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31章 你丫丫的!

  下午,陆续有人过人卖葡萄,弄得最多要数姜氏,她居然弄了满满的一背篓,王氏打趣她说上午把家里的时期扔给费蛮二,自己上山找钱去了费蛮二就是姜氏的丈夫。姜氏反倒是说王氏不识好歹,她说:"秀英,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想赚不赚钱是一回事,要是你真的有用,要是没有那么多的葡萄,我看你哭去!你倒好,说起我来了,真是个臭婆娘!"

姜氏的嘴巴一直很臭,但是她的为人却是很好的,王氏很感动,当下便要留姜氏吃饭,姜氏不干,两人便在院子里拉扯起来。最后还是凌天阳端了两碗玉米糊糊出来,这才消停了。

下午,凌文笙、老二和燕天珣背着满满的一背篓回来了,凌文笙和燕天珣背篓上面还有一条麻袋,老二年纪小,背不起,就没有,刚刚放下东西,两人又上山去了,燕天珣说他们摘了很多,因为只有三人,背不了那么多,所以还得跑一趟。但是,为什么凌文笙也跟着去了,难道燕天珣准许凌文笙进有他们的秘密基地了?

黄昏的时候,天际浮现出一层黄黄的云,王氏站在院子里面,看着上山的那条路,说道:"恐怕要下雨了,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娘,你怎么知道要下雨了?"凌天阳很好奇,在这古代,连电都没有,难道还有天气预报?要不然王氏怎么知道要下雨了。

"天黄有雨,知不知道,这是我们老祖宗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经验!阳阳,你去接一下老三,今天他赶着鸡仔出门去了。"

"啊?"凌天阳的脑子里面浮现出老三小小的身子,手上拿着一根竹竿,气喘吁吁地到处跑,而他四周便是二十只不听话的小鸡,"扑哧"她忍不住笑了出来,王氏伸手拍了一下凌天阳的肩膀,"还不快去,可能要下雨了!"

凌天阳这才急急忙忙的跑出门,凌天阳一边跑一边想老三最有可能在哪里放鸡,想来想去,还真想不到,小鸡又不比鸭子和鹅,不可能去河边吧,还有小鸡也不吃草,也不可能去草多的地方吧,那到底去哪儿呢?

凌天阳想不到老三去哪儿了,只好漫无目的的走着,小路两旁是挂着沉沉稻穗的稻子,稻子上飞舞着蜻蜓,忽远忽近的蝉鸣声给这黄昏添加了一份美丽,站在田埂上,仰视着养育了芭蕉窝人们的两座大山,赖格山像是个圆滚滚的胖子,松林则像个优雅俊逸的帅气青年,他们的身后连绵着无尽的山峰,真真正正的崇山峻岭,让凌天阳不禁心中一震。

芭蕉窝的上方飘荡着炊烟,袅袅落落的炊烟相互缠绕着,孩童高兴的尖叫声,狗的吠声,河边还传来几声牛叫声,此刻凌天阳的心是宁静的,她一直的梦想便是飞出农门,当一只凤凰,岂不知原来真正的凤凰就在农门里。

四处看了一眼,没有看到老三的身影,但是她却看到了很多不该看的东西,吓得凌天阳飞快跑进不远处的包谷林里躲着。原来,腾江里面好多男人正在洗澡,洗澡就洗澡,这很正常,天气热嘛,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穿衣服?你们好歹穿点遮羞布啊,凌天阳觉得自己脸上挂着两条宽面泪。现在问题来了,要回家必须过桥,好死不死的他们正在离桥不远的一处河流拐弯处洗。

躲在包谷林里也不是办法啊,凌天阳伸出头,想要悄悄的看一眼,想着趁他们钻进水里的时候飞快跑过桥去。但是,是谁用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凌天阳非常生气,气呼呼的问道:"谁啊?"

"我倒是没有看出来你这般············恩,放荡!"

凌天阳生气的回过头,正好碰上燕天珣那双生气的眼眸,尼玛,你生什么气啊,再说,敢说她放荡,你奶奶的,那只眼睛看到她放荡。于是,凌天阳气冲冲的指着燕天珣的胸膛,"你丫丫的那只眼睛看到我放荡了,啊!劳资想要回家不行啊,啊!劳资过不去了,只好偷偷瞄一下他们离开了没有不行啊,啊!"

燕天珣被凌天阳逼着后退,听了凌天阳的解释,虽说有些另类,还有些让人生气,但是好歹也跟他解释过了,对吧,所以他决定不计较里面那个丫丫的,还有劳资两个字。

"那你这个时候还在这里干嘛?"燕天珣一把握住那只作怪的手指,入手微微冰凉的指尖让他有些失神,并不光滑的手指摸起来似乎很舒服。

"关你屁事!"凌天阳毫不犹豫的抽回手指,干脆的回答道。

手指被抽回去,燕天珣心里一阵失落,怪了,怎么一看到凌天阳他就变得奇怪起来。但是,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凌天阳,你信不信若是你再敢说脏话,我···········"

"你?你怎么样?哼,我·········唔······很淡(混蛋)"

话还没有说完,一双带着湿热气息的唇便霸道的吻了上来,燕天珣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像魔障了一般就吻了上去,没有经验的燕天珣也不懂怎么吻,只是轻轻的咬着凌天阳的嘴唇,"恩?看来,你还是记不住!"随即,又覆了上去,她的味道好清新,仿佛自己正在亲吻早上树梢叶尖的露珠一般。

凌天阳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谁来告诉她,这真的是封建的古代吗?她不是被抛到现代去了吧!

