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58:忍了那么久。

    知何一挨到床,在枕头上蹭着,找到合适的位置沉沉睡去。

  秦殊晏取下她的黑框眼镜,将她随意绾起的头发拆开,手指成梳,自上而下,一遍遍的梳理。

  干净的脸上像是白玉里晕染了纯净的粉色,浓密纤长的睫羽如同黑天鹅在此栖息,气息吐纳间带着啤酒微软的香气,鼻翼随着呼吸翕动。

  秦殊晏不禁自嘲一笑,他身边的女人不少,性感的、貌美的、冷艳的、清秀的,随便拉出一个都比这个小哑巴懂风·情。偏偏,只有她,能随时随地的跳入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那天晚上,他竟破天荒的打给她三次,更离谱的是,这个该死的小哑巴,不接电话,竟然也不回电。

  心烦意乱之下,他叫人安排女人去酒店。在出了浴室之后,看到躺在床上赤身裸体的女人,却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俞知何。

  她裹着薄被,如同拖了条长长的白色鱼尾,白皙而微微透明的脸上,双眼微红,唇齿开启,却是无声,想条搁浅待解救的美人鱼,就这样,在他的心里刻下清浅到几不可查的划痕。两年后,缩着脑袋,耸着肩膀,捂着耳朵,受惊的小鱼仔一样出现在他面前。只有他才知道,那副黑框眼镜下面到底是怎么的惊艳。

  生平第一次,女人洗干净送上床,却被他打发走。

  所以忍了那么久,他来了。

  秦殊晏将她的长发捋顺放在枕边,俯下身子,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动作极其轻柔,仿佛害怕惊走歇落在花瓣上的蝴蝶。原本只是打算吻一吻她,只是吻下去才恋恋不舍,吻过她的眉,她的眼,最后落在鼻尖,轻轻用力咬了一小口。

  他突然起身,面上有些狼狈,背对着门口,悄悄的拎起自己的裤裆。片刻,秦殊晏果断起身。

  “啧啧,”许橙不知何时出现,双手抱臂依靠在门框上无声无息的看完了全部的过程,她戏谑的目光瞥过秦殊晏的裤裆,摇摇头,叹声道:“没想到啊,风流二少还有这种时候。”

  秦殊晏坦然的直视着许橙的目光,走到门口,示意许橙走开,将门掩好。

  如果他要做些什么,别说许橙在门外一直悄悄守着,就算是知何清醒着,他照样能把事情办了。可是,他本来就没打算做什么。知何不是那些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女人,也不是他愿意随随便便甩几张钞票就能打发的女人。

  他要的是她,心甘情愿。

  秦殊晏斜觑她一眼,对她的戏谑毫不在意,无所谓的笑笑,“那你看的满意么?” 

  许橙吐吐舌头,哂道:“还行,比电视剧里的差点儿。”

  秦殊晏微笑着,从沙发上捞起他送给知何的那部智能手机,大概是因为知何的缘故,他难得的有闲情逸致,反问一句,“差在哪点儿?”

  屏幕上还留着知何睡前写下的最后一段话。她不爱使用标点符号,每每遇到断句,便按几次空格来代替。

  秦殊晏看完,退出短信编辑。

058:忍了那么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