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6,为什么要吻她?

  这些消息很快全传到了季北勋耳朵里,自是铁镜去打听来的。

  “老大,要不要收拾一下这个吕立强。”

  铁镜挺愤慨的,很想扁人。

  一个小小的地方混混,在他看来,根本上不得台面,在嘉宁县居然能横行成这样,还真是能耐了。

  “慢慢来。”

  季北勋正在捋可可那滑溜溜的长毛:

  “先看看年立涛有什么反应。至于吕立强那边,要么不玩,要玩就玩个大的。”

  铁镜听着双眼唰得就全亮了,忙一脸兴奋的凑过来问:

  “怎么玩?除掉他,为民除害?我马上去收集证据,一定整得他里外都脱三层皮,谁也不敢向他伸援手……”

  这个娃娃脸生平最爱干的事就是:整那些地痞流氓……看他们哭爹喊娘的求饶,是最能愉悦他的美事。

  这让季北勋想到了以前某些侠肝义胆的旧事,最近这几年,他似乎变得功利了,除了查自己感兴趣的案子,极少再去惩恶扬善了。

  世界太大,不平事太多,谁能管得了那么多闲事。

  米娅游说天眼的说词,让他觉得年轻真好。

  年轻会有激情,而他早已变得世故而冷漠。

  “这事不急……你先出去把刚刚我说的那些事安排起来……”

  季北勋去洗了一下手,出来时铁镜已离开。

  他点开电脑,用鼠标慢慢移动着欣赏着那张照片——

  是一根项链,价值连城,米家的。

  正确来说,是米娅母亲的。

  上面那颗宝石,他已寻找多年。

  之所以会接这个案子,就是因为他需要它,所以他才从法国回来,并让邓河去见了米佑霆,接了这个案子,怎想到才入住锦园,研究了一宿米家给的关于这条项链的资料,第二天就收到了那份快递。

  于是,他就卷进这些奇怪的争斗当中。

  很快,项链被替换成了米娅的生活照,短发,中性职业装,冷静,俏丽,英姿飒飒……

  他不觉暗勾唇角,冷峻的容颜被阳光照得半边阴半边晴,眼瞳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暗波。

  他看上她了?

  才没呢!

  *

  傍晚,米娅带着简单的行李再次来到季北勋的家,这个男人不在,也不知跑哪鬼混去了,连那只狗都不在。

  钱雪珍知道她是因为许大钟的缘故连住的地方都没了,又内疚又担忧,吃晚饭的时候一个劲儿的问她:“那个吕立强靠山很大的,你们律所会不会怕麻烦而和我解约?”

  “不会。年律师说了,这个案子,他会陪你打到底的。大姐你放心,这个婚,你肯定能离。”

  米娅很敬业的给她打强心针,心想:只要季北勋站在大姐这边,这婚怎么可能离不成?

  只是,她真的很困惑,昨晚上他为什么要吻她?

  因为喜欢?

  这理由牵强了。

  因为精虫上脑?

  可他又没将她怎样。

  对了,他说她叫过他的别名。

  难道生病时的她,当真和他有过什么纠葛,所以,他才这么渴切的想见姥姥?

  可那会是什么纠葛?

  瞧他不肯说的模样,总不至于她曾是他女人吧……

  呸呸呸,这怎么可能?

  再说了,如果他们曾是那种关系,现在怎么可能变成互不相识呢?

66,为什么要吻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