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9 赠药被识水族人、亏本买卖我不做

    收剑,转身,看到那两名少年齐刷刷崇拜的望着自己,暮然顿时觉得有些窘迫,他向来很少管闲事的,如今被人这么敬仰的看着,颇有些不习惯,正要转身离去时,蓝衣少年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这位少侠,感谢您的救命之恩,不知能否留下姓名,待日后我们登门感谢?”

  暮然冷酷的睨了他们一眼,淡淡的说道:“是我家小姐吩咐在下的,与我无关。”说完,径直向林中走去。

  果不其然,两位少年顺着暮然的身影看到了停在林中的豪华马车,两人对望一眼,点了点头,便颤颤悠悠的互相搀扶着,往林中走去。

  涟漪在马车中已经目睹了全程,暮然率先走了过来,面对涟漪的凝望,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他们是宇文世家的人!”

  宇文世家?难道是京城的四大家族之首的宇文世家?暮然看到涟漪的表情后,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涟漪顿时陷入了沉思,心中便有了计较。

  这两位少年虽然此刻身受重伤,模样狼狈,但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思考间,他们已经走进了马车。

  暮然冷冷的复命:“小姐,他们过来感谢小姐救命之恩。”

  暮然话音刚落,白衣少年、蓝衣少年齐齐的向她鞠躬感谢:“今日我两兄弟承蒙小姐帮助,才得以大难不死,以后小姐有用得到的地方,我兄弟二人定马首是瞻。”

  “少侠不用如此客气,不知你们二人为何被人追杀呢?”如黄莺出谷的声音回荡在树林中,悦耳动听。

  蓝衣少年微愣,但随即反应过来,淡淡的回答:“请小姐恕罪,我二人有难言之隐,恐无法告知,还望小姐见谅。”

  “无妨,这本身就是你们的私事,罢了,你们可以走了,这里有治疗内外伤的药,你们拿着吧。”说完,用力向外甩了出去,白衣少年眸中闪过一抹精光,适时的用手接住,但那明显有些颤抖的手,说明刚刚涟漪甩药的动作,有多么的强悍。

  细细的端看手中的两瓶药,发现药瓶为通透的玉色,做工上乘,上面雕刻着竹韵图,整个看上去淡雅、高贵,而药瓶的底部,却刻着独一无二的‘水’字,看到这里,两人均一愣,看着即将离去的马车,白衣少年着急的喊道:“不知车中所坐者,可是圣水山庄大小姐水涟漪?”

  “正是区区小女子,不知两位有何指教?”涟漪淡淡的问道,语气平和,听不出有任何的波动。

  两名少年一听,双双跪下,蓝衣少年非常尊敬的解释着:“实不相瞒,我们是赫连王朝第一世家宇文家族,我是宇文世家长子宇文骏扬,这是我二弟宇文骏翼,我们二人此刻就是准备前往雪狼山寻找水大小姐,家母遭贼人陷害,身中剧毒,御医说只有水族的人能够治疗,而我们打探得知您的哥哥目前身在他国,而您每月初一到十五会去圣水山庄,所以我二人前来恭候,料不到居然会在此遭到埋伏,幸亏得到小姐相救,我兄弟二人此生定效犬马之劳。”宇文竣扬冷静下来后,一五一十的娓娓道来。

  ====================我是云沐晴的分割线====================

  “那,救你们母亲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马车上的人未见动静,而是淡淡的弹着手指,她可不是什么人都愿意去救的,既然是求,不拿出点诚意出来,如何教人甘愿效劳呢?她可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蓝衣少年宇文竣扬听到此话,倒没有表现出不满,反而紧蹙眉头思考如何交换,而一旁的白衣少年宇文骏翼,同样的心事重重,似乎也在思考涟漪的问题。

  涟漪静静的观察着二人,见他们没有表现出不耐和鄙视,心中对他们的人品已经得到了肯定,下一步,就是能力的问题了,他们武功虽然不高,但是一个聪明伶俐、一个内敛沉稳,倒是可用之才!

  最后,宇文骏扬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什么决心,随后颇有些凝重的望着马车,淡然的说道:“只要小姐能救我们的母亲,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绝无怨言,但前提是不能违背江湖道德、不能违背仁、孝、义,只要有了这个前提,我兄弟定当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好,我就喜欢痛快之人,这样,你们受了伤,就上马车吧,顺便带路,前去宇文府邸。”水涟漪虽然仍旧是淡淡的声音,当在两人听来,好比天籁般清脆好听。

  “多谢小姐好意,但这恐怕有些不妥。”蓝衣少年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该有的礼仪是不能少的。

  “无妨,你们深受重伤,而且这里没有马匹,如果你们不想早些治好你们母亲的病的话,那就跟在马车后面吧!”冷淡的话语中,不掺杂什么的感情波动。

  “小姐请息怒,我们这就上马车。”蓝衣少年一听母亲的病,赶紧拉着白衣少年上了马车,马车很宽敞,足够容纳七八个人,左侧一位紫衣女子在沏茶,而坐上的一位黄衣姑娘慵懒的斜靠在柔软的绒毯里,一双美丽的凤眸似笑非笑的盯着两人看。

