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6,非常手段也是一种手段

  这边,米娅另外输入了一个名字“桑梅”,很快,系统给出了一份详细的资料,关于她是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经历过什么,死亡时间,尸检报告,案件的整个过程,应有尽有。

  然后,她再次输入“季北勋”,还是提示:查无此人。

  为毛?

  天眼从没对这个人进行过资料收集么?

  没道理啊!

  正想着,另一部手机响了起来,是年立涛的来电。

  “小米,你回来上班吧……

  “我和他们说好了,这个离婚案我们必须打。现在吕立强被关进去了,离倒台的日子估计也不远了……

  “我寻思啊,这事十有八九是季先生在暗地里做的,要不然好端端的,那个天眼神探怎么就盯上吕立强了?

  “关于那个天眼,我查过了,人家可是个不得了的国际大伽,有这样一个大伽盯着这么一个小角色,量他是再也翻不了身了……”

  语气是极度兴奋的,期待更是满满的。

  米娅却狠狠抽抽了嘴角:“……”

  要是他知道这个变数全是她玩的小把戏,会不会就不会这么乐观了?

  她当然不会道破,只欣然领命:“是,我这就回律所。”

  上了去律所的公交,米娅看起桑梅的案件资料,在看到报案人时,不觉一呆:竟是季北勋报的案。

  桑梅死前果然见过季北勋。

  可是,桑梅是怎么认得他的?

  季北勋又怎会深夜到访?

  上面有一张笔录上是这么写的:桑梅曾以一张签有“季北勋”名字的银行卡引我到酒店,我到时,桑梅已亡。

  用酒店监控上所显示的季北勋抵达时的时间,和法医诊断书上的死亡时间一对照,可以证明,他没撒谎。

  可为什么,她觉得这里有疑点呢?

  就好像她母亲不可能会自杀,桑梅在约了人见面之后,又怎可能突然自寻短见?

  她暗暗细思。

  不,不对,这两个人的死,肯定别有原因。

  这两年的调查工作所得的经验告诉她:很多时候,一些细枝末节,会将案件推进一个死胡同,而精明的凶手可以通过故布疑阵,迷惑他人视线,将罪名撇清,而后逍遥于律法之外。

  在这种情况下,就该用一些其他手段来处理。

  在中国境内,没有私营的侦探社,有些顶着侦探社的名头做的只是一些普通的民事调查,刑事案件不是刑侦系统的人根本查不了。

  但在国外许多国家,侦探社是一个合法的存在,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源接受各种委托,进行各种调查。能力强的,还可以和官方一起办案。

  天眼侦探社就是其中最顶尖的一家,也是最神秘的一个团队。

  他们可以侦破连政府部门都破不了的疑案。

  而想要达到这样一种结果,调查手段肯定不会特别的正大光明。

  但那又如何呢?

  只要能查明真相,只要不违背做人的原则,非常手段也是一种手段。

  为此,她为自己定制了一个目标:未来,她要成为最出色的大律师,最能干的调查员,她要争取参予进天眼的各种案件当中,通过观摩和学习,让各种隐藏着的犯罪行为无所遁形,将真凶绳之以法,以告慰亡者在天之灵。

  而桑梅一案会是她事业的全新开始。

96,非常手段也是一种手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