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忆·坚强

  ——段煞天已经发动魔法,攻击了白柔,导致她气急攻心,仰天吐出一口鲜血!

“贱人!你又在这里造什么孽?”段煞天气冲冲的冲了过来,毫不留情的踢向白柔。

岚若眨巴这水灵的大眼睛,软软的身体护住白柔,“你,你不准欺负我娘亲!”

段煞天一把抓住岚若的头发,用力的向一边甩去,“孽女!”

白柔吃惊极了,他怎么能对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动手呢?!

“煞天……住手,求求你……岚若她还小!”

段煞天冷冷的看了一眼岚若,说:“白柔,你的女儿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敢骑到我女儿的头上了!我现在要替你好好管教一下!”

“你凭什么管教我?”岚若已经爬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段煞天,毫无害怕。

“就凭我是你爹!”

岚若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他就是自己朝思暮想,三年没有见过自己的爹爹?她倔强的忍住泪水,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你、不、是、我、爹!”

说完这句话,等来的是一朵朵灼热的火花!岚若轻轻闭上眼,等待着死亡,她知道,她抵不过。但她不甘心,死在了自己血浓于水的父亲手下!

过了许久,身体并无异样,她缓缓睁开眼睛——娘亲什么时候挡在了自己前面!

岚若的脑海里轰起几朵蘑菇云,用力的抱住了躺在血泊里的白柔。她死死的咬着下唇,挤出两个字:“畜生!”

段煞天.怒视着岚若,白柔颤动的抬起手,轻轻捂住了岚若的嘴巴,示意她不要在说话。白柔粗糙的手指让岚若心疼极了,娘亲这三年来一直干着下人的活,还要照顾自己,她所受的苦……段煞天竟然视若无睹!

岚若趴在了白柔的胸口,嘴里含糊着:“娘,别走!别抛下岚若好不好?”

白柔艰难的扬起嘴角,“岚若……娘恐怕,要走了……别去惹段……煞天。听娘的话,收一手你的性子……”

白柔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话,呼吸变得更急促了些。岚若墨黑的眸子里布满血丝,她指着段煞天大吼大叫:“畜生!你快叫大夫来啊!娘快不行了,快点啊!”

段煞天笔直的站在那里,冷眼旁观。岚若眼泪如掉线般的珍珠,簌簌落下!她终究是个孩子,在怎么坚强还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白柔没有力气扬起嘴角了,用尽全身力气轻轻握住岚若的小手,岚若见了心如刀绞:“娘亲……岚若要帮你报仇!现在就要!岚若不能看着你白白死去!”

白柔的声音宛如蚊子,但她的语气和以往一样,还是那么温柔:“娘的仇你一定要报,但……不是,现,在……坚强的活下去……”

岚若滚烫的眼泪吧哒吧哒的落在白柔饱经风霜的脸颊上,白柔心疼极了,她很想继续陪着岚若。她的手像灌了铅,抬不起来,她想擦去岚若伤心的泪水。白柔大口大口的呼吸,胸开始波澜起伏,这种感觉让她痛苦!这个美丽沧桑的身体就是拘束白柔灵魂的躯壳,她终究还是走了……丢下三岁多的岚若独自离开了……白柔死的时候,眸子绝望、黑洞的盯着天空,擒着几朵泪花。岚若,岚若……这是她唯一的一个牵挂!

段煞天冷笑,拍起掌来,“白柔这个贱人,早该去死了!这种废物女人留在段家,就是骗吃骗喝罢了!才一个小小的火焰攻击,就这么死了!”

岚若粗暴的拭去眼泪,她娘才不是什么废物!她为了段家、自己操劳了一生,换来的就是这么一个下场!

“娘亲做着下人还要粗的重活,身体早就累垮了!而你,却视若无睹!”

“那个贱人值得我去做什么?!段岚若,你还没资格教训我!”

段煞天深绿色的袖子一样,几朵小小的火焰甩了过来,一朵一朵打入了岚若的胸口。

段如金鄙夷的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岚若,“哟,是个没灵基的废物呢!”

段煞天的眼神更轻蔑了,一个废物在这里狂什么狂?于是最后给岚若下马威:“既然是个废物,段家白白养你你就该知足了,我没把你撵出门就算不错的了!”

段煞天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他没什么爱心。他不把岚若赶出段府,是因为制止外面的唏嘘大。

最后,段煞天领着段如金,段如意离开了。离开之际,他宠溺的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笑笑:“宝贝女儿们,下次离那只疯狗远一点!”

