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上车谈谈

    当姚菍被姚斌带回去的时候,已经从激愤中平静下来的她满脑子想着的都是何彦琛。

  今天何彦琛是第一次来他们家,作为她的准男友过来的,他特地安排出时间来过来一趟,肯定大包小包的拎了很多东西,准备了一大堆发誓要疼爱她对她好的话说服她的爷爷,可是她却做了一些什么?她居然前一天晚上和别的男人滚了床单!

  姚菍烦恼的抓抓短发,漂亮的五官简直要扭曲在一起。

  可是懊恼归懊恼,但在努力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时,她突然想到自己平时酒量也不差,可是为什么不过一杯酒下肚她就完全无力招架了?居然还和楚少霖的小叔发生了那种事!!

  姚菍眼中精光一闪!也觉出了问题肯定是出在了酒上!而面对她的追问,眼见事已至此姚老爷子只好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实话实说的告诉她——

  其实那瓶酒是他特地为她和楚少霖准备的,因为他想到,要是再不把这对小儿女给定下来,姚菍迟早会变成别人家的!

  所以他和楚老爷子商量,不如干脆把生米煮成熟饭,两家变一家!所以他才拿出自己珍藏中最好的一瓶酒让她送给楚少霖,叮嘱只有他们两个能喝其他人都不许喝,可谁想到本该被留在那里的人从楚少霖变成了楚聿衡呢!

  当姚菍听着姚老爷子说出实情时,她的眉毛都在中风似得抽动!额头的黑线一下子把眼都罩住了!

  想到楚聿衡当时简直要把她身上射穿出N个洞来的冷酷眼神,姚菍的脸由青转黑的还没等跟自知理亏的姚老爷子发作,口袋里响起的手机提示着她来电人正是何彦琛!

  如果是平时的话,姚菍一定会很开心何彦琛给她打电话,可是自从昨晚的事情发生后看到他的来电她却有些心虚愧疚,好半天才接起电话来,还得努力把自己的语气维持的正常点。

  姚菍看了眼墙上正值上午九点的钟,心里想:何彦琛打这个电话大概已经坐上车了,他现在在距离京都两个小时距离A市出差,差不多中午的时候就回来了。

  可是何彦琛却在电话里歉意的表示,他人已经先回到了公司,但老板交给他一份要他立刻做好的报表,他实在不能过来了,等以后他一定亲自登门拜访她爷爷。

  虽然有些小失望,可以姚菍现在的心情,她也完全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何彦琛,他说不来也正好可以给她一段时间冷静冷静吧。

  只是在挂电话的时候她怎么好像听到他身边有个轻柔的女声?是她听错了吗?

  可能听错了吧,昨晚一夜没睡好现在她人都有点幻觉了,何彦琛现在人在公司忙着加班呢,身边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

  ————————————

  对于那晚发生的事,楚老爷子给出的交代是:无论如何不能让姚家丫头白白受这份委屈,他们家一定会负责到底!

  负责?负什么责?这局是两家老爷子一起设的,哪家都有责任。再说了,她是有男朋友的,怎么也不可能因为***就嫁给个陌生男人,还是个大她9岁的大叔!

  虽然不知道楚少霖和蔚海澄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但总归药是自己准备的,楚老爷子要懊恼也只能懊恼得了自己!

  楚建国并没告诉楚少霖自己联合着姚家老爷子下药的勾当,也没说楚聿衡和姚菍发生的事。倒是楚少霖觉得自己做出对不起姚菍的事儿来,让他完全没法去面对她的就在事后一直主动没去找她。

  ————————————

  姚菍一直都以为何彦琛最近总以工作忙、计划忙、出差忙等等理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几乎不和她联系是真的忙,可是当她站在商场的某个柜台前为她即将过生日的闺蜜沈写意挑礼物时,不经意的眼角一瞥就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来人正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和她联系的何彦琛,只见他一副西装革履的样子,就像她初见他时一样的考究而儒雅,只不过现在他并不是一个人,那臂弯处挽着的浓妆艳俗的女人犹如一道红色的闪电,狠狠的戳戳了姚菍的眼!

  何彦琛分明没看到姚菍,正和臂弯处挽着的女人有说有笑的走着,还是那女人先看到她后定下脚步,高昂起头来略带挑衅的看向姚菍。何彦琛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当看到姚菍的时候他顿时愣住了!

  呵,本来该心虚的人却偏偏一副桀骜的神色,姚菍挑挑眉,请问她认识这个女人么?不然为什么她看到她的时候不但半点都不陌生,倒是好像一副正室看向小三的嫉恨样子?

  “小菍?你,你怎么在这?”何彦琛吞吞吐吐的说着,虽然他很努力的想要从那女人臂弯处把手臂抽出来,却拧不过女人的只能任由着她像宣战似得连挽带拽着。

  姚菍真心觉得,以前她听何彦琛叫她小菍的时候,她觉得像家人一样的温暖,可现在为什么她有种恶心想吐,外加想把这劈腿的渣男一个佛山无影脚踹到西山上的感觉呢?

还没等何彦琛说完,女人便冷哼一声的道,“我知道你叫姚菍,我在何彦琛皮夹里我看到过你的照片。我是何彦琛的初恋女友舒蕾,他心中爱的女人一直都是我!而你,不过只是我们分手后他的一个替代品而已!他根本就没爱过你,不然也不会皮夹里连张你的照片都不肯放,还被你强塞进去。女人做到你这份上还真是失败!而现在我回来了,你也该干嘛干嘛去的别再缠着他了!”

