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舍卒保车

    几个丫鬟身上都被打的血肉模糊,花雨霏想上前来劝,却被胡氏拉住了。

  花溱州历来注重嫡庶尊卑,不喜欢她们母女几个,这会儿又是来替花未眠解围的,她们最好不要过去劝,免得惹祸上身,不过就是打一顿,没有人招的话,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最重要的是,她们得先保全自己!

  胡氏盯着花未眠,这事儿被这个贱丫头躲过去了,那就等下回了!

  花未眠自然知道胡氏的想法,岂能让她闷不吭声的躲过去?

  眼见几个丫鬟打的差不多了,才望着花溱州道:“祖父,这事儿牵扯到我,定然也是府中的人干的,保不齐也不是奴才们自己的主意,这背后肯定也是有人主使的,这光打也是没用的,若那奴才不在这几个人里头,倒是冤枉了她们,不若将府中的人都集中在院子里,我已知道那胭脂是城南胭脂铺的,只请了那儿的伙计过来辨认,只要认出那个买胭脂的,自然能找到她的主子了!”

  花溱州一听有理,便道:“去,到城南去请了人来辨认!”

  这话一出,不止胡氏花雨霏,就连周氏都白了脸色,这事儿是花雨霏主谋的,她是让她的贴身丫鬟拢翠托了二门上小厮去买的胭脂,这一顺藤摸瓜,不就查出来了吗!

  不能让人去请了人来!

  她飞快的看了被打的拢翠一眼,那威胁性的一眼,却没有逃过花未眠的厉眼!

  拢翠看见花雨霏的眼色,又怕祸及家人,身子一抖从长凳上滚下来,又疼又怕,哭道:“老太爷不用派人去了,是奴婢干的!那天,姨娘打了奴婢,奴婢不服气想报复姨娘,就偷偷换了胭脂掺了花毒,谁知被墨哥儿偷偷抹了,奴婢不是存心嫁祸给大小姐的!”

  “真的吗?没有人指使你,让你这么干的?”

  花未眠微微冷笑,拢翠这罪认的当真及时,“你若是被逼的,大可直说,老太爷在这里,会替你做主的!”

  “拢翠这个贱婢,混淆视听,蒙骗主子,心存歹念,合该打死!你们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这个贱婢捂上嘴巴,狠狠打死!”

  周氏开了口,李家的并赵家的带着十几个婆子一拥而上,抢了家丁手上的板子,捂上拢翠的嘴巴,狠狠打了一顿,真就把拢翠打死了!

  周氏长舒一口气,看了胡氏和花雨霏一眼,这事儿,总算是捂住了!

  但是那个去买胭脂的小厮,也留不得了,必须处理掉!

  花未眠这个贱丫头,见招拆招,哪有之前那个蠢笨样子!

  没有露出她们的行迹,周氏看着死透了的拢翠,到底还是放了心,谁知一转头,却瞧见花溱州满是失望的眼睛,她心道不好,自己一时情急护住胡氏母女,下令打死拢翠,只怕在花溱州心中,落了痕迹了!

  勉强一笑,“你的病还未好,犯不着为这些小事费神,拢翠死了倒也干净!”

  花溱州看着自己的妻子,眸光渐冷:“是啊,拢翠死了,你们倒是干净了!”

  周氏还未细解这话中的意思,就看见花溱州转了头,对着花未眠道,“眠丫头,今儿个委屈你了!”

  “日后,谁要是再生把眠丫头赶出府的心思,我听见可是不依的,别以为我病着,就什么都不知道,我虽没在你们跟前,但我的心耳神意都看着你们呢!”

  花未眠欣赏着胡氏母女精彩绝伦的脸色,她此番相逼,就是要祖父亲眼看一看,周氏并胡氏几个,是些什么货色!

  祖父对她们如此失望,对她来说,就是好事!

  一切旧账,她将跟胡氏母女慢慢清算,定要将她所受之苦,百倍加诸在她们身上!

舍卒保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