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奈何桥(收藏28+400)

  岚若虽然苦练肉搏很多年,体力方面大大提高,但是凌韵寒不一样,大约穿过了几条街后就开始气喘吁吁。

岚若善解人意的停下,却没说话,低头继续在那张牛皮纸上写写画画。

现在那种废话就不必说了,岚若专注的目光停留在那张牛皮纸上,不停的写写画画。

在低头写画时,还不忘抬头巡视一下前方有没有亡灵出没。

在中途中遇到过几只亡灵,岚若都灵敏的躲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体力不如刚开始好。跟随在岚若一前一后的两朵火焰变得微薄起来,凌韵寒手中的月亮花早已没了耀眼的光芒,厌厌的垂在凌韵寒的手中。

天空还未破晓,路还未探完。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是多一份危险,岚若抬眸看向乌黑的天空上孤零零高挂的月亮,阴惨的月光弱弱的撒向大地。

岚若咽下了一口苦水,终于转身道:“累了就休息一会吧!”

可是,当她转身后,黑乎乎的视野中早已没了凌韵寒的身影!

他去哪了?!

这是段岚若第一反应,本来自定的岚若手心出现密密麻麻的冷汗,本来有头有脑灵活自敏的她变得像无头苍蝇般在小巷里乱蹿!

天,他到底在哪?!

岚若手忙脚乱的召唤出狸宝,请求狸宝释放光芒。

“狸宝,呆萌不见了!!怎么办?”岚若着急的问,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于心急了,平复了下心情,问:“你能飞吗?帮我上天空找找他好么!”

狸宝看向慌张的岚若,主人的要求它从不拒绝,点头,飞向天空。

岚若抬头,一团雪白的绒球像一个小炮弹似的冲向乌黑的天空。

远看,如一颗小星星释放着微弱的光芒在天空中闪烁。

……

凌韵寒缩了缩肩膀,不知所措的站在一片空旷的地方。刚刚他也就揉了揉眼睛,岚若就不见了。

他没有照明物,冷风吹过,他整个身体慢慢僵直了起来!

他不像段岚若那么勇敢,仿佛等死般站在原地。

亡灵、亡灵,千万不要来。凌韵寒在心中祈祷……

倏然,月辉变得凄冷,如千万只无形的手划过破碎的城墙,留下斑驳、惊醒触目的潜影,勾勒出哀怨凄凉,暗沉的轮廓。

在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一团黄色的迷雾,仔细一看,一座拱桥横铺在古道之上,桥头的一侧,几盏古老朴素的灯笼随意摆动。竖耳听,似乎有鬼魅般的呜咽声……

一道模糊矮小的身影从桥头蹒跚而来,毛骨悚然的容貌渐渐暴露在阴惨晦暗的月光下。

是一个耄耋老人,她身材矮小,腹部出奇的膨大,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蜡黄脸孔,犹如一截树皮。无神的双眼中出奇的闪烁着凌厉,半眯的眸子上有一层阴翳似的,透着寒光。

这个恐怖的老人晃悠悠的走到凌韵寒前面,将手里拎起的竹篮递给凌韵寒,干裂的嘴角开始一开一合,阴森幽暗的声音传入凌韵寒的鼓膜:

“年轻人……呵呵……来喝碗热汤吧……”

凌韵寒眸子一缩,只见那位耄耋老人离自己越来越近,一个竹篮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竹篮里有一碗热汤和一碗醪酒,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可也像是从地狱穿来的死亡暗号!

那个阴森犹如地狱般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呵呵……喝碗热汤吧……”

凌韵寒抿唇,思忖着要不要喝,用力的攥紧了手中的月亮花。

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团迷雾遮盖住的一个石碑上,正当他想拒绝时,身后就传来了动静。

——一群亡灵在他的身后阴森森的微笑,一步一步微笑而来……

前有老虎,后有大熊,下有鳄鱼……

凌韵寒皱了皱优美的眉头,说:“喝——”

凌韵寒没有拿热汤,反而选择了醪酒,一饮而下,急匆匆的跑到了桥的另一侧……

寒风吹过,那团停留在石碑上奶白色的雾气渐渐消散,几个醒目的红色大字赫然出现:

——奈何桥。(注释①)

①:奈何桥:在中国道教观念中是鬼魂历经十殿阎罗的旅途后准备投胎的必经之地,在这里会有一名称作孟婆的年长女性神祇,给予每个鬼魂一碗孟婆汤以遗忘前世记忆,好投胎到下一世。奈何一词,引自梵文,意即地狱。传说死者到此,有罪的要被两旁的牛头马面推入“血河池”遭受虫蚁毒蛇的折磨,而行善之死者过桥,却非常简单。而“奈何”两个字,在中文里,也正好有无可奈何、毫无办法的意思。

奈何桥(收藏28+40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