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偶然脆弱

  芫初只觉得双耳轰鸣,头痛欲裂,祖宗规定不能参加,萧烨为什么还要她来?故意耍她吗?

萧烨定定地看着她,芫初回以深恶痛绝的目光。王妍一脸嘲讽地走过来,扯着她的袖子笑道:“姐姐果然是外族人呢。看,连我们祈福需要穿迎春装都不知道,竟穿着这样粗笨的朝服。”

可不是吗?沈芫初放眼一看,只见满堂亲王王妃无一不是穿着轻便的春装,越发衬得她像个可笑的傻子。其余几位亲王妃惊王妍这么一提点,竟轰然大笑起来。外邦人,异族人,沈芫初忽然无比真切地体验到了完颜初的心情,此时此刻,她不再是那个可以上天入地的沈芫初了,她就是那个木讷寡言、不谙中原文化的完颜初。

她痛恨地看着萧烨,却又比任何时候都希望这个男人能站出来为她解围,哪怕是一句话,一个字。可是,那不是妄想吗?他何时注意过她,又怎会在意她的心情?

她看着萧烨,恨变悲伤,怒变绝望。

“今日祈福有妍儿陪伴本王,你先回去吧。”终于,终于,他开了金口,说了话,竟是打发她离开!沈芫初踉踉跄跄地后退一步,竟又被那该死的朝服绊倒,于是众人又是一阵哄笑。沈芫初瞬间如万箭穿心,今日到底是怎么了,她怎会如此狼狈?

萧烨微微蹙眉,紧握的左手关节发白。

芫初自嘲地笑了笑,他一定是觉得她丢人了,在这偌大的祺祥殿成为一众皇亲国戚的笑柄。心如凌迟的瞬间,她如梦初醒地察觉到自己似乎……

与芫初有一面之缘的宏亲王妃实在是不忍心了,温柔地将她扶起,问:“完颜妹妹没事吧?”

“没事。”强忍泪水,强忍腰椎剧烈的疼痛,芫初笑着回敬了这位嫂嫂的好意,“谢谢嫂嫂。”这红脸蛋的少妇,有着少年早成的憨厚,她低声安慰:“完颜妹妹还是回去吧,这里的确不适合你。”

芫初点点头,从容将身上礼服整理好,因为怒与悲,一张小脸早已苍白的不像话。

“在座各位的好意,完颜初铭记在心。”她从容一笑,转身离开。只是这一次,她抬头挺胸,一袭朱红绣鸾凤的朝服,被她穿得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哪里还有什么笨拙与臃肿。然而在萧烨看来,这背影却是如此的萧索与悲凉,只因为她是储澜的公主,所以他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伤害她?只因为她总是那般笑着对他,所以他就以为她永远不会受伤吗?萧烨心头一紧,脑中乱如飞絮。

转身的瞬间,泪如雨下。芫初觉得自己的心疼得似乎要裂开。当坚强成为习惯,当孤独成为生活,不经意间裸露出来的脆弱,竟让自己如此无所适从。无人知道,那坚硬的壳甲之下,包裹着一颗脆弱到不堪一击的心。

“三嫂!”小十三气喘吁吁地冲来,小脸上雷霆万钧,“本王听小德子说三嫂进宫了,去了祺祥殿,被那帮人欺负。阿灿是不是来晚了?”看着这张稚气的小脸,看着他努力想要保护她的样子,芫初那颗早已脆弱融化成水的心,瞬间崩溃,汹涌而出的泪水,让她难以自持。

第七十三章 偶然脆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