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9,她想用法律扶弱锄强

  逃跑的女人,名叫许大芳,是许大钟的妹妹,被抓疼了手后,她苦着脸,恨着叫着跑去了哥哥面前发脾气。

  “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善茬。我的胳膊肘差点就被她给卸了……许大钟,我告诉你,这种倒霉运的事以后别再让我干,哎哟,真是要疼死我了……”

  “没用的废物。”

  许大钟叼着烟,没一句安慰,还瞪起了妹妹。

  许大芳受不了了,就像点着的爆竹似的跳了起来:“你要是有本事自己去吓唬她,一声不吭把人弄残废了才算你狠……”

  “老子杀人放火的事都干过还怕她?”许大钟直拍桌子,把身边几个手下吓了一大跳,脸色发狠:“这一次,只要让我逮住那个贱女人,我一定让她成为失踪人口。”

  许大芳暗暗吞口水,对这个哥哥还是很忌讳的,没办法,他太能打了,身边又勾结了一批混混,一不顺心就干坏事。她也是没办法才被逼着去警告那女律师的。

  “小邬,钱雪珍那臭娘们在哪,找着没有?还有那个护着她的男人是什么来头?”

  许大钟恼火的问坐在边上的人。

  “还没找着。只知道报案的人叫铁镜,也不知是不是化名……一时没什么头绪……”

  “妈的。这么一个婊子,居然能勾搭上那么一个男人,那男人到底图她啥,敢来给她出头。要被老子查到了,一定干死他们……”

  他怒发冲冠,一脚就把一只椅子给踩坏了,恶狠狠的眼珠子在翻腾着,半晌心下有了主意,对他的手下叫喝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去,把那个女律师给我盯紧了。晚上趁她落单的时候,把她弄来……我就不信,她会不知道她的委托人住哪。把她打怕了,还有什么是不能招的?”

  “明白,我去盯着……今晚上一定好好侍候那女的。”

  小邬站起,往外去,语气很是横。

  *

  同一时间,米娅打了一个喷嚏,感觉脖子上凉嗖嗖的。

  被人恐吓威胁,她遭遇过几回,倒不能说她不怕,刚入行时,师父就和她说了,做律师搞不好就会被人记恨。一场官司有赢就有输,利益关系很大的话,难免会被输的一方惦记上。

  可她还是想做律师,记忆中那是母亲的梦想。

  另有一个原因,她希望未来有一天,她可以为母亲洗脱冤屈——多年前,母亲惨死时身上还背着一个罪名:泄露公司机密,致令米氏损失惨重。

  她不觉得母亲是那样的人,畏罪自杀,那是断断不可能的!

  母亲那么开朗的人,怎么会弃她及年幼的弟弟于不顾,而选择自我了断?

  可惜那时她出了事,没办法为妈妈申诉,其实,就算她没出事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那时的她,只是法学院一个二年级的学生,离开了家族这顶保护伞,谁会为了她去得罪米家?

  所以后来的她毅然决然做了律师。

  一,但为了母亲翻案,恢复名誉。

  二,她想用法律扶弱锄强,平天下不平事。

19,她想用法律扶弱锄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