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只是一时兴起?

  抬手,点燃桌上的烛火,君离琛走到榻前,秦沐昕正安然地睡着,一脸恬静,完全没有任何异样。

君离琛还是有些不放心,特意俯身探了秦沐昕的呼吸,掀开锦被检查了一下她身上是否有伤。

确定真的无事,他才起身,深深地看了秦沐昕一眼,也不再多停留,转身离开。

出了屋子,依旧有微风吹动竹叶,然,空气中已然没有血腥之味,有的也只是淡淡的菊花,以及青草气息。

君离琛心中疑惑:难道是他的错觉?

可以这么说,自见到秦沐昕的第一眼,君离琛心目中的疑惑就没断过,时至今日,更有一种百思不得其解的感觉,偏偏,他所有的怀疑,都未有半点答案。

君离琛不禁想:是秦沐昕本就如此,他想得太多了,还是他漏掉了什么呢?

怀揣着疑惑,君离琛飞身离开了菊苑。若他此时回过头去,必定会发现另外一番景象。

秦沐昕在君离琛进入菊苑时便察觉到了,她以最快的速度躺到榻上,又在确定来人是君离琛后,第一时间运用木系异能将苑中植物本身的气息散放出来,以压住空气中那淡淡的血腥味,也是君离琛速度太快,才会在进来时闻到血腥味,离去时闻到菊花味与青草气息。

秦沐昕睡意全无,重新坐起,随手抓过一旁衣物套上,走到轮椅上坐下,取出笔墨纸研,开始研墨作画,脑子里,却在排除谁派人杀她的可能性要大些。

兴许是太过于专注,也或许是君离琛特意隐了呼吸与脚步声,以致于他已站在屋内多时,亲眼见证了秦沐昕出神入化的画功,秦沐昕也未发现。

待到一笔收尾,秦沐昕准备将画中之物起于现实之时,才猛然发现不对。

也正是此时,君离琛想要上前,被秦沐昕本能地视作危险临近。

未曾回头,秦沐昕抬手便向后挥去,轮椅转动,人已退出好几步,一脸凌厉地看着那个胆敢闯入她屋子的人。

君离琛倒是没有想到秦沐昕有此一举,险险侧身躲开,而他方才所站之处后方的一根柱子上已赫然钉入了三枚星形暗器,入柱五分,力道掌控得非常好。

君离琛讶异,探究地看向那个已然离他几步之遥,正冷冷瞪着他的秦沐昕,话,脱口而出“你会功夫?”

一个传言懦弱无能的人,突然身手敏捷,出手迅速,任谁见了,也会惊讶吧。

“我说过不会功夫了?”秦沐昕冷冷看着君离琛,态度没有一点好转,厉声问“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去而复返,难道仅是一时兴起?

“怎么?无事本世子就不能来了?”君离琛挑了挑眉,不答反问。看似平静的表面,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世子爷当然可以来,但是,进来之前,你不觉得应该先敲门吗?”秦沐昕冷冷地看着君离琛,直到现在,心里还有些不定,更有些懊恼,她怎么就入神到了有人进来也未曾发现呢?从何时开始,她的警惕性竟如此低了?

“世子妃真的确定本世子没有敲门?”

第二十一章 只是一时兴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