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9章:嫡女法医,耍心机

    微弱的烛光耀亮了顾妍夕的半边容颜,将她秀长的眉毛下,古井般黑亮的眸子映的如同如炬的焰火。

  她观察了下小竹的脖颈,并且拿来了小竹上吊时的绳子,这时才发现,小竹脖颈上深紫色的勒痕与绳子的宽度并不相符。

  “这脖子上的勒痕和绳子的宽度不符!”

  炎鸿澈忍不住问:“喂,难道这样就能证明小竹是他杀,而不是自杀了吗?”

  顾妍夕望着小竹苍白的面颜,深吸一口气:“当然还有别的证据,因为她眼睑内侧的溢血点。”

  “溢血点?”炎鸿澈对她说出这样奇怪的词,感觉到莫名其妙。

  顾妍夕这才想起,这是在古代,就不能用现代的解释,来告诉他什么叫溢血点,于是她换了种说法。

  “其一,小竹如果是上吊自杀,那么她应该脚下有辅助她踩踏的板凳或者桌子,可是你看到了,那里什么都没有,她双脚之下也是悬空的;其二,就是小竹的内眼皮里有红色的斑点,如果她是上吊自杀,绳子会立即勒住她的喉咙,阻断了她的呼吸,也阻断了她身体里的鲜血的上下流动,所以她的内眼皮里不会出现红色的鲜血聚集成的斑点。”

  顾妍夕又伸出纤长的手指,掀开小竹的内眼睑给炎鸿澈看:“而你看她的内眼皮里有红色的血斑点,这是因为有人用宽布条之类的东西勒住她的喉咙,而小竹也挣扎了片刻,最后才身亡。”

  顾妍夕松开的手指,眸光黑亮:“而在小竹挣扎的过程中,因为勒住她脖颈的东西并未勒的紧实,会使鲜血一点点倒流向她的头部,而这些鲜血不多,在到达眼睛的地方会聚集,有因为脖子被勒住,没办法向下移动,所以就会聚集在内眼皮中,形成红色的血斑。”

  炎鸿澈算是明白了顾妍夕这高深莫测的判断,可在他心里,他总觉得这个女子很特别,甚至比仵作都要判案判的精准。

  “澈王爷,现在证人被杀了,我们只好找构陷我的人亲口问清楚了。”

  炎鸿澈上下打量她一眼:“难道你想扮鬼不成,想将他们吓破了胆,说出实话?”

  顾妍夕咧开嘴笑了笑:“澈王爷,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早已浑身僵硬的小竹,又看了看一身白衣似雪,带着银制面具的神秘男子。

  不怀好意的朝他眨了眨眼睛,声音轻柔道:“王爷,这天还没有亮呢,辛苦你一下了,就当我求求你好不好?”

  “不好,我不做!”炎鸿澈咬牙切齿的回绝了。

  顾妍夕垂下脑袋,嘀咕道:“还以为王爷是个讲信用的人,上一次我救了你时,说有三个愿望要你帮我实现,看来你不会帮我实现第一个愿望了,不讲信用!”

  炎鸿澈眯起眼睛,皱起眉头冷声道:“少在这里刺激我了,说吧,我该怎么做!”顾妍夕笑若桃花,将小竹身上的衣服脱下,披在炎鸿澈的身上,炎鸿澈厌恶的想要扔掉这身衣服,却听到顾妍夕淡淡道:“王爷,你就从了妍夕吧!”

第049章:嫡女法医,耍心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