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2 地狱里出来的门主

    此时此刻,汴京城第一世家,皇甫府。

  雕梁画栋峻宇雕墙,琉璃瓦朱红门,碧池环绕,园囿层叠,这向来是个富可敌国的存在,皇甫府说不出的巍峨壮丽,一眼望不到边,身在其中的人也像是处在幻境美景之中一般。

  皇甫逸羽的卧室中,此刻身影挺拔幽寒的人微微转身,目光顿时敛起,冷冷的看着房中一片大红的景致。

  淡淡的奇特清香若有似无的环绕,毋庸置疑,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暧昧的气息横亘其间,缠绵火热,一切都不是梦——

  “来人!”皇甫逸羽阴沉的喊了一声。

  此刻勾挑起的暗眸,说不出可怕……

  这一空隙之间,只见往床畔走去,流连了几步,忽地幽眸一下子就扫到了此时正掉落在床脚下的一个小香包。

  皇甫逸羽一下子便挑眉,将香包捻了起来。

  幽而清淡的香味,像是潋滟在冬日里的荷花,芳香而诱人,内敛而不自傲,一下子就刻骨铭心。

  香囊上绣了一朵栩栩如生的荷花,皇甫逸羽此刻就这样凝眸长看。

  “呵。”忽地冷冷的笑了一声。

  此时,只忽地有个人悄无声息的钻了进来,一身黑衣,也犹如鬼魅一般。

  “门主!”萧宇一脸恭敬戒备的站在皇甫逸羽身周。

  此刻就看到皇甫逸羽凝视荷包的画面,一身华衣说不出的清绝出尘,可仔细看,却又瞧出这人骨子里散发出一种可怕的绝情与狠傲。

  皇甫逸羽此时再怎么刻意掩藏,都藏不住那浑然天成的凌霸。

  他的侧脸,完美得亦可温润,亦可妖冶。

  “成婚的事,查出来没有?”此刻就这样忽然沉了声。

  皇甫逸羽正慢悠悠的转过身来,动了动唇。

  萧宇蓦地立即跪了下来,“回门主!昨夜的事情……实在莫名其妙,属下知道出事了,就去查了,只查到花轿从城东出发,送来的途中,明明正常得很,仅是在穿过巷口的时候,偶然与另一队送嫁的人马掺在了一起……”萧宇忽然敛起了眸,“难道……”

  “门主恕罪!”

  皇甫逸羽此刻已经走到了檀木架子前,慵懒的挑起了眸子:“嗯?”

  看来,这次做得够干脆利落。

  萧宇请罪:“是属下们办事不力,害门主被人算计。”

  皇甫逸羽眸光幽冷:“无事。”

  一开口,萧宇更是跪着不敢起来了。

  ……

  谁都知道,皇甫世家的第一嫡公子,温润名声在外,从未与人交仇,遇到恶狗:“罢了,不过是狗,喂他们几块骨头就好。”

  遇到恶霸:“罢了,不过是想要钱,赏一些给他们就好。”

  全然翩翩绝世好公子,不染尘埃,不拘世俗,可是谁知道,此“皇甫逸羽”非彼皇甫逸羽。其实真相是这样的……

  萧宇又开始回忆了起来:

  绿林中,一身墨青近乎黑袍的门主坐在轿中,突然前头有一阵打斗的声音,众人还未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只看见阔天轿辇中的门主皱了皱眉头,而后几只把玩的珠玉掷出,前头的人已经倏地倒地。

  而前头将近几十个人,也都丧生在门主的手中。门主只是眸带寒色,微微皱了皱眉头,风轻云淡得……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青楼中,半敞胸膛的门主慵懒的坐在主位之上,金玉流连,遍地生香之地,他无动于衷的看着歌舞,冷冷的一抬手,下边的如花娇娘皆打了寒颤。花魁娘子不甘寂寞的绕到了门主身上,期望搭上门主,可那满是携着香味的身子一靠近,唇还没吻上门主,直接听闻“喀嚓”一声,美艳花魁已经应声倒下。

  榻上的门主不过邪眸一睨,冷静的动了动唇。

  皇甫逸羽忽然一声冷笑:“吩咐你做一件事。”

  萧宇霎时扑通再匍匐跪地:“门主请讲!”摊上这样的主子,不惧也难。

  “拿着这个,去把昨夜的女子给我找出来。”

012 地狱里出来的门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