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催情无解

    “云公子?”

  花未眠眸光渐趋幽深,对他的激动有些不解,看着他眼中毫不掩饰的心疼和痛惜,抿唇半晌,才道,“云公子,我不在乎这些,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如果就这么割几刀就能退婚,何乐不为!这种疼对于我来说,算不了什么!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也明白不了的!至于心疼,我想我若是死了,或者真的遭了他们的毒手,我娘会更心疼吧!”

  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重生后也活不了多久,还在乎这些做什么!

  “这两个男人虽然被我杀了,但是我方才不慎被他们喂了一粒药丸,我现在全身无力,且发热的厉害,我想那东西定是催情用的!我还中了些迷香,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昏迷的,我不能动,也不想多说话,云公子,你若真心想帮我,麻烦你帮我抓一只壁虎过来,我有用处的!”

  “你被喂药了?”

  云重华这才注意到她神色不似寻常,眼眶赤红,眸光潋滟荡漾着点点春情,若非她强自压抑,这情况只怕更严重,恨恨的瞧了那两个死透了的男人一眼,又不能离她太近,生怕触及她催情药的药性,只得在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眠姑娘,你方才割自己那几刀,是不是为了让你自己变得清醒些?”

  花未眠不答,只沉眉看着他,眸光澄澈带着绝然和催促,云重华拧不过她,终究还是舍不得的情绪占了上风,深深看她一眼:“罢了,我去给你抓来!”

  花未眠抿唇,幽眸划过点点微光,视线扫过那两个死透了的男人,最后落在自己染血的衣裙上,她倚在床榻边,坐在地上已没有力气动弹,这催情药丸极厉害,既然他们是有备而来,那这药性自然要需要几个时辰才会消解,她手中没有解药,为今只能与那药性硬拼!

  她拿着银镯匕首又在手臂手背上随意割了几道伤痕,刀锋落下又起,鲜血依旧涌出,伤口疼的钻心,疼的拧眉,她下手仍旧没有丝毫手软!

  直到裸露出来的柔嫩肌肤都被错落的伤痕掩盖了,她才罢手!

  将银镯匕首收起来,重新戴在手腕上,她才将自己来时塞到衣袖中的一个防身的匕首拿了出来,这匕首普通的很,不如她的银镯精巧,却也是极锋利的!

  她将自己涌出来的血迹涂抹在那刀锋之上,手一扬,就将那染血的匕首丢在了床榻上的男子手边!

  既然是搏斗之后杀死的,总要有个搏斗的样子,她断不能让人看出蹊跷来!

  做完这一切,她就彻底没了力气,蹙眉坐在那里微微喘息,体内的异动很厉害,眼皮微微阖着,就像要随时昏迷过去一样——

  “眠姑娘,壁虎我给你抓来了!”

  云重华进来,见她手腕手背上又添了几道新的伤痕,知道是她自己弄的,心下越发的不高兴,瞧着她如今的狼狈样子,忍不住又道,“眠姑娘,你就把你的想法告诉我,好不好?我可以帮你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如何做?你中了这催情药,不然我给你找解药去,好不好?我绝不能不管你!”

  “这壁虎你帮我放在桌上的茶盅了,装好了,盖上盖儿,然后拿给我,别让它给跑了!”

  花未眠接过他递过来的茶盅,放在身前,抿唇微微的笑,“云公子,你已经帮了我了!剩下的,你心里清楚的很,只能靠我自己!至于催情药的解药,你是男子,你比我更清楚,那唯一的解药是什么!所以,你若是为了我好,你就不能待在这里,你必须离开,必须马上就走!”

  云重华不说不动,只是站在她面前,沉郁的看着她,眸光带着沉沉的幽暗痛惜,他不想走!

  可是她说的,句句在理,他又必须要走!

  平生从不觉得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的,今夜她遇险,他总算是尝到了心焦如焚,矛盾以极是何种滋味了!

  

催情无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