燕天珣发现自己这招真的很好用,看到凌天阳没有在说话,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双跟今天早上的指甲花一般莹润的双唇,戏谑的看着她的反应。

凌天阳想不学乖都不行,见燕天珣离开她,毫不犹豫的跳开,真的是跳开,而且貌似距离还不近,这要让凌天阳现代的体育老师知道,肯定狠狠的夸奖一番燕天珣,他终于将他们最头疼的凌跳远白痴治好了。

"卧槽,你个卖菊花不要钱的,你想害死我?"凌天阳越想越生气,她可没忘她是怎么来到这古代的,要是让别人看到,她肯定又得浸猪笼了。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狠狠的甩了燕天珣一巴掌。

燕天珣没有阻止,任由凌天阳的巴掌落在他的脸上,良久,燕天珣才反应过来,这样非礼人家女孩子,要是让人家家长知道,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这巴掌就当是自己还她的,这话要是给凌天阳知道,非跟燕天珣拼命不可,非礼了人家姑娘,以为一巴掌就可以解决?

虽然他听不动凌天阳讲的什么,但是,他相信,绝对不是话,"怕什么,反正我们两个迟早都会成亲的,何况,我们已经定亲了!再说了,你又没有吃亏,你不也亲了我吗?也不想想,除了我还会有谁娶你?"

凌天阳气得牙痒痒的,她真想冲上去狠狠的咬燕天珣一口,尼玛,不带这么气人的,淡定,淡定,一定要淡定,记得冲动是魔鬼,是魔鬼啊!

"是,我是除了你嫁不出去的,所以,为了报复我,你干脆退婚吧!"想欺负她凌天阳,别说门了,窗都没有。

"我为什么要退婚,当初可是你爹求我们定亲的!"燕天珣心里不爽得很,为什么在听到退婚两个字的时候,他会觉得那么难受,他不是很讨厌她的吗?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凌天阳被燕天珣那句"你爹求着他们定亲的"给吓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燕天珣会这么说,爹为什么要去求他们?在他们这里不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吗,为什么爹还要去求别人?

燕天珣什么时候走得凌天阳不知道,她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包谷林里,双眼无神,不知道看着哪里。

"姐,起风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回家啊,要下雨了!"突然,一道稚嫩的童声打破了凌天阳无端的思绪。

老三身后牵着二十只黄黄的,毛茸茸的小鸡,每一只小鸡的腿上都用细细的稻草绑着,一只接一只,这场景,终于让凌天阳回过神来,搂着老三哈哈大笑起来。老三不知道凌天阳笑什么,他也懒得去问,现在最要紧便是赶紧回家,不要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

"姐,快点,我们回家!"老三赶紧催促着小鸡,往河对面走去。

"老三,等等,你看看,河里还有人洗澡吗?"凌天阳赶紧止住脚步,让老三去看看。

老三一想,哎呦,真是的,姐姐是个姑娘,那些男人在河里洗澡,让她一个姑娘怎么过河?赶紧迈着小腿看了一眼,又飞快跑回来,摇摇头,"姐,要下雨了,那些人肯定都回去了。"

凌天阳赶紧帮着老三赶鸡,老三一边在前面走,一边念叨:"姐,以后没事你就不要来河边了,那些人也真是的,在家洗不就好了吗?非得要出来,不行,这事我要去跟王叔说一声,这次是我姐,下次又不知道是那个姑娘了!"

凌天阳听着老三那小大人般的语气,不禁笑了笑。

回到家,瓢泼的大雨哗啦啦的落了下来,还好老二他们已经回来了,不然,要是感冒了就不得了了。

晚上,将葡萄酒弄好之后,凌天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燕天珣的话似乎一直在她的耳边响个不停。她很想问凌文笙,他到底为什么去求燕家,但是,她又问不出口,因为她知道凌文笙肯定是为了她好。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老二和老三就将凌天阳从被窝里面抓起来,说是要去山上捡蘑菇。凌天阳睡眼朦胧,脑海里面模模糊糊的听到捡蘑菇,高兴得不得了,王氏看着快要蹦上屋顶的几个孩子,无奈的笑了。

"老二,捡三白菇可不是勤快就能捡到的,那可是要靠运气的。"

"娘,知道了,我们先走了。"