  女人的话让姚菍抬眼看向一旁低着头没法面对她的何彦琛,“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品味这么差了?居然会看上这种中年欧巴桑。”

  她真的没想到,何彦琛连照片的事情都会和这女人说!没错,那张她的一寸照是她任性撒娇的时候塞进何彦琛钱包里的,当时他的确百般找理由,说是什么男人皮夹放女人照片会被其他同事取笑等等,但当时正处于恋爱中的她哪里听得进这些理由,现在一想,原来他当时的无奈和顺从都是真的。呵,亏她还傻的以为当时他无奈的眼神是对她的宠爱!

  说着,还用眼神往姚菍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姚菍暗暗攒拳,亏她那晚发生那件事后对他一直心存亏欠!

  她冷冷一笑,深吸一口气时一声低声的唤声夹杂着陌生的气息传进姚菍的耳朵里。

  “丫头。”

  当看到何彦琛和女人侧首去看时,姚菍也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那来人,接着先是困惑了两秒,顿时愣住了!

  楚聿衡从几米外朝着这边走过来,那刀锋般精锐的五官和颀长的身影让人很难不在人群中一眼就分辨出来。

  被人撞见这种尴尬局面,姚菍眼底顿时划过一丝局促。

  就是这瞬间飞过的情绪清晰的印在了楚聿衡眼底,只见他走上前来让姚菍完全出乎意料的揽上她的肩膀,看都没看另外两人一眼的对她不悦的责怪道,“我不过去个洗手间的功夫,你这丫头跑到哪里去了?”

  就算是隔着再远的人,也能够感到楚聿衡周身散发出来的霸气和温柔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宠溺,甚至他另外一只手还动作亲昵的谈了一下她的额头,动作自然的仿佛已这样做过千百次。

  在场的人几乎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们两个不是一对。除了僵硬跟木桩子似得,完全没回过神来的姚菍。

  不过姚菍也是极聪明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楚聿衡会出现在这,又为什么会上前帮她,但现在这种情况她必须配合他。而她也确实需要他的帮助!然后,姚菍就开始了生演——

  她先是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而后转头对他笑笑的吐吐舌头,“对不起啦,我刚刚碰巧看到一条喜欢的项链,就光忙着让服务员帮我包装起来,就忘记了。”

  刚刚在帮她包礼物的服务员已经包好,而另外一名一直站在原地久等的服务员则手里捏着一张卡,歉意的对姚菍说,“对不起这位小姐,您这张卡可能消磁了,我们刷了很多遍都刷不出来,请问您有带别的卡,或者说现金吗?”

  “用我的。”见姚菍连忙去拉包包的拉链,楚聿衡直接按住她的手,从内口袋里摸出一个钱夹,抽出一张墨绿色的卡递上去。这让姚菍不由得想,呦,钱花的都这么不眨眼,楚聿衡这忙可帮的真够彻底的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帮她?

  姚菍看了眼楚聿衡垂睫认真签字的刚毅侧脸,暗暗的想着。

  待到他签完,她仰起巴掌的小脸,挽上楚聿衡的手臂扬起一抹分外甜蜜的表情,“亲爱的,我们走吧。”

在楚聿衡淡淡点头下,姚菍眼皮子连抬都没抬的直接越过他们身边走出门去。

  ……

  “开车了么?”

  楚聿衡在出门后放开她,随口问道。侧首间眉头微微蹙起。

  姚菍发现这个男人有习惯性蹙眉的喜好。也正是因为这表情,让他本来就棱角分明的五官多少增添了一层冷硬的线条。就连他那绷紧的下巴都好像是用最大理石精心雕刻打磨出来似的。

  姚菍都还没回答呢,他就代她回答道,“不管开没开都先上车,我想和你谈谈。”

  的确,他们是需要好好谈谈。

  坐在那辆宽敞的黑色大路虎上,姚菍左看又看的摸摸车子,眼里立刻就露出喜欢的精光来。

  路虎哎!这可是她最喜欢的车!没有之一!

  因为她常年在学校呆着很少用车,就算是回来一趟也都是开着老爷子的君威。不过姚老爷子就说了,等她结婚的时候送她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极光!

  车子是她哈了好久的,但是结婚么……

  想到这,姚菍的眼神一下子就黯了下来。连男朋友都吹了呢,更别提什么老公了。

  看到姚菍对这车露出分外惊喜的表情来时,楚聿衡很意外女孩子居然会喜欢这种车。要知道,婉婷当时看到这车的时候还说他怎么买这么大的吉普车,买辆轿车开着多好看等等丝毫不被欣赏的话。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姚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的看向楚聿衡,故作镇定的清清嗓子表情却透着些不自然。

  “放心,我还没那么八卦。”知道她想说什么,楚聿衡淡淡的说。

  烟草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由浓转呛的让他皱皱眉,让他想起他把她叫上车的主要目的。

  “那天晚上的事——”

  他只不过踱量着才刚开了个头,姚菍顿时像是被只藏在座椅底下的小手突然掐了一下似得辩解道,“那瓶红酒……”

  “我都知道了。”她还没说完,楚聿衡便淡淡的道了句。同时那双狭眸深处眼划过一丝暗沉!

上车谈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