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9:爸爸!亲爱的!老公!

    “爸爸,等等我!”

  “亲爱的,等等我!”

  “老公,等等我!”

  秦殊晏刚迈出一步,身后便传来如此深情款款而凌乱纷纷的呼唤。他黑着脸转过身去,往肩上甩了一把画着熊二的儿童双肩书包。

  穿着牛仔裙的小姑娘梳着高高的马尾,盛着碎钻的双眸灵动可爱,甩着小短腿,扑倒秦殊晏身上,抱住他的双腿,用手背狠狠的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你个没良心的,看到哪个小狐狸精了,跑的这么快!都不要人家了~”

  秦殊晏的脸拉的比驴脸还长,俯下身去,按住小姑娘的牛仔裙,蹭的将她甩到肩膀上扛着,大步的往街对面走去。

  他高高扬起手,落在小姑娘的屁股上却轻飘飘的像根羽毛,“秦款儿,你再敢学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我就揍你。”

  秦款儿胡乱的摆了两下腿,小手紧紧的拽着秦殊晏的外套,眼里凝着一层水雾,眸如水洗,清澈透亮,她软软糯糯的声音中带着小小的哭腔,“爸爸,款款知道错了,我怕高高……”

  秦殊晏置若罔闻,几步走到知何身边,抱紧小姑娘,一手抬起她的双腿,一脚踹到男人的脸上。

  “哎呀!”小姑娘尖叫一声,从秦殊晏的身上滑落下来,拽着秦殊晏的西裤,仰头看着男人的脸,“哈哈,爸爸,我踢到他脸上去了!”

  小姑娘松开手,双手举在胸前作揖,打着黄梅戏的腔调,“这位公子,奴家无意伤你,心中有愧,万望您能谅解~” 

  秦殊晏黑着脸,倍感无奈、头疼。低声斥道:“闭嘴。” 

  知何看到突入天降的秦殊晏带着个精灵古怪的小姑娘,一怔。那个女孩趁机推了一把知何,转身离开,“以后别再出现了。我们家不欢迎你。”。

  男人“嘿”一声,往前凑了半步,伸手往秦殊晏的胸口推,“你干嘛的!找事是不是!”

  知何往前趔趄着,被秦殊晏捞在怀里。

  “你在这里欺负我的女人,你说我是不是在找事。”秦殊晏单手抱着知何,一手紧紧扼住男人的手腕,缓缓反折过去,沉声回道。 

  男人吃痛,胳膊也被扭过去,只能俯下去,拧着身子试图减轻痛苦。 “哎,疼疼疼疼……”

  秦款儿凑到男人身边,踮着脚尖,戳着他的脸,“哎呦,这位公子啊,你为何,为何……”小姑娘苦恼的挠挠头,这些话都是从戏词里听来的,可是现在她忘记接下来该怎么说了。  

  知何在秦殊晏的胸膛上轻推一把,从他怀里退出来,“放开他吧。”        

  她拉着秦款儿,往后退了一步。秦殊晏冷哼一声,“你给我等着,站好了!”

男人慢慢直起身子,揉着手臂,“哎呦哎呦”叫苦不迭。

秦殊晏拉过知何,目光一寸寸的扫过知何,细致入微。他抬手拂上她的脸,摩挲着从眼角划过脸颊,游弋至耳垂处,轻轻揉捏。“伤到哪里了?”

他的神眸,同他的指腹一样,带着炽热的火,凡掠过之处,知何如置火烤,从里到外滋啦的响。似乎她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容不得他人碰,哪怕是一根手指,一小片皮肤。

她摇摇头,受不了秦殊晏这般炙热如火的凝视,情不自禁的移开眼。

一旁的男人突然跳起来,握着拳头往秦殊晏脸上砸过去。知何无声的张大嘴,推开秦殊晏,男人的拳头落了空,身子依着惯性往前扑,等在一旁的秦殊晏此刻再次毫不费力的将男的手腕握住拧在身后,男人不死心,另一手横空劈过来,仍是被秦殊晏制住。

  秦殊晏松开他的同时,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力道不重,足以将男人踢离几米之外。

  小姑娘挥舞着小帕子,张嘴笑着,正中因为换牙而留下的黑洞格外亮眼,“这位公子,慢走不送思密达~”

--------------------

【秦款儿:各位看官,奴家觉得,关于人家的名字,很有必要站出来解释一下,不是土大款儿的款!是款款而来的款!看我婀娜多姿的小蛮腰~迈着三寸小金莲踱着小碎步,遁走~】

019:爸爸!亲爱的!老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