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3,他怎么可能喜欢她?

  灯光下,米娅的脸通红通红的,眉心紧锁,像在忍受痛苦无比的折磨。

  季北勋不自觉探过手轻触她的额头,烫得就像在火烧,嘴里还在梦呓:“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她这是让谁别离开她?

  那个明璠吗?

  据他调查,这个明璠和她曾是男女朋友,且是米娅追的明璠,清高的明璠不光接受了这段师生恋,而且非常爱护她。

  这是据说。

  后来发生的事证明,这是一个心机男,处心积虑的亲近米娅,全是因为想替他外甥女报复米夫人,最终造成了那样一个惨剧:米夫人自杀谢罪,米娅受到重击被车撞……

  难道她还惦着那人渣?

  也不知为什么,他的眼神幽幽了一下,心头闷闷起了不快。

  本不想管她的,一个把渣男当宝的女人,根本就是一个没得救的蠢女人,可为毛他还是伸出手将她抱了起来,双脚不由自主就往外去。

  脑子进水了?

  谁知道。

  遇上这个女人后,他似乎一直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没办法用正常的逻辑去思考。

  “我这是想查出事情的真相,在真相未明前,我得确保这个女人的安全,等确定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之后,我一定不会再多管她一下……”

  对。

  事情就这么的简单。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么一个浑身上下挑不出多少肉的女人,更不会娶这种眼光奇差的蠢蛋,一切为了真相,仅此而已。

  季北勋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心下就变得坦然了。

  他的世界,没有心动,只有考古和查案。

  这个女人不可能改变他。

  绝、对、不、可、能。

  *

  大半夜的,把一个发高烧的女人带回自己住的地方,而不是去医院,那是季北勋第一次干这种事。

  将她扔到床上后,他见她脸孔红得异样,又抚了抚她的额头:好像越来越烫了。

  下一刻,他折回自己的车,去取车子里自带的医药箱,那箱子里准备了一些日常常用到的药品以及针剂。

  他先给她量了一下体温,39.8度,必须退烧。

  于是他就给她挂了点滴,扎针的手法无比纯熟。

  等忙完后,他嘘着气,坐在床头打量,她粗浊的气息渐渐平稳了,额头上全是一颗颗晶莹的汗珠。皮肤很细白,五官很精致……身上泛着一股异香,非常的撩人……

  他从不正眼看女人,这几天,他不光看了,还为她忙里忙外,这些可全是破例。

  为什么她会牵动他的心神?

  真的只是为了弄明真相吗?

  盯着看了一会儿,他困惑难解,却不想再细思,正打算出去倒杯酒来喝,米娅的手臂突然缠过来勾住了他的脖子,嘴里喃呢着:“别走,奚北……”

  他没留神,被她勾到了枕头上,对上她那张漂亮的脸孔时,只见她双眼紧闭,很显然,刚刚她说的话全无意识,可是这一声“奚北”却叫得格外的自然,就好像曾经她叫过无数遍这个名字……

  “米娅……”

  季北勋一脸凝重的睇着这张脸,心下无比震惊。

  这个名字,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起过,她竟知道他的别名,这太不可思议了。

53,他怎么可能喜欢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