段如金、段如意齐刷刷的“嗯”了一声,得意洋洋的离开了茅草屋。

……

“轰隆——”湛蓝的天空立马阴云密布,美丽的天空被撕裂成两半,如针般的雨毫不留情的刺着在雨中瑟瑟发抖的小身影……岚若撑着小小的身体,一个人在那件肮脏、混臭的茅房前哭泣。那声‘疯狗’她自然是听见了,可她又有什么资本去防抗呢?白柔的尸体仍在一旁,原本温热的血液现在变得冰冷。岚若干枯得见得着骨头的手轻轻划过白柔的脸颊,冰冷的血液刺激了岚若全身的毛孔。她突然恨自己的不懂事!上一秒她还在生气的责备自己,下一秒却离得自己远远的……她恨自己为什么不懂事一些!为什么要惹娘亲生气,为什么不听娘亲的话,给她们道歉!也许……事情就不会这样。

岚若扬起巴掌大的脸放声嚎哭,她脆弱得不堪一击,她也很想坚强面对一切!可是她做不到,眼泪无法遏制,一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没有白柔微不足道的庇护,她段岚若什么都不是!

悲哀凄凉的哭声响彻了整个段府,阴霾萦绕了整个段府

哭声逐渐小了起来,岚若迷迷糊糊的倒在地上。脑海里印出白柔温柔的笑脸,她对自己说,岚若,坚强的活下去……

坚强的活下去……她撑着迷糊的脑袋坐了起来,可眼前的一切模糊不清。她难受极了,脑袋里一阵一阵的疼痛开始蔓延。坚强的活下去……白柔的话闪过岚若的脑海,岚若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用力咬破手指,鲜红的血液顺着手臂滑下来,掉入身下的雨坑里。血像一条一条的红色金鱼,在水里欢快的游动。

她还不能死!她要很坚强的活下去,咬破手指只是为了刺激自己,让自己不能浑浑噩噩的沉睡下去!她知道,如果她一睡,就彻彻底底的完了!

岚若在暴雨的打击下,艰难的站起!她本事就已身负重伤,在加上暴雨的打击,纵使她小小的身体摇摇欲坠!她劳累的拖着白柔,蹒跚的走进屋子里。狂风吹过,让她好不容易关紧的门再次打开,狂风吹进屋子里,吹乱了地上的杂草,让岚若感到一个寒噤!她再次拖上精疲力竭的身体关上了们,抱着母亲的遗体蜷缩在角落里。

她瞪大空洞的大眼睛,没有一滴眼泪徘徊在她的眼眶。她不想哭,不能哭,因为母亲叫她要坚强!

这个坚韧不拔的女孩,段岚若,只有三岁……

……

“爹爹,段岚若她……”段如意手颤抖的指着蜷缩在墙角昏迷的岚若。毕竟她还是个四岁的女孩,比较血腥的场面自然会让她感到很害怕!

段煞天大步流星的走到岚若的面前,手指往岚若鼻息里一探,竟然还有气!

“小贱人,你怎么不快点去死啊!”

‘你怎么不快点去死啊’岚若迷迷糊糊的听见了,她从小到大听过最狠毒的一句话。深深刺痛了她脆弱的心灵,所谓的父爱……她想,她不期待了!

段煞天恶狠狠的说完,转身就准备走。段如金却拉住了他,娇滴滴的说:“爹爹,妹妹这是生病了呢!应该找大夫来医治呀!怎么可以让她等死呢?”

段煞天剑眉微微一拢,“可是……”

“爹爹!”段如金咬着牙,跺着脚。段煞天见自己女儿生气了,放柔了声音:“好好,乖女儿!爹爹这就叫大夫。你们先去外面玩吧!”

待她们走后,段煞天恶狠狠的扭过头来,岚若紧紧抱着白柔,安静和祥的睡着。这个画面刺痛了段煞天,当初他找到这个贱人的时候,白柔正和高官睡在一起!要怪就怪白柔运气不好,让他抓住了。

“来人!把白柔的遗体丢到荒山野岭里去,喂魔兽吃掉!”段煞天气愤的吩咐着下人,“还有,叫个大夫来治治这个小贱人!”

他说完又走到岚若的面前,盯着岚若的脸颊。虽然岚若的皮肤又黑又黄,干扁得像一直坚强的小鱼鹰,可她终究是白柔的女儿,还是遮不住她倾国倾城酷似白柔的脸。

“啪啪啪——”段煞天用力的像不知是昏迷还是熟睡的岚若扇去,他双手颤抖的指着段岚若:“贱人!贱人!为什么背叛我?为什么!我哪点比不上高原官!白柔,你就是一个贱人!”

原来,白柔是段煞天这一身最爱的女子,她的魅力让全天地下的男人失魂。她却看上了一身酸气的段煞天,这让段煞天很是感动,白柔给他的鼓励,让在大陆上创造了一个奇迹!叱咤风云的段家!直到入洞房的那一天,段煞天压抑着兴奋揭开红色的遮帘,映入眼帘的是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耻辱!两个赤.裸的男女缠绵交缠在新婚的床上,他还清晰的记得高原官对自己的下马威:白柔是我的女人

……

“姐姐,为什么要救她?!”段如意很是不解,这不符合段如金的作风。只见段如金勾唇一笑,既阴险又狠辣:“妹妹,我们的生活少了段岚若,怎么会有趣呢?”

言下之意段如意自然明白,她高兴的拍着手,连连称赞:“姐姐真聪明!”

【收藏过10+200字已加】

回忆·坚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