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她想查季北勋

  在派出所,米娅听完了钱雪珍的陈述之后头有点疼。

  钱雪珍,女,四十三岁,厨师,和其丈夫许大钟生有一子。

  让人头疼的是这个男人。

  许大钟,男,四十五岁,本地混混,平里日嗜赌成性,爱酒如命,早年时候,是个无业游民,靠钱雪钟养活,动不动就打架闹事,现在收敛了点,也不知搭上了谁,日子过得光鲜了不少,还有了一处停车场,靠收高额的停车费,以及暗地里收保护费为生。

  许大钟当年是个没钱的穷光蛋,救了钱雪珍父亲的命,得了这段婚姻。初时他还没这打人的癖好,因为没经营头脑,做哪行哪行亏本,被钱雪珍娘家人很瞧不起,就开始找老婆麻烦。

  长期遭受家庭暴力,钱雪珍曾多次报警,经警方调节之后,许大钟每次都会立誓前改前非,每次又明知故犯。

  一年前,钱雪珍的儿子读了高中寄宿学校后,从家里逃了出来,机缘巧合之下,成了季北勋的厨师。

  这一次,她从盛市回到嘉宁县,是为了办老母亲的丧事,结果许大钟跑来大闹,将她带回去之后暴打至左手骨折。

  钱雪珍情知娘家兄弟都不敢替她出头,就只得给自己的老板打了电话,正好季北勋在嘉宁县,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将人救下并报警。

  “这个许大钟不好对付,之前我就听说他闹过事,都被无声无息的摆平了,肯定有后台。”

  回律所的路上,米娅说了说自己的看法:

  “还有,季先生临走叮咛说不想让外头的人知道他介入了这件事,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考验我们律所的办事能力吗?”

  对此,她很是纳闷。

  天下这么大,律所那么多,这个和他们生活在不同社会阶层的男人,怎么就找上了年律师?

  “嗯,有可能。听说季先生用人很挑的。

  “这案子办成离婚容易,难的是季先生要让那个男人坐牢。

  “这样,这几天你放下手上其他事,先去收集一下各种有利于委托人的证据。”

  年立涛指派米娅去作调查。

  ”知道。“

  回到律所,米娅开始忙碌,但是她查的是季北勋,无他,此人传言和真人相差太大。

  但,网上有用的信息真不多。

  关于百盛财团,百度解释:这是一个跨国大财团,财力雄厚,子公司遍布世界各地,经过百年的成长后,傲视商海,是少见的华人控股的大财团。

  以季氏为首的最高领导层,一个个行事低调,少有见报。

  有关季北勋的负面报导多来自十年前,且多没被拍到正面,显得无比神秘。

  在之后,网上再无他半点消息。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少,怎么会和桑梅牵扯到了一起?

  关键:四年前桑梅之死,他完全是置身事外的。

  由此可见,他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得有多大。

  想要调查这种人,就得找更强大的人——有个人非常合适,但是她得找人引见。

  “菁菁啊,有空吗?晚上一起吃饭?”

  米娅给菁菁去了电话,据说她哥哥认得那个人。

8,她想查季北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