  “你就是水涟漪?不会吧,怎么是一个黄毛丫头?”白衣少年宇文骏翼不可思议的指着绒毯里的小人儿。

  听了弟弟的话,蓝衣少年赶紧捂着他的嘴,扭过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姑娘,小弟说话鲁莽,请不要见怪。”可是他心中的讶异又岂会比弟弟小,传闻中的水涟漪可是制毒、解毒的高手,听说轻功也是一流的,水逸轩可是对她疼爱至极的,知道她年纪不大,却没想到,居然是十岁上下的小女孩儿,怎能让他们不惊奇?这,未免也太过滑稽了吧,从刚刚的谈话中看得出来,她有自己的思想,绝对不是一个十岁小女孩儿能表现出来的,真的好有压迫感。

  “无妨。”说完,便不在看他们,继续一边品茶一边看书。

  而蓝衣少年、白衣少年也识趣的不再开口,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这小丫头虽然年纪不大,但自身散发出的气场,就连他们两人都无法比拟,这水族出的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他们今天真是踩了狗屎运了,居然这么碰巧的遇到传说中的水族掌上明珠,就是不知道这丫头会给他们出什么难题,要知道,他们所听说的水涟漪可是位古灵精怪的人物啊...

  ====================我是云沐晴的分割线====================

  虽然她面遮轻纱,但丝毫不减她的美,尤其是那双水波潋滟的眸子中散发出来的清冷眸光,更是让他们觉得高不可攀。

  “你们两个,都擅长什么?”半天后,涟漪打破了沉静,若有所思的望着他们兄弟。

  “姑娘,我们家世代经商,我前年才跟着父亲到店铺中帮忙,除了这些,我们武功平平,恐怕入不了姑娘的眼啊!”蓝衣少年听了涟漪的话,立马知道她想要干什么。而白衣少年也随即开口:“我还在念书,平时除了吃就是喝,似乎还真没上得了台面的特长呢,姑娘,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说完,贼贼一笑,有些幸灾乐祸。

  “就是一块璞玉,我也有让他发光的办法。”涟漪扬起她精致的俏脸,神采飞扬,漆黑如墨的眼瞳中散发出别样的光芒,那红润的唇瓣微微上扬,宛如初盛开的芙蓉花,如此的惊艳。

  “以后,你们两个就跟着我了,看完你们娘亲的病后,你们继续养伤,伤好后,你们暂时先去魅之坊找坊主柳颜,至于干什么,他们到时候会通知你们,你们可听清楚了?”淡淡的话语中,有着毋庸置疑的命令,让两名少年没由得失了神,这个小丫头,绝对不像表面版这般的无害,话说,他们两人是不是陷入了狼窝啊?

  “魅之坊?那不是京城最大、最豪华、最气派、最能享受的酒楼吗?难道这也是你们水家的产业?”宇文骏翼激动的看着水涟漪。

  而回答他的,则是一记白眼,一副你“话多了”的无情白眼,这让宇文骏翼不得不闭了嘴。

  两个时辰后,众人赶到了宇文府邸,守卫一看两位少爷回来了,赶紧跑到里面通报。而蓝衣少年立马吩咐道:“快去准备茶点,今日圣~~~”还未说完,就被水涟漪打断了,只见她冷冷的摆摆手:“我没有那么麻烦,现在带我去看令堂,我的身份,还请宇文少爷保密。”

  宇文骏扬一听,甚是有理,赶紧道歉:“姑娘恕罪,是在下考虑的不够周到,请随我这边来。”

  涟漪点点头,一抹轻纱遮脸,风吹过,朦胧中带了一种婉约之美,看到眼前重兵把守的阁楼,涟漪不禁紧蹙起了眉头,她转过身,颇为严肃的对宇文骏扬吩咐着:“我治疗期间,不期望这些人在这里,另外,替我的马儿喂些干粮和水,一会儿我们还要赶路。”说完,转身离去,不给宇文骏扬任何讲话的机会。

  紫苏见他还在发愣,不禁提醒道:“你赶快去吧,如果你母亲的毒不严重的话,小姐一刻钟就出来了,就算很严重,小姐也有办法,你还是吩咐人去准备吧。”说完,快步跟了上去。

  暮然则紧跟其后,宇文骏扬反应过来后,赶紧吩咐人去准备,顺便让闲杂人等统统退了下去,甚至包括父亲和府里面众位小妾、兄弟姐妹。

  大家虽然很不理解为什么宇文兄弟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娃娃这般客气,但看到她散发出的气场,也无人敢上前去辩驳,宇文骏扬兄弟毕竟是长子嫡孙,就连宇文家的大家长,也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因此,才能够顺利的清场。

  ====================我是云沐晴的分割线====================

  收藏收藏,若是你们不嫌烦,晴每天都要遁出来吼上一嗓子...

009 赠药被识水族人、亏本买卖我不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