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5,为什么不肯离婚?

  许大钟被关了足足24小时才被允许保释。

  来保释他的人名叫吕立强,是本地一霸,黑白两道通吃,在嘉宁县被人尊称为“强哥”。

  许大钟和吕立强有点交情,这次被关他走投无路了,就给吕立强打了电话求救。

  吕立强呢,最近正好闲得发慌,他觉得这个许大钟还是有点本事的,帮上一帮没坏处,就给了个顺水人情,请了蒋律师保了他,带回了别墅。

  到了别墅,许大钟再次求起吕立强,希望可以顺顺当当摆平这件麻烦事。

  “这案子不太好处理,被拍了视频,还使用了非法的电击棍。恐吓罪基本上是成立的。除非对方改口供。”

  蒋律师是市里的大律师,名气比年立涛还要大。

  说来这蒋律师还是年律师的前辈,刚出道时年律师在蒋律师那边上过班,后来出来和人合伙另外开了律所。两个人曾在法庭狭路相逢,年律师惨败。

  “改口供?那个该死的贱女人怎么可能同意?”

  许大钟咬牙恨叫。

  往日里,这种恐吓人的小case,他做起来最是得心应手,谁料这一次竟会阴沟里翻船,想想真是够吐血的。

  强哥叼着烟,靠在办公椅背上,双脚搁在办公桌上,眯着眼睛直打量这个被打得满脸淤青的男人。

  他记得这人打起架来很彪悍的,怎么这一次会这么吃瘪,还被人拍了一个正着?

  “打你的那个人是谁,看清楚了没?”

  底细必须得弄清楚。

  “没看清。”

  为此,许大钟着实郁闷。

  “怎么会没看清?”

  强哥越发的诧异。

  这许大钟又不是初出道的新手,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被打得这么惨,居然会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这也太窝囊了。

  “对方出手太快。”

  说起这件事,许大钟心下很是惊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收拾了,那种经验说出来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那个人穿了一件高领毛衣,打架的时候,高领正好蒙住了大半张脸孔,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神很阴狠……我唯一能确定的是那臭娘们和那人关系不一般。那男的还抱了她。”

  蒋律师听罢,点头佐证道:“嗯,那个视频我也看了,对方刻意用领子蒙住了脸,而在打斗过程中,他一直以背部示人,这说明他很会保护自己……另外,从衣着打扮来看,他很有经济实力。”

  “派出所那边难道没留那两个人的信息?”

  强哥若有所思的问。

  “打架那个没录笔录,直接走掉了,拍视频那个录了,叫铁镜,身份信息就目前来看很普通……就是一个过路人,看到后随手录的。我认为这只是他们的搪塞。这两个人肯定是认得的。”

  蒋律师以他的查案经验作着分析。

  “嗯……看样子这人道行很深………”

  强哥下了一个结论,想了想后转头问道:“对了,老许,我正想问你,你在外头不是有女人吗?既然过不下去了,为什么不肯离婚?你到底图她什么?”

45,为什么不肯离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