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毒发

      禹子枫静静的站在一颗树上,挺拔的身躯像一颗青松,又像一座雕像,那背影让人看了很是心疼,四周的景色都被那抺悲戚的伤感所感染了,不管是花、草,还是动物,好似都低垂着头在为他哭泣。

    掐在树干上的手指深深的陷入其中,黑不见底的眸子眺望着远方,像是在找什么,又像是在等待什么。

    随着时间的消逝,禹子枫那悲戚的神情慢慢收起,由淡淡的心疼取代。

    想起离开时她脸上的落寞,眼里的受伤,手臂上的鲜血,禹子枫就想狠狠的揍自己几拳,可是在那种情况他真的无法面对她。那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背叛,对月月的背叛,他曾发誓,一生一世只要爱她一个,可是月月死了不到一年,自己却又爱上了别的女人。

    虽然不愿承认,可这是事实,虽然故意无视她,但在不经意间还是会去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看到她难过的时候会心疼,看到她哭会想紧紧抱着她在怀里安慰,看到他对大哥好时会吃醋,做一些自己都觉得幼稚的事,看到她受伤会害怕,疯狂的失控。

    可是他该怎么办,俩个都是他爱的入骨的女人,他更对月月有过承诺......

    唇间滑出一抺自嘲,暗哑的声音里有着纠结的痛苦、

    “月月,若是你知道我爱上了别的女人,会不会伤心绝望的哭泣,会不会恨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馨儿,我又该拿你怎么办?”

    又站了一会儿,禹子枫脚尖轻点,帅气的往前面几颗野生果树飞去,本想给她打只野鸡,可考虑到她几天没进食了,受不了那般油腻。

    摘了几颗野果,去到小溪边洗净,这才往来的方向飞去。

    很远就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在地上痛苦的打滚,禹子枫吓得扔掉手上的果子,极快的飞到蓝馨儿身边。

    红润的脸色瞬间惨白,半跪在地上抱着痛苦的她紧紧的锁在怀里,声音发颤。

    “馨儿,怎么了,哪里痛。”

    额间的黑发全都被汗水染湿贴在惨白的脸上,她整个身子不断的抽搐,发抖。

    红唇早已经被自己咬破,蓝馨儿只觉得全身有无数把刀在割自己的肉,那生生被撕裂的感觉让她生不如死,每一次呼吸都极其的困难,可偏偏又死不了。

    蓝馨儿痛的失去理智,死死的抓住禹子枫,祈求着他,

    “求......求......你。杀了......我。”

    “不。”禹子枫红着眼拼命的摇头,这一刻他后悔了,悔的心都碎了。“馨儿,我这就带你去找御医。”

    禹子枫抱起她,可却听到更惨痛的尖叫。

    “啊”蓝馨儿全身青筋尽出,血管里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快速的蠕动。

    “放......下......我。抱着......痛......”

    这一刻,禹子枫不只手颤,全身都在颤抖,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把她的身子平放在地上。

    慢慢的,青筋消退,全身的血管也没那么恐怖。

    可她仍是痛苦的蜷缩着身子在地上打滚,禹子枫心痛到极致,刚想抬手把她打晕。

    见她身子一顿,下一秒鲜红血液从嘴里喷出,染红了大地,最后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第六十六章 毒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