳身子。

  而地上的楚少霖则用一种分外嫉恨的眼光瞪着他,指着他忿忿的吼道,“楚聿衡我恨你!从今以后我不认识你这种夺人所爱的小人!楚家有你没我!”

  楚少霖还记得当他听到那个惊天霹雳般的消息时,他整个人都蒙了!而他怎么都想不到的是,地球人都知道了,他才知道!这明天就是他小叔和姚菍的大婚日了,他居然还是从一个哥们儿口中知道的!

  他原本不信,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叔楚聿衡要结婚的事!可他去问楚老爷子时他居然亲口承认这件事了!而楚老爷子怕他惹事居然一直瞒着他!

  眼见着楚少霖背影狼狈而落寞的离开姚家的小花园,姚菍下意识的站起身来,虽然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让她很想上前去安慰楚少霖,但是,安慰了又怎么样?倒不如趁这次让他一次断了念想,反正这伤早晚得受,就算她不嫁给楚聿衡,以后也会嫁给别人。

  楚少霖走后,虽然姚菍看不到楚聿衡的表情,却觉得他的背影因为过于安静而显得沉默的有些可怕。斜射过来的路灯拉长了他的影子,映在地面上阴暗冰冷。

  半晌,楚聿衡像是整理了一下情绪后,转身对着他们这边淡淡的道,“姚老爷子,让你见笑了。”

  说话时,他的薄唇抿成微微泛白的唇丝一线,下颌紧凝出棱角僵硬的线条,即使是橘黄的灯光也没能把他眸内的寒冰星光映的稍微暖和一点。

  姚斌鼻孔里哼哼一声,表示不置可否。却听到随后楚聿衡声音低沉的再道,“明天婚礼我会准时到场。”

  这倒是让姚斌完全没想到,甚至有些目露惊讶!姚菍也不由得一怔!

  要知道,虽然姚家和楚家婚礼的日子都敲定好了,但楚聿衡一直就没承认,不仅他担心,就连楚建国心里都没谱,要知道楚聿衡固执起来,就跟他年轻的时候一样一样的,完全就是油盐不进!说什么都没用!

  姚菍也一样,固执起来就跟头小牛似得,拉都拉不动!这俩人性子还真是对撇!

  眼见楚聿衡要走,姚菍突然出声叫住他的背影,“哎。”

  那已经走出十几米开外的身影停顿了一下,眼见着姚菍蹬蹬蹬的跑过来,摊开手的对他道,“车钥匙。”

  他有些不明,却并没有开口,只是那样垂睫淡淡看她。他的瞳色古井一样深,染着夜晚凉意的深邃眸子就那样投递在她脸上。

  姚菍晃了晃手,瞪大眼睛的皱起眉头,“看你喝酒喝的反应都这么慢了还想开车!万一出了点事情,是想要明天的婚礼我一个人唱独角戏么?车钥匙拿来,我送你回去。”

  姚老爷子站的这位置可是把姚菍的话听得个一清二楚呢,当时他差点没当场笑出来!

坐看好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