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双双跪下

    “大姑姑也是庶出,若当年祖母心狠,你也就不会出生了,不过,我听说,柳姨奶奶当年也曾落胎过,难不成姨娘落胎,都说是正室谋害的么?”

  花未眠这话一出,周氏的脸色便极为难看,花尔珍脸色一白,与周姨娘对视一眼,讪讪的闭了嘴。

  花未眠本就是要堵她们的嘴,如今再不管旁人,只走过去将默默饮泣,钗环鬓发散乱的不像样子的游氏从地上扶起来。

  温声道,“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娘心善,她是不会害人的!”

  言下之意,就说周氏心狠,保不齐当年就陷害过周姨娘的胎,不然花溱州有两个姨娘,怎么可能只周氏一人生了儿子呢?

  周氏听出花未眠的意思,盯着花未眠的眸光恨不得在她身上挖出两个洞来,当即把手里茶盅对着游氏扔过去:“谁让你起来的?给我继续跪着!”

  滚烫的茶水溅了游氏一身,游氏被烫的瑟缩了一下,不敢再动:“是。”

  碎裂的茶碗盖儿擦过花未眠的手背,拉了一条大口子,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可这痛却比不上她心里的痛!

  “眠丫头,你也跪下。”

  花未眠静立不动,她那清亮的直抵人心的眸光使得周氏怒火更炽,“眠丫头,跪下!”

  那李家的早上还被花未眠打过,这会儿听到周氏的话,暗想报仇的机会来了,便带了两个婆子上来,粗鲁地揪住花未眠的胳膊,死死的摁住她,并狠狠踢了她膝盖一脚,让她跪在那里!

  “早晨才出了墨哥儿的事,夜里又不消停,你怨恨胡氏冤枉了眠丫头,所以你就伺机报复胡氏,让她落了孩子,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娘,媳妇没有怨恨妹妹……”

  游氏哭的厉害,挨着花未眠的身子都在发抖,“媳妇绝没有报复之心!”

  周氏闻言冷笑一声,躺在床上垂泪的胡氏听了这话,撑着从床榻上起来,她带着褐色抹额的样子越发柔弱可怜:“我夜里肚子疼,夫人来看我,我打发莲蓉去给我拿安胎药喝,夫人却也打发洛兮一起去,房中只我与夫人二人,夫人说今早我冤枉了大姑娘,我说我不是存心的,夫人你还不信,就同我争辩,争执之中你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我这肚子撞到书案上,之后便出血了……呜呜,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夫人,你就算再恨我,你也不能这么狠心伤了我腹中孩子的性命啊!若是老爷回来知道了,你我如何交代呢?”

  胡氏失了孩子哭的极其凄惨,众人瞧着她,眼里几分同情,一直未出声的花听兰插言冷笑道:“素日里瞧着弟妹老实可靠,没想到也是这么狠心的主儿!这孩子没了,四弟回来,我定要他休了你!”

  花听兰身旁的罗姨娘扯了她一下,不许她再说话了。

  花听兰生来是个嘴巴厉害的,虽与花凌天不是一母所出,但她排行老三,花凌天三个姐姐里,只跟这个庶出的姐姐关系是最好,自然花听兰要护着胡氏了!

  “娘,不是这样的!我与妹妹在房中时——”

  “够了!你不必再说了!”

周氏厉声打断游氏的话,“你方才已经说了一遍了,不必要重复!这蓄意谋害别人的,怎么会承认自己有歹心?你的话,我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你别忘了,如今失了孩子的,是她胡氏!”

--

求推荐票票破二千~

双双跪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