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2、懊悔

    没过多久,搜救艇上的通讯系统就传来警察局长的喊话声:“伙计们要加把劲,晚上了更要把眼睛挣大点!找不到人你们就一直呆江上不用上岸来了!”

  各个小艇上的人赶紧站直身体更加卖力了。

  搜救队伍轮番作业,在朴家和萧家的坚持下,已经持续工作了一个月时间,把彩虹桥下游十几里的江面及江边都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秦依依的踪影。

  在带回来的一堆疑似她的物品中,朴信阳只发现了她的小手包。这个小手包正是她那天拿在手里日常最喜欢用的那一个,也是他在她25岁生日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此刻它沾满了污泥,手包上的闪钻也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朴信阳颤抖着手轻轻打开手包,里面只有一张信用卡和一些现金,还有一个被水浸湿的手饰盒。他打开一看,里面静静躺着一枚戒子,这是一枚设计独特的男戒,戒身是用四个简单的英文字母组成的,是依依的名字。

  “依依,这一定是你送我的情人节礼物吧。以往的每个情人节你都精心准备礼物给我,而我,每次都只是买些花和巧克力给你。”懊悔吞噬了他的心,他把戒子紧紧攥在手中。书房里异常的安静,他仿佛听到了依依每次在他工作时给他送来点心的轻轻的脚步声。

  五年前,他还是一冷漠的人,整天只知道工作。因为整个家族的重担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身为上届行政院官员的父亲给了他很大的压力。父亲原本也想让他从政,但他对从政真的没兴趣,父亲退让了没有逼他,所以在经营家族企业上他更不能让父亲失望。

  萧朗是他唯一真正的好友,他们两家是世交,两个人的经历也是惊人的相似,萧朗也同他一样经营家族企业而对从政没兴趣。想想他们当初也是同时认识依依的,他知道萧朗当时对依依也有好感,只不过被他捷足先登了,所以依依嫁给了他。

  他永远记得那天依依一身白裙,长发披肩,晕倒后靠在他怀里犹如迷途的小羊羔一样惹人怜爱。他冷硬的心第一次起了波澜,也就是在那一刻对她动了心。

  之后他比萧朗早一步对依依展开了热烈的攻势,他还记得当时萧朗故作潇洒的说:“难得像工作机器一样的你居然对女孩子动了心,那身为好友的我就不跟你抢了。”

  他知道那时的萧朗也是真的爱上了依依的,因为爱上了她所以选择退让,不想让她左右为难,也想以好友的身份继续呆在她的身边。

  后来他娶了依依,心愿达成,激情和迷恋过后,生活趋于平淡。他知道自己不是个浪漫的人,也不是个细心的人,对依依的关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被自己忽略。

  并且他们没有小孩,这使得本来就嫌依依太过平凡的母亲对她有了更多的不满,所以依依一直在医院定期接受不孕治疗,也按母亲的意思每天吃那些补药。

  他也从来没有就这件事在母亲面前为依依说过话,他以为这些都没什么,这是每个人生活中必须面对的小琐事,很平常,他们都会适应的。可他错了,他对依依的忽略已经对她造成了伤害。

  依依离开的那天在桥上对他的指控都没有错,他是很久没有抱她亲她了……

  他现在后悔了,很后悔,很后悔……他想紧紧抱着她,一直都不要放开。可是……没机会了……

  

12、懊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