他们今天去的是赖格山,据老二说,赖格山上的蘑菇才多,凌天**本不知道什么叫三白菇,路上就一直缠着老二跟她讲。他们这里的三白菇是一个神奇的植物,他们只在农历七八月份长出来,而且还必须要下雨之后,最好是太阳雨,要是你运起好,今年在某个地方捡到了三白菇,但是来年在同一个地方你绝对看不到。老二说他们有一次想要将三白菇移回家种,挖开以后他们看到的是一个蚂蚁窝,总而言之,这种蘑菇给凌天阳的感觉就是好神奇。

他们首先去的地方是他们家的旱地,两亩旱地里寻了一遍,别说三白菇了,就连一丝蘑菇影子都没有。

凌天阳他们三个很丧气,找了一早上什么也没有找到,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接连几天,凌文笙家的院子几乎天天都有小孩子来卖葡萄,村里面的流言越来越多,关于凌文笙家收野葡萄干什么的猜测五花八门,什么制作秘密酱料,什么贿赂里正甚至是贿赂招福镇的王员外都有,凌天阳一家人听到以后,哭笑不得,倒也没有去澄清。

因为有了大家的帮忙,很快八十只陶罐便装满了,理应是件很高兴的事情,但是凌天阳就是高兴不起来,究其原因嘛,就在凌天阳的未婚夫燕天珣的身上。原来,自从凌文笙被允许跟老二一起摘葡萄开始,凌文笙是越来越喜欢燕天珣了,长得仪表堂堂也就算了,还很有善心。人家都说丈母娘看女婿才是越看越喜欢,但凌天阳家恰恰相反,王氏偏偏对燕天珣就是不感冒,除了必要交流外,王氏很少给燕天珣好脸色看。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燕天珣的态度,据本尊的记忆,燕家虽然答应订了亲,但是燕天珣似乎一点也不待见她,从来都是冷眼相对,而且几乎没有跟凌天阳说过一句话,所以凌天阳才会觉得燕天珣根本不喜欢她,这才闹出了私奔这事。但是自从前几天那个不小心的接触以后,燕天珣的目光愈发难以捉摸,尝尝弄得凌天阳脸红耳赤。对此,凌天阳狠狠的叹了一口气,她也不想脸红的,但是燕天珣的目光总在提醒凌天阳那天的事,看得凌天阳想要挖了那双讨厌的眼睛。

日子过得很快,很快便到了秋收,在此期间,凌文笙又去了几次镇上,卖了七两银子的五倍子,药铺的袁大夫终于忍不住叫停了,他说已经转卖了一些到青襄县去了,他们药铺往后几年都不用添五倍子了。葡萄酒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差销路了,晚间,吃完饭之后,凌家最幸福也是最痛苦的事情--算账开始了,这些天他们收购野葡萄花去了三百五十二文钱,买冰糖又花去了将近三两银子,凌文笙那个心疼,就差抱着钱痛哭流涕,还好凌天阳天天劝着他,这才好了些。

今天一大早,王氏便将家里的事情交给凌天阳,自己带着老二和老三上山去了,凌天阳在家做饭,小四去后院喂鸡了。

凌天阳家两亩旱地,里面全部种上了包谷,包谷林的空隙种了红苕,凌文笙初步估计,他们家三个劳动力,算上老二和老三顶半个劳动力,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将所有的包谷掰回家,可见,他们今年能收多少粮食。

王氏走了,凌天阳一大早便起来做饭,主食当然是玉米面,将玉米面放到木桶里面蒸的时候,她便开始做菜了。因为今天大家都要劳动,连小四也不能幸免,所有,凌天阳将前些日子外祖父拿来的腊肉洗干净炒菜。

先炒了一个青椒包谷粒,黄色和绿色搭配,粒粒包谷金灿灿的,青椒像翡翠一般,凌天阳暗暗嘀咕,若是让她给这盘菜取个名字的话,那就叫金玉满堂。然后是木耳炒肉,木耳是昨天凌文笙和老二上山拿回来的,然后是咸菜炒肉,搭上一个凉拌黄瓜,一个汤菜。

午时凌文笙和王氏还有老二回来吃完饭,凌天阳想要跟他们一起去掰包谷,但是王氏不许,小四还小,不能离人,何况,在家也不轻松,要做饭,要喂猪,还要照看鸡。

王氏把话都说了,凌天阳也就只能在家里了,凌文笙他们吃晚饭继续上山去了,凌天阳提着木桶去喂猪食,刚一进后院,就看到小四撅着个小屁股在后院的菜地里不知道挖什么。

"小四,你在干啥呢?"凌天阳走到猪棚前,将猪食倒在猪槽里面,好奇的走到小四跟前。"小四,你在挖什么?"

"姐,没看到我在挖蛐蟮吗?"小四的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日子吃的比较好的缘故,小四脸上的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张了起来,每次看着小四的脸,凌天阳就有种去掐掐的冲动。

"哦,喂鸡仔吗?"

"恩,大丫姐姐说要是我经常挖蛐蟮喂小鸡,那小鸡就会长得很快,然后小四就可以吃鸡蛋了。姐,我有很久没有吃过鸡蛋了,小四还记得那时候小蜻蜓还没有长大呢。”

PS:亲们,收藏啊!!!!

第031章 你丫丫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