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黑衣男子是谁?

  子墨匆匆的赶到医院。

  “谢谢你,鸣威,你真够朋友!”

  “她现在怎么样?”子墨焦急的问着。

  “她看到了这个男人的照片所以晕倒了!”鸣威解释着,“事实上这个男人在我们上次去雪梨出差的时候跟踪过她,并试图把人带走,被我阻止了!”

  “可恶!是谁?我不会放过他的!”子墨眉目间的温和霎时消失,深邃的眼光中杀机顿显。

  “我叫小林去查了,现在还没看到结果!”鸣威没有告诉他结果他已经拿到了。

  “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认识的!?陶陶一直怕人说她恃宠生娇质疑她的工作能力,所有外界一直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只当她是我的远房表亲!”

  “不好意思,她晕倒以后手机一直在我这儿,我查了查她的电话薄找到了你们的通话记录。”鸣威略显歉意。

  “我应该谢谢你才是!这个丫头就是太固执了!每次出事我都不知道,我这男朋友也当的太窝囊了!”

  子墨把杜鸣威的肩膀拍了拍。

  他们两人都是当年从哈佛毕业的中国留学生,由于国人的关系,两人在美国一直惺惺相惜,回国后也一直保持着当初的友谊。

  “你这个正牌的男朋友来了,那我这代理的该落下帷幕了!好好照顾她!我回去工作了!”鸣威笑起来大步踏出了病房,一出门就使劲的把手锤在墙上——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男朋友不是他?

  “子墨,你怎么来了?对不起啊,又让你替我担心!”

  “傻丫头,你没事就好了!”子墨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你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从别人口中知道你的状况,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对不起啦!”她轻轻的道,“好像我每次生病都跟你说对不起,哎,我是病号耶!”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生病!”子墨轻轻的用额头抵着她的。

  “霸道的家伙!”

  “我就是霸道,怎样?我还要这样,还有这样,”他从她的额头一直吻到她的脖子—————

  “拜托,这样很痒呢?”她咯咯的笑了起来---------

  &&&&&&&&&&&&&&&&&&

  杜鸣威拿着厚厚的资料一页一页的翻着,脸色越来越难看。

  叶天宇——现年31岁,叶氏私立大学最大的股东叶荣光的独子,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风流倜傥,英俊多金,身边美女无数,绯闻不断,而且性格喜怒无常——-——

  叶天宇与2004年回国后入主叶氏私立大学董事局,7月,认识了叶氏大学年仅20岁的美术系才女陶陶,不久两人陷入热恋。

  2005年二月宣布订婚,订婚当日,新娘失踪-------

  资料中还分别附上了叶天宇、陶陶的甜蜜合影----------

  那时的陶陶看起来要胖一点,眉清目秀,但并不艳丽,如一朵莲花一样,不忍亵渎,黑黑的直发,长长的裙子,手里抱着一个画板,好像天上的仙子一样----------

  杜鸣威用拇指轻轻的抚着照片中笑的灿烂的女孩,突然觉得旁边的男人刺眼极了————

  他根本就配不上这个俏皮美丽的女子——

  他拿过剪刀,轻轻的把佳人的照片剪下来,如获至宝,放在唇边吻了吻,放进了皮夹,然后狠狠的把男人的照片撕碎丢进了垃圾桶。

  

黑衣男子是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