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炮灰

  加班到子时的子墨匆匆的驾车回到山上的别墅,想早点回去看看她睡的怎么样,有没有再做噩梦。

  三年来,这已经成为一个习惯了!包括她在国外的时候也不例外,每天下班都会去她的房间看看才能安心入睡。

  有时候,他甚至怀疑,她成了他的鸦片,是他的精神食粮。

  在商界行事强悍霸道从来不管别人死活的程子墨在撞到了精灵般的陶陶后,彻底成了她手中的绕指柔。

  他轻轻的走进了陶陶的房间,一进门脚就碰到了一个大旅行袋,打开一看全都是她的衣物。

  他一惊,看了看睡着了的床上的祸首一眼。

  “陶陶,”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脸。

  虽然知道现在很晚了,但他一定要弄清楚,不然他根本睡不着。

  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子墨,你回来啦!”她全然没有发现他危险的表情,低头揉了揉眼睛。

  “这些行李是怎么回事?”他的脸阴沉沉的。

  “很简单啊?就是我要搬出去呀?”

  她抓起一把梳子递给他,他很自然的替她打理起头发来!

  “为什么要搬?”

  他慢慢的把她的头发梳好,让它们自然的披在背后。

  她把头往后仰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前,“我有个朋友怀孕了,需要我过去照顾一段时间!”她有点坐立不安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很生气。

  “她怀孕关你屁事?她没老公吗?”他的脸色很难看。

  “你不要管我啦,也不要再审问了,反正我是去定啦。”她也不管他怎么想,就这么说了出来。

  “什么时候交的这样的朋友?”他穷追不舍的问着,他怎么不清楚她有个这样的朋友?

  “以前在美国认识的两个交换学生,一个陶瓷娃娃般的女孩叫弱弱,还有一个长的像玫瑰般耀眼的叫之蓝,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她以为他同意了!

  “我对你劳什子朋友的没有兴趣知道!”子墨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眼神变回了白天面对别人时的那种寒冷沉寂。

  “不用担心,我会经常回来的!”

  “那好,明天晚上我开车送你过去!”他转身就走了出去,没有像往常那样吻她的额头道‘晚安’。

  子墨好像生气了!陶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

  翌日,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环球国际的办公室却一片阴云惨雾。

  大家都说今天老板吃火药了!

  “王秘书,总裁叫你端杯咖啡进去!”刚刚从办公室出来的周副理一脸同情的看着王秘书说,“快进去吧,老板发火呢?”

  “可不可以不进去啊?”王秘书战战兢兢的。

  周副理一副‘你要保重’的表情看着王秘书说,“去吧,总裁大声的叫着要咖啡呢?”

  “那好,死就死吧!”王秘书一脸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表情。

  “总--裁,你--要的咖啡!”王秘书小心翼翼的把咖啡放到程子墨的面前。

  哇,脸色好臭!她偷偷的看了一眼老板的表情。

  “嗯!”他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杯子一下子丢了出去!

  “谁叫你放糖的!这么难喝的咖啡是不是想毒死人!嗯?”程子墨对着秘书大吼“再冲一杯过来!不要糖!”

  王秘书看着泼在衣服上的咖啡渍,心里委屈极了,可是又不能说什么。

  “还不去给我端咖啡!你是聋子还是哑巴!”

  “可是总裁,陶小姐说你不能再喝黑咖啡了!”王秘书害怕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说什么屁话!”程子墨一边翻着文件一边大声的吼着,“冯明锐这是做的什么报告,你!”他愤怒的用手指指着秘书说“把那该死的废物给我叫进来,看看这都是些什么垃圾!”

  “是的,总裁,我马上去叫!”秘书如获大赦的赶紧溜出办公室,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炮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