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如愿退婚

    屋中气氛凝滞,周氏、夏氏并云鹤都沉眉坐在那里,花雨霏云之凡并花家的几个掌事的都满满当当的立了一屋子,丫鬟仆妇们都不敢离的太远,皆沉默站在屋外——

  游氏坐在床沿抱着默默垂泪的花未眠,瞧了一眼她满是伤痕却无鲜红守宫砂的手臂,又瞧了一眼摆在地上的两具男尸,叹道:“眠儿,别哭了,你跟娘说说,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还有什么好问的!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这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话虽然糙些,用在这里却再合适不过了!你们家虽不是官家,但是这姑娘家出出入入的,身边总有不少媳妇婆子丫鬟簇拥着,这大姑娘好好的,为什么要把媳妇婆子们都遣散了,只留两个贴身丫鬟在跟前伺候?这不是大开方便之门,让这两个男人溜进来行苟且之事吗?我素日最见不得这般故作端庄的女子,表面上看起来清傲纯洁,实则污秽不堪!就这样的,怎配与我凡儿成亲!”

  夏氏瞧着屋中情形,心中恼怒,说话根本不留情面,冷嘲热讽就是一顿骂!

  饶是游氏性子温软,素来也不曾骂过谁,耳听夏氏这般侮辱花未眠,她心头更恼,本就心疼花未眠的遭遇,这心头火起,一眼就望向夏氏:“夫人怎可如此说话?我们家眠儿断不是夫人所说的那样!若是眠儿有什么心思想法,那这两个男人为何死了!这两个丫鬟何以被迷晕!我们家眠儿何以伤成这样!”

  游氏激愤的眼含热泪,身子都在发抖,“如今这般情形,就连傻子都看的出来!眠儿是被人暗算了!她一身的伤,这么多血!还有这匕首!她难道是自愿的吗?!她难道没有搏斗吗?!你们只知道生气,数落,你们有没有想过,我可怜的眠儿昨夜经历过什么!没有人帮她,没有人救她,她只能靠自己!她失了贞洁,哭成这样,难道还能是她自愿的吗?这两个男人被她杀了,你们眼瞎了,还在这里这般说她!我不许,不许你们这样说她!”

  “好了!别争了,都少说两句罢!”

  周氏揉了揉额角,不着痕迹的看了花雨霏一眼,才开口道,“事已至此,就算眠丫头不言语,咱们也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眠丫头受苦了!咱们也不是没有责任,且如今说旁的都是无用,这两个男人的身份已着人去查了,依我说,还是看看眠丫头跟云公子这亲事如何解决罢!”

  花未眠一直窝在榻上默默啜泣,眸光哀戚而柔弱,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屋中众人的反应,听着游氏跟夏氏争辩,她神色也未动分毫,直到听见周氏开口,她眸光微闪,却起身来,拖着染血的衣裙走到云之凡身前,把没了守宫砂却伤痕遍布的手臂给他看!

  “云公子,我已是个不洁之人,我配不上你,虽然我很努力的跟那两个人搏斗,但奈何我是女子,人单势孤斗不过他们,我……我没能保住我最珍贵的东西,我想,我们的婚事还是算了吧……我配不上你,你应该能找到更好的女子做你的妻子的!”

  “云公子,今生,我们有缘无份,这也是天意,天意不可违,真是对不起了!”

  转了头,哀伤的看着夏氏,“夫人,恳求您退婚吧!”

  他们既然使计要逼她失去贞洁,那正好,她正想退婚呢!

  这一出戏,她可是昨夜就想好了的!

  没了贞洁的女子,就算云之凡不想放手,还想利用她,那眼高于顶瞧她不上的夏氏,是断不会再同意这门婚事的!

  云之凡皱眉:“眠姑娘——”

  夏氏哼了一声:“是啊,你如今确实配不上凡儿了!”

  她转头看向云鹤,挑眉道,“你待如何?”

  云鹤从头至尾未发一言,只是眸光深深的瞧着屋中众人,听到夏氏问她,深邃眸光便落在花未眠身上,凝她良久,才蹙眉沉声道:“嗯,本候,同意退婚!”

--

喜欢就收藏啊,求推荐票票啊~后台推荐票有七千多啦!开心!

如愿退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