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众矢之的

    大清早的,周氏房中便坐满了人。

  花未眠一进去,便看见李家的附在周氏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些话,周氏抬了抬眼皮,瞧了她一眼,没出声。

  倒是一旁侍立的周氏之女花香旋听见了,哼了一声笑道:“大姑娘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打起李妈妈来了?大姑娘也忒不懂事了,把墨哥儿的容貌也给毁了,这是存了心要把咱们家的人都祸害个遍么?”

  花未眠皱了皱眉,唤了一声周氏:“祖母。”

  花香旋四十多岁了,小时候得过脑膜炎,历来说话不着四六的,花未眠听她说话带刺,微微一笑道,“二姑姑今日没出去做工,晚上吃饭有钱使吗?”

  只一句话,就把花香旋堵的脸色青白!

  花未眠冷哼一声,这花香旋嫁了个男人是个废物,一家人就住在花府西廊上,吃喝用度还要花府接济,明明也是个嫡女,过的却连个丫头还不如,怎么有资格欺负她!

  “这会儿把眠丫头叫来,是墨哥儿出事了,眠丫头你瞧瞧,这是不是你元宵节前送给各房的胭脂?”

  周氏轻咳一声,房中便静了,她拿着个精巧妆盒给花未眠看,面色清冷,一丝慈爱也无。

  花未眠冷冷的盯着周氏手中的妆盒,眸光变换,她前生心善,想着大家皆是亲人,元宵节时,便亲手做了九盒胭脂送给各房,算是节礼。

  哪知这胭脂竟成了她前生的催命符!

  花雨霏拿着她的胭脂到祖母这里来哭诉,说她送的胭脂有毒,毁了花枫墨的容貌,祖母一怒之下,说她心狠手毒陷害庶弟,瞒着祖父,便将她赶出了家门!

  这便是花雨霏母女设计她的第一步!

  “姐姐,墨儿才不过三岁,他虽是姨娘所出,但也是姐姐的弟弟呀,你怎么能下如何狠的手,毁了他的容貌呢?”

  “祖母,若不是墨儿贪玩,自个儿偷偷抹了胭脂在脸上,那被毁容的就是姨娘啊!姐姐存了心要害我们呢!”

  花未眠一言未发,冷冷的看着眼眶通红,委屈柔弱状的花雨霏,心中冷笑,她恨不能立时撕破这恶毒庶妹的虚伪嘴脸!

  “大姑娘,我知道你素来不喜欢我们娘几个,我比不得大姑娘身份尊贵,但是霏丫头和墨哥儿同你一样都是老爷的孩子,你要害我也就算了,你怎么能——嘤嘤嘤——”

  胡氏话未说完,就嘤嘤哭泣起来,一旁的花雨霏忙着安慰她娘。

  “眠丫头,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你,是不是你做的!?”

  周氏将手上的妆盒重重的搁在桌案上,厉声喝问。

  花未眠静静的看着周氏,她知道周氏不喜欢她,胡氏是周氏的远房侄女,是周氏给父亲准备的妻子,偏偏祖父看中的是她娘游氏,于是游氏成了花凌天嫡妻,而胡氏,只能做个姨娘,她的儿子,也只能是个庶子。

  就为了这个,周氏和胡氏几个,恨死了她和她娘!

  祖父不管内宅之事,周氏在花府后宅一手遮天,早就想把她和她娘赶出花府了!

  花未眠微微一笑:“如果我说是,祖母打算将我逐出花家吗?”

  她的眸光清亮慑人,周氏竟忍不住颤了一下,心里发闷,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怎么会有这样看透人心的眼神!

  心中更添厌恶!

--

喜欢就收藏哈,么么哒

众矢之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