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银镯茶蛊

    花未眠没回秋水小筑,直接去了游氏正房。

  “眠儿,你的伤——”

  游氏一眼的心疼,“引月快拿了金疮药来!”

  花未眠瞧了一眼已经结疤的伤口,微微笑道:“不必了。”

  “娘,往后你不要太软弱了!从前她们欺负你,你忍气吞声还能过下去,可如今不一样了,祖父病重,她们眼里瞧着的都是花家的产业,她们现在巴不得要了我们的命,好独吞了那产业去!你是父亲明媒正娶的正妻,没必要受她们摆弄!”

  祖父病重,却无意叫父亲回来继承家业,还曾放话,家中产业要嫡系子孙继承,因此,周氏和胡氏母女才会急哄哄的在这时候除掉她们!

  游氏想起前事,后悔没听花未眠劝告,见她手上脸上的伤,眼中皆是内疚:“我知道了,若再有事,我定让引月去寻你!娘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眠儿,之前老太爷做主让你跟云家嫡子订了亲,老太爷还说了,过几日临淄候和侯爷夫人会从临淄过来瞧你,你要好好打扮,知道么?”

  打扮?花未眠心中冷笑——

  冷了面色:“娘放心,我自然知道的!”

  重生于此时,她已经跟云之凡订亲了!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退掉婚约,之后,她要让花雨霏和云之凡这对狗男女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

  秋水小筑。

  “大小姐,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做完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杀我!”

  芸烟一见花未眠回来,忙跪在地上磕头,哀声祈求花未眠。

  花未眠眯眼冷笑:“我若是真要杀你,方才就动手了,何必将你带过来?”

  “你过来,把眼睛闭上,把嘴巴张开,舌头伸出来!”

  芸烟一听,狠狠地哆嗦了一下,还是照做了。

  花未眠冷着眉眼将右手手腕上的银镯褪下来,用手一抹按了机关,那银镯第一段啪的一下就打开来了,原来银镯之中是中空的!

  将银镯口对准芸烟的舌头,不过片刻,就从芸烟的舌尖里爬出一个细长绿色虫子来,那虫子一出来,就迫不及待的钻到银镯之中去了!

  花未眠啪的一声将银镯收起来,重新戴在手腕上,眯眼瞧着芸烟:“这是茶蛊,分食心、食血、食命三种,母蛊在我这里,我之前放到你舌中的是食血的子蛊,那子蛊虽回来了,可你体内已被种蛊,我若动念,你必死无疑!所以,你只能像今夜这样乖乖的听我的话!”

  她知道胡氏母女必不会善罢甘休,因此早一步寻到芸烟,给他种蛊,迫他带着证据指认花雨霏!

  今夜这场戏,不过是她将计就计,利用芸烟反戈一击!

  “芸烟明白!芸烟此生唯大小姐马首是瞻!”

  花未眠微微一笑:“明日起,你就到我院外角门当差!那几个小厮,皆归你辖制!另外,为了证明你的忠心,找个时间,将你姑母蒙上头狠狠打一顿!她曾用右手打我,你将她右手用砍刀剁下来后拿给我!”

  眸中杀意深浓,“不然的话,就是你死!”

  浮白望着芸烟大汗淋漓离去的背影,转眸看向花未眠:“大小姐,那银镯——”

  “你们两个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青芽和浮白就在旁边目睹了一切,听了花未眠这话一愣,见她眉目冰冷,二人对视一眼忙道:“是,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花未眠面色含霜,眸光落在银镯之上,这银镯是她前生跟着祖父去茶园巡视,无意帮茶园内的苗族老妇解决了麻烦事,这便是那老妇答谢她的礼物!

  右手银镯里皆是茶蛊,只有吞下母蛊才能催动那些蛊虫,只是吞下母蛊十年后会被母蛊反噬,所以她前生觉得这玩意儿太过可怕,根本不敢碰!

  如今她根本不在意这些,在给芸烟种蛊之前她就已经吞下银镯里的母蛊了,如今母蛊寄居她血肉之中,这银镯里的蛊虫就能随她施用!

  反正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吞下母蛊她也活不到十年后,不必担心被反噬!

  只要能让她顺利报仇,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

银镯茶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