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忆·段岚若

  段府,深夜间,安静得连风吹草动的声音都听得见。一声嘹亮有劲的婴儿哭声刺破了这份宁静!白昼隐没了星光,薄薄的月光直射段府的一角!

“主子,主子!那个贱人生了!”一个下人跪在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面前,说

男人剑眉一拧,猛的站起,拎起仆人的衣领,“走!去看看!”

他们匆匆忙忙的停在一间茅草屋前,一股牛屎味散在空气中。男子旁边的下人直接捂嘴开始呕吐,男子深拧剑眉,用手捂着鼻子,粗暴的踢大门!

一个耳肥脸大的妇人走了出来,手上还沾着未干的血迹,对段煞天笑吟吟的,露出一口难看的黄色暴牙:“恭喜爷,夫人已经顺利生下孩子了!是个小公主!”

段煞天剑眉一直没有松开,语气凌厉:“什么?小公主?是个女孩?”

妇人不解,又重复一遍:“是个女娃!”

段煞天的脸立马阴云密布,怒吼:“都给我滚!”

妇人吓得一身啰嗦,战战兢兢的离开了段煞天的视线。下一秒,他直接进入充满浓浓血型的屋子中!

一个年轻的女人抱着一个黑黝黝的女婴,小婴儿饥肠辘辘的吸允着母亲的奶水。在段煞天看来,一切都是那么刺眼!

他流露出阴险狠辣的表情,柔声:“白柔,把孩子给我看看!”

叫白柔的女子抬起头来,半信半疑的把怀中的女婴递给了段煞天。孩子一被段煞天抱住就开始‘哇哇’大哭,段煞天不悦的皱起眉头:“这孩子怎么回事?!”

白柔立马解释,“煞天,她还小啊!”

白柔又撑着劳累的身体站起,对女婴说:“这个是你的爹爹,别哭了啊!”

孩子还是在哇哇大哭,段煞天眸子眯成缝,假装一个手滑,女婴重重的摔在地上!

孩子扯开嗓子大哭!惊得最近的树林里的鸟类飞起!

白柔瞪圆了眸子,急急忙忙的蹲下身子去抱孩子。段煞天却一脚踩上白柔的小手,表情扭曲:“小贱人!既然你生的不是男孩,那么你在段家也没什么用了!至于这个孩子,哼!”

“不,不……煞天,你不能这样!她是你的孩子啊!”白柔忍着手上的巨痛,抬起头,倔强的把泪珠挤会眼眶。

段煞天冷嗤一声:“我的孩子?臭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的勾当!”

……

清晨,丫鬟们全部聚集在一块,对着茅草屋指指点点:“听说昨天白柔那个小贱人生下孩子了呢!”

“是啊是啊,竟然没有饿死她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作孽啊!”

“听说是个女孩呢!白柔家娃长得一副搔狐狸样,果然和她妈一样!”

丫鬟们议论纷纷,五岁的段如金披着头发,目光朦胧的对着丫鬟们大吼:“你们在干什么啊?快去干活!在废话我叫爹爹辞去你们!”

段如金的话非常有威慑,所有丫鬟们低着头纷纷散去。四岁的段如意盯着黑眼圈出来,揉揉眼睛:“金姐姐,怎么了……”

段如金打打哈欠,“昨天那个贱人生了,那贱人的孩子昨天哭了一晚上,吵死我了!这群废物又大清早的就在这里唧唧歪歪,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段如意点点头,眸子里闪过一丝狠辣。她只有四岁,却流露出这么恐怖的表情,怪不得那些丫鬟那么怕她们!

“姐姐,要不我们大驾光临去看看那贱人的孩子?!”

段如金点头,转身回房。她现在要做的是好好补眠!

……

白柔一大早就起了穿,她怜惜的抚摸孩子的头,喃喃自语:“很痛对不对?是娘没用……娘没用,娘不能保护你!”

孩子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安慰白柔,白柔欣慰一笑:“你叫岚若好不好?段岚若……”

岚若笑得更开心了,逗乐了白柔,白柔举起岚若,眼睛弯成一条月牙形:“我的岚若!岚若,岚若,真好听对不对?”

“岚若?真难听,白柔,你的欣赏水平真是越来越差了!”段如意不屑的声音传入白柔的鼓膜里,她立马放下岚若,把她护在怀里。

段如意看她一气呵成的动作,迈着步伐更加接近了白柔一点,甜甜一笑:“阿姨,让我看看她好么?”

白柔摇头,说:“你站在这里看就行了!”

“啪!”段如金直接扇去一个耳巴,恶狠狠的对着白柔说:“贱人!我妹妹想看她你就得顺着她!不许忤逆她,听见没有!”

