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不祥的预感

  “知道我出去碰到谁了吗?”离开皇宫,君离琛并没有问有关于秦沐昕于太后之间的任何对话,反倒是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令秦沐昕倒是有些意外,她都想好要怎么应对了呢。

秦沐昕眨眨眼,消化了一下才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碰到皇后了。”或许,连君离琛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在与秦沐昕说话时,已经不自觉地将招牌式的“本世子”三个字换成了“我”字。

“然后?”秦沐昕可不想继续跟君离琛打哑谜,她说“直接说重点吧!”

“秦沐昕,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令人很想揍你?”君离琛近乎咬牙切齿了。面对秦沐昕,他似乎很轻易就被挑起了情绪,这与他的性子完全不符,可笑的是,他竟然有些无法自控。

“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的脾气太差?”秦沐昕淡淡地回答,看来是漫不经心,心里却有一种闷闷的感觉。

“希望你能在接到圣旨的时候,还是这般淡定。”君离琛冷冷地哼了一声,竟丢下秦沐昕快步离开了。

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秦沐昕轻轻抚额,很有无语问苍天的感觉,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幼稚呀?垂眸看看自己的情况,秦沐昕又忍不住骂那个男、人没品,居然丢下“不、良、于行”的她。

秦沐昕刚感叹完君离琛没品,又看到君离琛返回来了,她微微挑了挑眉,又恢复了淡然模样,坐在原地不动,等着君离琛越走越近。

“不要以为本世子是心有不忍。”君离琛别扭地丢下一句话,转到秦沐昕身后,推着她径直回三世子府。

秦沐昕挑了挑眉,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她现在才发现,这个三世子还是有几分意思嘛!别扭得有些可爱!

两人静默无言,君离琛将秦沐昕直接送回了菊苑,然后,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秦沐昕也没有在意,她以为,君离琛夜里便会再次出现了,她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将君离琛打发走了再去给木暖排毒,可是,她等到深夜,也没有君离琛的半点身影。

出乎安全考虑,秦沐昕等了一夜,君离琛却依旧没有出现,她想了想,令可心梳洗一下,又往温暖阁去了。

“主子,你为何还要去看那个女人?”可心始终是想不通自家主子到底怎么想的。

“可心,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秦沐昕言尽于此,再也没有多说一句。

木暖的情况比昨天要好了很多,秦沐昕遣退侍候的人,在不动声色地设下一道障眼法,这才起身走向木暖。

秦沐昕没有跟木暖说太多话,本来只需要给木暖一日的解药,但她想了想,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便将所有解药都给了木暖,嘱咐了她怎么吃,便也转身离开了。

之后的好几天时间里,君离琛都没有再出现过,木暖的毒解了,也只去了一次菊苑,而其他侧妃和侍妾,想去,却又不敢去,也正因如此,菊苑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可是,这样的平静却给了秦沐昕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第二十七章 不祥的预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