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断腿交易

  萧烨早已忍无可忍,他再次抓起她的背心,她却软得像面条。

“完颜初!你可知罪!”他怒问。

这张脸,果真是俊美到无以复加啊。一双桃花凤目,两点如漆双瞳,就脸这侧脸线条也完美的像一件艺术品,古人的基因就是好啊。只是这张脸,好像变成了好几张……

“我何罪之有?”她摇头晃脑。

“来人,给完颜王妃醒酒。”他将她重重掼在地上,芫初当即就觉得全身骨头都被摔碎了。但不及她反应,一桶冰水已经兜头浇下,瞬间让她彻底清醒,寒澈骨髓,要知道这可是二月的天气啊,夜深寒重,眼前这男人当真是对完颜初厌恶至极吧。

小蛮心疼地惊叫,“公主——”

芫初打了个冷战,红唇瞬间血色尽失,她定定神,冷笑道:“你半夜三更不去陪你的新娘,跑来找我兴师问罪吗?”

“不知羞耻的女人。”他冷哼,眉眼唇角已浸染不屑与鄙视,“做了那种事,竟然还有脸继续活着。还敢大闹本王喜堂,你以为本王不敢再杀你一次吗?”话音落,杀意已现。他用两指扣住她的咽喉,眸光如剑。

“你大闹喜堂,目无礼常,其罪一;装疯卖傻,藐视本王其罪二;蓄意伤害新妃,其罪三;完颜初,你觉得自己该当何罪?”

冷风透过,芫初只觉得浑身冰冷。迎上这张俊颜,她冷笑道:“是吗?大闹喜堂,其实是臣妾我对王爷您爱之深,眼见你娶他人,心中自然难过;装疯卖傻,那是情之所至,王爷明察。至于蓄意伤害新妃,这可是莫须有了。”只要能过这惩罚,要她说什么都可以。

“本王竟不知完颜王妃这般巧言善变了!饶舌多话,巧言令色,其罪四。来人家法伺候王妃!”他一声令下,几个着紫衣的仆妇便拖着一条诡异的黑鞭子上来了。这鞭子有手腕这么粗,上面满是细刺。

“荆棘鞭!”小蛮失声,没想到这个萧烨竟如此歹毒,公主刚刚醒来,他竟又想让她死?

“鞭30,无限期禁足。”他厉喝。

芫初看着这鞭子,再看男人那狠绝冷酷如修罗的眼神,便知他杀心又起。这三十鞭或许不能要了她沈芫初的命,但完颜初这身体却承受不住。

“慢着!”她幽幽地看着萧烨,停顿片刻,才叹息道:“非公主死而不得他娶,王爷你当真了?我可没当真。你娶谁对我来说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有个默契。你可以安安心心地跟你的新妃厮磨,我这里你尽管放心。正妃侧妃我都无所谓,若是王爷能交代过去,让我即刻滚蛋都可以。我知道,今天的事,让您和那位新人蒙羞了,其实阿初又何尝不觉得羞愧难当?这三十鞭家法,王爷可先为我记着。如果一定要交代,我就自断左腿,以名心志,如何?”她看着萧烨,眼神平静,语气平缓,语速从容。

萧烨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便隐去。这女人今天实在反常得厉害,如今听她这侃侃而谈,竟像是变了一个人。完颜初何时会跟他说这么多话?而言语中竟也全是对他的不屑?难道这才是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自断左腿明志?很好。

“也好,本王倒是十分愿意看你断腿的样子。”他唇角一抿,那凛冽的笑,便放肆地向唇边蔓延。芫初不动声色地一笑,便拿起一块厚重的青砖,阿蛮泪眼盈盈,心都揪在了一起。

“一条腿,抵三十鞭,王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说。”他大方的很。

手起砖落,只听咔嚓一声,沈芫初的左腿便耷拉成了一个可怕的弧度。阿蛮哭得泪崩,抱住她一直大叫。萧烨没想到她真的能有这样的狠心,一时竟站了起来。随侍们都是倒抽一口凉气,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都以一种难以置信地表情看着大汗淋漓的沈芫初,暗暗惊叹:这完颜王妃竟如此了得。

断骨的痛虽然撕心裂肺,但沈芫初却不陌生。从小到大,她骨折不下十次吧。

“王爷,你看,我说到做到。”她周身被冷水浸湿,脸上沁满水珠,也不知是冷汗还是之前的水。她瑟瑟发抖,樱唇铁青,脸色死灰,却生生挤出一脸灿若春花的笑。那笑葳蕤热烈,丝毫不见断腿之痛,让人心颤。

然而萧烨惊诧之余却有另一种认识,这女人绝非一般。如果对自己都能下这么狠的手,那对别人肯定要强过百倍,所以他断定眼前这个女人城府很深、性格毒辣决绝的人。

萧烨捏紧了拳头,心中莫名烦躁。

“从今往后,你若干伤害妍儿半分,本王定十倍奉还。”

沈芫初心中忽然异常悲凉,为什么无论在那个时空,她总是被嫌弃被抛弃的那个人呢?难道就因为她太强势了吗?可女人强势有什么错,毕竟,这个人世间并不是谁都可靠,有时候就连最信任的人,都会夺你性命。她下意识地扶着额间的梅花,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心中疼痛远比断腿来得厉害。

——————————————

啦啦求收藏啦~~推荐~~留言~~

第四章 断腿交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