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1,高烧,乱梦扰扰

  一连三天,米娅只能蹭办公室住,没办法,嘉宁县城里的中介,没一家愿意将把房子租给她,生怕贪了她这笔小生意,而得罪了那个大煞星。

  “菁菁啊,你在哪呢?”

  她自然想到了好朋友。

  “我啊,单位派我出国进修呢,忘了告诉你了,年前怕是回不去了,千万别太想我啊……”

  “……”

  米娅无语极了。

  老天这是要亡她吗?

  这不,几天没睡好,再加上感冒,她整个人晕晕的,喉子都成了鸭子叫,难受得就快要趴下。

  晦气啊,真的是太晦气了……

  自六年前那场事故后,她的日子一直过得满顺当的,结果,那个该死的季北勋一出现,她的人生就像乌鸦一般黑了起来。

  先是当街遭人泼水,然后是被许大钟威胁,紧跟着遇上了那个该死的明璠,还被米明珠推得伤了额头,回来后又遭半夜赶出门,为此受了凉,发起了烧来……

  这桩桩件件的晦气事是怎么来的?

  全是因为季北勋来委托了一个案子,于是它们邪邪乎乎的就全找到她头上来了。

  这家伙,和她肯定八字相冲。

  “小米,明天见,你也不要太拼了,记得早点回去休息……”

  又一天下班点一到,邻桌和她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米娅看着办公室里的人全都走光了,趴在桌面上,心里无比想念起那张温暖的小床,更怀念姥姥的怀抱。

  她很想回家去,可是,不行。

  这种情况下回去,姥姥会担心死的。

  要是让姥姥知道她得罪了这么一个地痞流氓,那还得了,肯定就不许她再来办这个案子了。

  唉!

  她叹着气,以手抚了抚额头,感觉那些药吃进去根本一点用都没有,那烧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小的时候,她从不生病,不像她弟弟米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可自从六年前出了事故后,她的身子稍稍不注意冷热,就会发烧,这些年她很刻意的将养着。

  她很怕发烧,因为一发烧,她就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唉,那就先休息一下,然后去医院吧,肯定得挂盐水了,到时她向医生申请一下弄张床来睡。

  心里是这么打算的,结果没一会儿功夫,她晕晕乎乎就睡了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偷这羊皮?”

  “我的事,关你屁事。让开。”

  “呵,小姑娘,你偷的是我的东西,现在被抓了一个正着,不还居然还想跑?你觉得你还能往哪里逃?”

  “哼,那好啊,有本事你就过来拦拦看……”

  ……

  怎么又是这个场景?

  那个男人是谁?

  怎么总是看不清楚?

  她怎么就偷了他的羊皮?

  那羊皮又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她和他打了起来?

  等一下,她怎么会格斗术的?

  那个男人的身手那么了得,她居然能和他打个平手?

  这是什么情况?

  她惊骇着……

  这时,画面突然一变:

  她在床上睡着,一个男人推门而入,坐到床头,低头一阵碎吻吻上她的秀发,她的额头,她的唇上……

  她含笑醒来,反身抱住他,叫了一声:

  “奚北,别闹……”

  奚北?

  谁是奚北?

51,高烧,乱梦扰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