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章,美人计,扭转乾坤6

    大厅中的晚宴接近尾声时,四爷南宫玉离开宴席去了一次茅厕,回来的路上,一个墨府的小丫环匆匆地交给他一张折叠得很是精致的小手帕。  

  四爷认得,这小丫环刚才是陪在墨家二小姐墨素琴身边的。小丫环将手帕交给他之后,只说了一句话:“这是二小姐给四爷的。”说完,立即匆匆离开。  

  所以,陪在南宫玉身边的胡弘两手抱着胸,眨眼戏谑道:“四爷,不会是二小姐的私会之约吧?有人迫不及待了呢。刚才二小姐弹琴时,那含情脉脉的目光一直就飘啊飘,都飘在四爷的身上了。”  

  四位王爷都喜欢二小姐墨素琴,当然也包括病王爷南宫玉了。  

  南宫玉忍不住立即就展开了信笺,手帕上写着一首诗道:“相见羞颜启齿难,约君无期落花残。秋风微微月光寒,厢房寂寂对窗看。亥时夜静花园暗,时明时灭灯澜栅。等待花开梳妆懒,侯到天明曦日现。”  

  胡弘读罢立即挑眉椰榆道:“哇!这不是一首藏头诗吗?将每一行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相约东厢,亥时等侯。’二小姐不但诗情并茂,而且对四爷情有独钟啊。这个约,四爷要单独去赴吗?我这个大灯笼得知趣一点,要回避回避罗!”  

  南宫玉俊脸微红,但却十分欢喜。由于常年累月地咳咳咳,他还以为二小姐对这门亲事会有所怨言,并非心甘情愿嫁他。没想到,她会以诗相约,还有不见不散之意。诗中无疑是暗含了对他的倾心。  

  所以,南宫玉心跳加速,立即就有些神魂颠倒,在胡弘的调笑下,问道:“此刻什么时辰了?”  

  “正是诗中的亥时了。四爷,祝你好运!东厢房正是二小姐所住的闺房呢,顺着这里向那边走就是了。哈!”胡弘大笑一声,翩然而去。  

  胡弘不但走了,还将两个跟着四爷的小初子和小扇子都拉走了。  

  “哎哎哎,奴才可不能离开四爷。”  

  “不识趣的东西!平时死忠可以。此刻你们也跟去的话,你家四爷会不高兴,说不定还会扣你们的月粮,回府后将你们换掉。”  

  “噢噢噢!”两个小奴才这才跟着胡弘离开,没有跟在四爷的身边。因为,四爷在外人的眼里虽弱不禁风,但在他们这里,却常常行影无踪。他们除了最相信四爷之外,就是最听胡弘的话了。  

  剩下四爷一个人时,风吹过,月色下的四爷将手中的手帕折好后,藏入袖笼中。  

  他似乎犹豫了一会儿,两额的丝发被秋风撩起。白衣飘飘,如芝兰玉树的他,伫足于花间,竟让满园的花草皆暗中失了颜色,更加静悄悄了。  

  很快,他最终选择了向东苑的东厢房走去。  

  来到东苑的东厢房之后,距离东厢房还有一百多步远时,抬头,只见东厢房四周树影花影绰约,却不见半个人影。只有其中的一间闺房内,透过窗纸,隐约可见一盏灯笼挂在窗前。

006章,美人计,扭转乾坤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