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2章 就这点把戏

    冷沐卉表情淡淡的,听到她刺耳的声音眉心微微烦躁的拧起。她没理会女人的尖叫,微微抬眸看向跟着女人身后进门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爸,你回来了。”

  冷云且看了身边的妻子一眼,张了张嘴,好半晌才开口道:“卉卉,你先帮你哥扶回房间去吧,看他的样子应该是醉了一夜了,先扶他回去休息,不然待会着了凉了。”

  “……”冷沐卉冷冷的轻哼了一声,着了凉?他只担心这个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儿子会不舒服会着凉,就没有问过她这个亲生女儿有没有受到他的骚扰受到他的危害?

  “你听到没有,还不赶紧将逍和扶回房去。”郑优厉眸狠狠的剜向她,颐使气指,嚣张的不可一世,看冷沐卉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垃圾一样,俨然将她当成下人一般的吩咐。

  冷沐卉抿着唇瓣抚了抚刚刚开始有些发皱的衣服,声音清淡冷凝,一点都没将她的话放进耳里。“抱歉,我还有事,你自己扶。”

  “你……”郑优气得牙根咬得紧紧的,伸手一把拧向身边的冷云且,“看看你教的好女儿,我好歹是她妈,她不听我的话也就算了,还这么跟我顶嘴,冷云且,你是不是看在我们孤儿寡母的,就欺负我们是不是?”

  冷沐卉翻了翻白眼,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十年如一日,她就不会腻不会烦吗?说话也没个新意,欺负她们孤儿寡母?天知道到底是谁欺负谁,简直不要脸。

  冷云且忙低声安抚她,有些为难的看向冷沐卉,低沉的男音里带着一丝乞求,“卉卉,你听话,先把你哥扶回房去好不好?我和你妈妈一宿没睡,精神有些不好。”见冷沐卉依旧一副冷冷的样子,他瞬间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还是我来扶吧。”

  冷沐卉咬了咬下唇,她该死的为什么就狠不下心来,冷云且这个父亲当得一点都不称职,她为什么还是见不得他脸上那种疲累的表情?重重的哼了一声,她最终还是妥协在冷云且无力的表情下,“行了,你去休息,我将他扶回房间去。”

  嫌恶的抓起冷逍和的一直手臂,将他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冷沐卉这才忍着恶心扶着冷逍和一步一步的往二楼走去。

  郑优见状很是得意,哼,小丫头片子还想跟自己斗,都斗了十年了,还不识趣,不知死活,哪一次不是自己妥协的?“喂,你轻点,不要磕着碰着我儿子。”

  冷沐卉不理,只当她的话是耳边风,在二楼拐了个脚他们就看不见了。她干脆直接一把将冷逍和扔到了地上,冷笑着抓着他的一只脚,将他拖回了他的房间。

  她实在是不愿意再碰触他,将他拖到床沿便直接抓起床上的被子扔到他的身上,这下不会着凉了吧,怎么不喝死在外面呢?

  “唔……”冷逍和被她拖了一阵,背部火辣辣的痛,一只手抚着脑袋睁开眼,迷迷蒙蒙的有些难受。

  冷沐卉居高临下的睥睨了他一眼,眼里尽是讥讽不屑,“自己爬回自己床上去。”说着,也不管冷逍和有没有听到,转身便走。

  谁知才不过走了一步,脚裸就被一只大掌揪住,下一秒,她的身子猛然往后栽去,重重的摔倒在冷逍和那张大的离谱却满是臭味的被褥上,后脑勺痛的要命。

  

第002章 就这点把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