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1,我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

  一刻钟后,铁镜走进书房,看到老大正躺在摇摇椅上闭目养神。

  “老大,米律师把文件签了,说今晚上就会搬过来。”

  “嗯……”

  语气很漫不经心。

  这样一个结果,季北勋一点也不意外。

  原因有二:一,她想查桑梅的旧案;二,强哥的人在找他麻烦。

  权衡利弊,入住是最明智的选择。

  她是个聪明人,不会把自己逼入绝境。

  “去让人送张床过来安在钱姐房里……”

  “知道,不过,老大,你到底在玩什么呀?”

  铁镜真的是要好奇死了。

  他跟了他这么多年,可从没见他和年轻女人因为非工作原因而走近过。

  季北勋不答,忽睁眼,接过那份合同,盯着那个笔迹看,很漂亮的签名。

  有件事,他可以非常肯定,这名字,这笔迹,与他以前的私生活肯定没有任何联系。

  可为什么会有结婚证呢?

  他沉默罢,拨了个电话出去,是给邓河的:“黑客的事,找到没有?”

  “还没。”

  “和摩纳斯他们打听一下。尽量快些。钱不是问题,重点是要有本事,靠得住……”

  天眼就是季北勋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与他麻烦越少……

  “知道。”

  “还有,这些天不要来我这边,有事电话联系。这段日子米娅会住进来……关于我的身份,你和镜子都注意一下,别在她面前露了馅……”

  他特别交待。

  电话那边邓河有点摸不着头脑:“老大,你真看上人家了……”而且这么快就同居了?

  季北勋:“……”

  他哪来这种联想的?

  “你这脑筋推理的时候不好使,原来全用在八卦上了?邓河,你投错胎了……”

  铁镜则在边上扑哧一下。

  季北勋已收线,斜了一眼:“笑什么?”

  铁镜继续闷笑,还一脸无辜:

  “这也难怪阿邓,我们跟你这么久,可从没见您这么热衷一个女人过。我也看出来了,这米律师很特别,要不然你怎么会三番四为她破例。”

  “我那是在查案子。”

  季北勋否认,可脑子里却闪现了那个吻——那份温柔带给他的悸动,是极为罕见的。他是活见鬼被她蛊惑了。

  “哦,是吗?那是什么案子?”

  铁镜顿时来了劲。

  季北勋目光一深,不觉双手抱胸:“到底是我老大,还是你老大……废话这么多?”

  “可我从没见过你查案查到把人带上床的。老大,你身上沾着米律师的香,你们昨晚上睡了是不是?”

  铁镜不怕死的继续追问。

  一向善于雄辩的季先生终于被噎了噎,不过,也就几秒钟的事,很快,他把话题给岔开了:

  “胡说什么呢,我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铁镜,你要是太闲,马上去给我查吕立强。那个许大钟离婚他来凑这份热闹,这底下肯定有利益关系。”

  “OK,知道了。”

  “去吧!”

  没被满足好奇心的铁镜临走不忘调侃一句:

  “哎,老大,偶尔饥不择食可以证明你还是男人,这是好现象。”

  季北勋:“……”

  擦,爷不折不扣是纯男们好不好……

61,我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