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主持公道

    周氏这话一出,房中诸人皆是一愣,几个心思玲珑的会过意来,都暗暗望着花未眠不言语。

  若王太医是普通郎中也就算了,偏偏是个有品级的太医,周氏再偏袒胡氏母女,怎可不信太医的话?

  花家只是商贾之家,怎敢背上质疑太医的名声?

  花雨霏和胡氏心中一凉,二人对视一眼,皆知王太医在此,周氏是不能再护着她们了!

  花雨霏心中恨意深浓,死死的盯着花未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软弱无能的姐姐,竟变的这般聪明伶俐心思缜密了?!

  可是她不敢,也不能再说不信了!

  花未眠看着周氏眼底痛意,微微一笑,这一点痛算什么,接下来,她要逼周氏处置了胡氏母女!

  “既然大家都信王太医所说的,那正好,我有话问问姨娘!”

  花未眠转眸,盯着胡氏,“依王太医所说,姨娘喝过落胎药,也知道自个儿的孩子保不住,那为何还要夜里闹起来,又偏偏在我娘去房中的时候落了胎,还要污蔑我娘呢?”

  “姨娘是不是存心要陷害我娘让祖母及诸人误会的?”

  胡氏不答话,花未眠厉目扫过去,脸上的笑意早已隐没,唇角血迹让她的面色看起来很是可怖!

  “我……我不是存心的!”

  胡氏脸上挂泪,指望着能混过去。

  花未眠冷冷一笑:“不是存心的?姨娘,你当我们这些人的耳朵都是摆设么?”

  “你明明白白的告诉祖母,是我娘推了你,你才撞掉了腹中的孩子,你之前不是还害怕无法跟父亲交代么?而祖母也把你的话信以为真,说要将我娘沉塘!你若不是存心的,何以要喝安胎药,何以心安理得坐看我娘去死?姨娘,莫非这喝药落胎,将脑子也喝糊涂了么?!”

  “你若不能自圆其说,那么——”

  花未眠顿了顿,冰冷的眸光落在周氏身上,眼底寒芒一闪而过,“那么,还请祖母为孙女和媳妇主持公道!”

  此事证据确凿,她倒要看看,周氏还顾不顾惜花家脸面!

  周氏咬牙,这个贱丫头句句相逼!

  这个贱丫头将王太医请了来,又将其中内情说破,她若是再护着胡氏母女,岂不是让花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周氏深知此事再难施展,只冷脸转眸望向胡氏:“你竟然连我也骗!你说说,为何要陷害游氏!”

  胡氏心头一颤,嘤嘤哭了起来:“……老夫人,我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嫁祸给姐姐的,我也是心气高,不肯做姨娘,想害了姐姐好做正室之位,老夫人可怜我失了孩子,别将我赶出花家!我要是走了,霏丫头和墨哥儿可怎么办呢,呜呜……”

  她不敢说别的,只敢都揽在自己身上,若都说了,只怕姑妈一狠心,她就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周氏冷硬着脸道:“既然你承认了,那就——”

  周氏身边的大丫鬟天荷忽而走过来,在周氏耳边耳语几句,周氏皱眉,还未发话,外头便有个小丫鬟进来,瞧了一眼花雨霏,又瞧了一眼众人。

  这才抿唇道:“老夫人,夫人身边张家的带了个小厮进来,说有关二小姐的事要面禀老夫人!”

  

主持公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