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4章 你们男人就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

  项子轩冷冷一笑,跟着也走了,只剩下项子墨一人在喝闷酒。

  舞倾心走了之后,所有的笑声都没了,他的心也开始恢复到以前那种止水的感觉,了无生趣。

  或许是他太妄想了吧,舞倾心终究是他的嫂子。

  舞倾心只是把项子墨当成了朋友,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离开之后就没再想着他了,而是想着该如何应付眼前这个魔鬼般的项子轩。

  一路上,都狠安静,马车里什么声音都没有,直到到了三王府门口,下了马车之后才说话。

  “喂,你不是跟徐曼柔约会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啊?”

  项子轩不回答,一个劲的往前走,火气非常大。

  舞倾心跟在后面,没感觉到项子轩的火气,一个劲的追问。

  “喂,你把徐曼柔丢下了,她不会伤心吗?”

  “你怎么不说话啊?”

  项子轩听得烦了,只好停下脚步,转身回来,怒视着舞倾心,严厉的警告她,“以后不准你跟项子墨来往。”

  “为什么?”

  “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本王的妃,怎么能跟别的男子在一起,你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本王还要顾忌自己的脸面呢!”

  “那么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要顾忌自己的面子吗,你说我的你明媒正娶娶进门的妻子,那么你这个丈夫该负的责任负到了吗?”舞倾心不服,强烈的反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哼。”

  他跟徐曼柔在一起就可以,她跟项子墨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可以,什么道理嘛,可恶。

  “舞倾心,本王警告你,我的忍耐度是有限的,如果再做出让本王颜面尽失的事,你的下场绝对让你痛不欲生。”

  “男人就是这样,自己对不起发妻,就是对的,发妻只要对不起他,就是不对的,你们男人就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

  舞倾心才刚说完,就被人掐住了脖子。

  项子轩因为这句话,非常震怒,掐住她的脖子,愤怒的警告道:“有胆子你再说一次。”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杀我。”舞倾心一点也不妥协,和项子轩扛上了,即使被掐得难受,也不屈服。

  她绝对不会向这个男人屈服。

  “舞倾心,你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吗?”舞倾心没有顺着项子轩的意,让他更加的生气了,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掐得舞倾心的脖子咔咔作响。

  “啊——”舞倾心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声音,但还是努力的反驳。

  “你当然敢杀我,如果不是有墨和令狐飞,我早就是一具尸体了。对于一个曾经杀过自己的人,白痴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所以现在看来,你连白痴都不如,之前如此的对我,还想要我和颜悦色的跟你说话,痴人说梦。”

  舞倾心的话,让项子轩立刻放松了手,震惊的看着她,眼里有些内疚。

  她说得没错,之前他是杀过她,对于一个要杀自己的人来说,谁还会有好脸色的对着他呢?

  

第044章 你们男人就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