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打入天牢

    眼前沉稳的禹子锦与刚才狂性大发的他判若俩人,蓝馨儿一直观而不语,到是禹以柔被刚才的那幕吓了一跳,紧紧的攥着她的手。

  “这点血就把你吓到了。“唇角一勾,揶揄声飘然入耳。

  禹以柔吞了吞口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晕血,就是一滴血我看着也会腿软。”

  “那就别看了。”

  “馨儿,你不是说大哥会……怎么变成禹子锦了?”前眼的情况让禹以柔着实想不明白。

  蓝馨儿急忙的看了眼四周,而后瞪着她“闭嘴,回去再说。”

  怎么会变成这样,还用想吗?当然是那俩个男人做的好坏,不过蓝馨儿也是支持的,这个吃人的年代,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虽然皇后是自己设定的反派人物。可是现今自己已经卷入其中,自然不会再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

  还好剧情被反转,不然现在被杀的就是禹子轩,受伤的也是梅妃,眸光再次落到那两张平静无波的俊脸上,蓝馨儿此时真真佩服他们,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是怎样把那抺有失心散的酒杯掉包的呢。

  心中不由轻笑,这俩人的强大已经超出自己的预想,看来自己先前的担忧都是多余的。

  “皇上,您听到没有,锦儿根本不知道刚才自己在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皇后推开禹子锦再次爬过去扯住的皇上的龙摆,那哭的一个叫凄惨。

  皇上显然不买皇后的帐,一脚踹开皇后。

  “哼,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当朕是三岁孩童,用这等拙劣的借口就能遮掩过去。”

  “母后。“禹子锦急急的扶起被踹倒的皇后,听此禹子锦也明白定是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怒的父皇,可是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他确实什么也不记得。

  任皇后靠在他怀里,禹子锦亦跪了下来“父皇,儿臣确实不知方才自己做过什么,说过什么?”

  见皇上脸上有着疑虑,皇后再次爬到皇上脚下哭诉。

  “皇上,锦儿定是中了什么巫蛊之术,才会说出那些大逆不道的话,您想想锦儿是那么懂事孝顺的孩子,怎会想让自己的父皇死呢,退一万步说,就算锦儿是这样想的,他也不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忤逆、诅咒您啊。”

  “是啊,皇上,臣听闻把人的生辰八字写到布偶身上,用针刺在其身就可以操控其人,而本人却完全不知,二王爷一向贤德,孝顺,方才的作为实不像二王爷的处事风格啊。”内阁大学士也见缝插针的劝谏起来。

  而这时,禹子轩,禹子枫与禹子醇亦从席坐上起身,一同跪到皇上面前。

  “父皇,儿臣也觉得此事蹊跷,二弟的秉性父皇再清楚不过,绝不会做出此事。”

  禹子轩话后,禹子枫与禹子醇同声道。

  “父皇,儿臣也这般认为,二哥一定是被人陷害的,求父皇严查。”

  虽认同他们的话,可皇上还是气不过,扔下手中的剑,威严的声音响彻大殿“来人,把二王爷打入天牢,听候再审。”

第三十三章 打入天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