白柔并不是怕这两个孩子,她怕给岚若带来麻烦,她只好顺从,白柔把她的手臂往外搁了搁,岚若黑黝的小脸便露了出来。段如金指着岚若的脸开始狂笑:“哈哈哈……长得这么丑!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丑的人了!”

白柔的脸色很难看,哪个人说自己的孩子丑,谁都不好受。但她只能忍住!段如意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岚若从白柔的怀里扯了出啦,白柔正要起身却被段如金拦住,她嬉笑:“把你孩子借给我们玩玩呗!”

“小姐们,岚若身子骨弱……”

段如金看到白柔眼里的焦急与不安,倨傲的扬起小脸,勾起粉唇:“那又怎么样?!”

说完,她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茅草屋。白柔这才失声痛苦:“不要……我的孩子!她不是玩具,把岚若还给我!”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败在了四、五岁的孩童脚下。一个母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拉出去玩弄,自己却无能为力!白柔是理智的,这些比起来,段煞天才是最恶毒的,他可能会换着法子玩她们母女俩!他的手段自己是见过的……

……

一眨眼,三年过去了。

还是那间茅房,白柔坐在房前呵诉着段岚若,段如金、段如意则是在一旁偷笑

白柔语气愠怒:“岚若,你为什么不听话?去弄脏姐姐们的衣服!”

段如意开始起哄:“就是啊,你这个不孝子!本小姐的裙子可是很贵一条的,现在你说说,怎么赔啊!”

她边说还把自己的裙子往前一提,米白色的裙摆上站着污渍。

白柔看了一眼段如意的裙子,和蔼的笑笑:“如金小姐,要不我帮你洗干净吧?”

段如金嫌弃的看了一眼白柔,“才不要!你们赔钱!”

岚若看见姐姐们刁难自己的娘亲,一肚子火:“裙子是你们自己弄脏的!凭什么要我娘亲赔钱?”

——啪

白柔用力抽岚若的脸,她的脸往一边甩去,紧紧的闭上眼,几滴剔透的眼泪划落!

岚若左半边的脸全部红了,她委屈的咬着下唇,强忍着泪水问:“你打我?”

白柔没有说话,她第一次见岚若这么委屈的样子,死死的咬唇,眸子里控诉着委屈!

段如金善解人意的出来打圆场:“算了,裙子就算了!段岚若给金姐姐道歉就行了!”

白柔撇开头,没有在看岚若,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岚若……你……道歉!”

岚若眨了一下眼睛,泪水全部涌出。“我、不、道、歉!”

她抬起头,对着白柔大吼:“娘亲!岚若是为了你好,我没有弄脏她们的衣服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还为了她们打我,我很多次都在想你是不是我娘亲,我是不是你抱养的!或许我本来就没有爹娘,我就是一个孤儿!娘亲你不相信我,所谓的那个爹爹呢?我三岁了!三年都没见过他,我都认为我已经没有爹爹了!”

“段岚若!闭嘴——”白柔提高声调打断,一手擦去眼眶里心酸的泪水,“小姐们,对不起!我代表岚若跟你们道歉!”

段如金强忍住笑意,指着岚若说:“你道歉有个屁用?你的‘对不起’我都听得耳茧都要出来了!我要段岚若给我道歉,要不然我就叫爹爹来了!”

一听到她们要叫段煞天,白柔就毛骨悚然,“岚若,听娘话,道歉!”

岚若像个坚强的小老虎似的,坚决的说:“不道!”

“算娘求你了,道歉岚若……”

岚若还是摇头,白柔气急攻心扬起巴掌来,岚若扬高了小脸,说:“你还要打我是吗?我不怕了,你来啊!”

稚嫩的声音让白柔僵住了手

段如意冷冷的说:“我看这歉不用道了,如金,直接叫爹爹来吧!”

两个人手挽着手消失在白柔模糊的视线中……

过了许久,白柔缓缓蹲下身子,颤抖着手去抚摸岚若做左边臃肿的脸颊。岚若避开,死死的盯着白柔的右手——打她的那只手!

白柔心如刀绞,泪花簌簌落下:“对不起……岚若,娘只是不想给你造成不好的麻烦……”

岚若笑了起来,刚刚的怒吼使她的歌喉变得嘶哑,“娘亲,为我好就是这样?”

岚若指了指自己的左脸。她很想告诉岚若,岚若,你要忍耐知道吗?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受到伤害……

“噗——”

白柔仰天吐出一口鲜血,岚若吓住了,连忙搀扶着她的身体,“娘亲,娘亲!你怎么了?”

白柔一扭头,就看见了凶神恶煞的段煞天……

回忆·段岚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