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狠虐渣男2

    花未眠眯眼,视线从那几个小厮身上略过,淡漠的点点头,冷道:“行!那就不要耽搁时间了!这就开始吧!你们不必顾忌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别给弄死了就成!直到他肯开口,就行了!”

  前生云之凡得了她所有的田产房契地契,立时翻脸,将她锁在床榻之上,每日供他的侍从亵玩!

  她记得清楚,一共是十日!

  那十日,简直是刻骨铭心!

  花雨霏得了花家的商铺,代替她成了花家嫡女,而花雨霏嫁给云之凡的条件就是要亲手了结了她!

  所以云之凡迟迟不动手,为了讨好花雨霏,竟锁她为妓,让花雨霏将她摧残致死!

  她前生是死在花雨霏手上的,可是,云之凡却摧毁了她所有的情爱信念和希望!

  他毁了她的生活,毁了她的尊严,毁了她的一生!

  那么,她也一样,以牙还牙!

  她也要毁了他的生活,毁了他的尊严,毁了他的一生!

  她让芸烟将云之凡找来,将清和观中的事情说给他听,就是要他知道,她对他跟花雨霏之间的勾当了若指掌,他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她要的就是他亲手写的供词!

  当然了,云之凡自然不会乖乖的听她的话,因此,她一早就让芸烟找了几个喜欢玩男人又常去小倌馆的小厮来,她许给他们银钱,要他们好好的玩/弄云之凡!

  她也要云之凡尝一尝,被人骑在身上,碾碎尊严的感觉!

  侯府嫡子,公主亲子,天之骄子,被几个小厮压在身下寻欢作乐,这样的屈辱,云之凡这辈子都无法摆脱!

  这种痛苦和阴影,将一辈子伴随着他,如影随形!

  她话音刚落,那七八个小厮就扑了上去,这些人都是人精,在府里干久了差事的,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说,况且一个个也都是在外头胡搞惯了的刺头,无非是因为老辈儿的人在花府当差,他们也就成了家生奴,做的都是粗等活儿,没什么文化,早得了芸烟的话,知道如今大小姐当家,他们不能得罪,何况好几日没开荤了,这会儿瞧见一细皮嫩肉的男子在眼前,玩了他还能得银钱,哪有不干的!

  都是一起子粗野人,各自扒光了淫/笑着就冲了上去,将云之凡扑倒在地,就要做那翻云覆雨的勾当来!

  花未眠早站到屋内唯一的屏风后头去了,不愿瞧的那么真切,不是因为怕,只是觉得脏,觉得云之凡很脏!

  屋中都是男人们兴奋的喘息声,还有粗野的叫喊声,很容易让她想起前生那痛不欲生的十日屈辱,她只能努力的冰冷着脸咬牙扛着,用面无表情来武装自己,可是眼前那样的场景,那样的视觉刺激,她的脑海中就不断的浮现前生自己被那些人玩弄的场景!

  心口骤然疼痛!

  若不是紧紧攥着拳头,指甲掐进肉里,靠着手上的疼痛来缓解心上的疼痛和愤恨,她只怕早就要崩溃了!

  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她的心是硬的!

  她不会疼,她不会再有感觉!

  她要让云之凡生不如死,要让云之凡后悔招惹了她!

  花未眠这般激烈的心里动荡,外界的人却一无所知,若不细看,根本无人知道,她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她的心,她的四肢,都是冰凉的,比雪还冷!

  外头的男人们发出满足的叹息,个个轮番折磨够了云之凡,在芸烟处领了银钱,系着裤腰带就满足的离去了!

  花未眠冷着脸从屏风后头转出来,瞧着云之凡衣衫不整,后庭染血,一身白浊狼狈恶心的模样,心中快意无比!

  他也有今日!

  屋中只剩下芸烟和她还有半死不活的云之凡三个人,破败的窗口呼啸着冬日寒冷的北风,她示意芸烟将云之凡口中的布条拿下来,并冷声道:“还要扛着?肯说了吗?你若不肯说,不如再来一回?”

  “大姑娘,你真狠!你可真是狠啊!”

  云之凡伏地良久,不知是哭还是笑,他已经被摧毁了所有的一切,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枯萎,他只剩下这个肮脏不堪的躯壳了,“只要大姑娘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花未眠冷笑:“也是个贱骨头!芸烟,把花雨霏的供词里有关他的,挑出来念给他听!”

  “云之凡,听完之后,你也要写一份!你若不听我的,你知道后果的!”

  

狠虐渣男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