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6章,脆弱

    “waiter,麻烦再来一打!”喧闹的午夜酒吧,角落一隅,凌薇独坐着,面前的圆桌上已经摆着两排特色调酒的空杯,看得出她已经在这儿逗留有一段时间了。

  “美女,我们调酒师让我转告你,他的调酒用来买醉未免有些浪费!”一身嘻哈风格的waiter一边嬉笑着调侃,一边还是又放下了一打色彩各异的彩色调酒。

  凌薇懒懒的掀了掀眼皮,挑了一眼waiter,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理会他,径自拿起小巧的酒杯,又灌入喉中一杯。

  她的脸颊上早已堆满了深邃的绯红,眼神迷离茫然的模样,吸引了不少周围的男人,加上纤巧的身上穿着夺目的宝蓝色礼裙,像是从宴会上逃离的公主一般,虽然匆忙慌乱,但美的惊人!

  乔芷歆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酒吧门口的,她满身风尘,脚步匆匆的推门而入,眼睛在四周不断的逡巡,企图找到小师父。

  许是凌薇本就引人注目,又许是那些男人虎视眈眈蠢蠢欲动的动作太明显,乔芷歆还是在男人们有行动之前寻到了凌薇的位置,立刻大步走了过去,打碎了所有男人的痴心妄想。

  “师父,你这是在干吗?你醉了,不要再喝了!”凌薇正巧举起一杯调酒,刚要送入口中,却被乔芷歆一下子夺过来,放回桌子上。

  “把酒给我!”童凌薇闭了闭眼,似在压抑自己被抢去酒的恼意,伸手又想去够酒。

  “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来酒吧买醉?你知道这地方有多乱吗?我要是没有刚好打电话来,你今晚醉倒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乔芷歆的脸皱成一团,对于凌薇的行为很是不爽,平素都是理智的凌薇教训她,可什么时候居然轮到她有机会教训凌薇了?

  她的这个小师父,不管遇到什么事,多么难以解决也好,都会沉着冷静的应对,从来不会放纵自己来这种地方的。

  “我叫你来是陪我喝酒的,不是来说教的……如果你不想喝,就走吧!”凌薇眼见乔芷歆招来waiter将酒都撤了下去,也不再挣扎,只是将小脸缩进两臂之间,闷着头,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师父,你到底怎么了,不能跟我说说嘛?也许我可以帮忙想想办法的?”算是松了一口气,乔芷歆劝道。

  “我没事……”瓮声瓮气的,凌薇自臂间回应,却没有抬起头。

  她的耳边打从订婚宴离开就一直没有安静过,始终有个声音在提醒着她,她该要做出个选择了,决定或是放弃,都在一线间,就像赫连城说的那样,全凭她的选择。

  她想起了一个这么久以来刻意忘记的曾经,那个曾经经历过的画面再一次被赫连城唤醒了,他就是个恶魔,唤醒了她心里蛰伏的恶魔,两个恶魔轮番的折磨着她,让她无法安宁。

  一滴清泪缓缓自眼角滑下,可是因为缩着头,没有人看见,乔芷歆也没能看见。

  “走吧,送我回去,我累了,很想睡……”过了好一会儿,凌薇抬起头,整张小脸上只有稍稍的苍白,看不到任何的泪意,脆弱和怯懦被她很好的藏了起来,起身向酒吧外走去。

  

第056章,脆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