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认出

    朦胧的月光洒在小巷内,舞萧然向里面爬去,忽然,衣衫好似被什么挂到,让舞萧然不能前行,于是一用力,“刺啦”一声,在这寂静的小巷内,这一声布料撕碎的声音格外刺耳,让走了几步的德馨忍不住回头。

  这时候原本好的天气突然乌云飘过,乌云迅速遮住了刚才还发着朦胧光的月亮,“轰隆”一声震响,闷雷想起,随即一道闪电划过,闪电的亮光正好照到舞萧然的背部,那衣料扯开的地方。

  闪电划过的一瞬间,他背上狰狞的疤痕在闪电之下异常鲜明。

  德馨在这一瞬间猛然回头,任凭阿兰怎么拉扯也不动了。她就好像被闷雷击中了一般,那疤痕是从脖颈上蔓延下去的,这么似曾相识的疤痕,她一辈子也不会忘。

  颤抖的指尖伸出,在空中微微抖动着。

  “舞……萧然……”

  舞萧然猛地回头,看着掉落在地上的衣料,立即转过身,想捡,却因为手早已断不能捡起,无奈焦急地用嘴叼起布料,看着德馨那眼神,猛地张嘴想要说什么,布料随之而落,他只好倚着冰冷的墙壁,将背部紧贴着墙壁。

  “舞萧然?”

  “不,不是……小姐……认错人了……”

  德馨丢掉手中的灯笼,跑过去,一瞬间,她几乎窒息,重新打量这个乞丐,浑身都是血迹,几乎没有好的地方,手脚被布包着,脸上血还在滴着。

  “你的手,你的手脚怎么了?”

  近乎于嘶豪,泪水已经滚滚而下,滴在他的断手上,轻轻地抚摸着他的断手,生怕自己一个粗鲁大意的动作弄痛他。

  “你的手怎么了?!你怎么会这个样子啊,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啊!”

  只是两个月没见,她一直认为舞萧然这么优越孤傲的人会离开显城,会保护着子容和他妹妹,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到他,他竟然弄成这个样子。

  “你说话啊,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转身对着已经目瞪口呆的阿兰大喊,“还站着干什么,快去皇宫找御医!”

  看着阿兰一路小跑,若不是今天的种种巧合,她会不会还没发现这个乞丐就是舞萧然!难怪心中总是隐隐地痛。

  手指轻轻拨开他的发丝,舞萧然还是倔强地别过脸去,“不要…..不要看!不……不要…..”

  “你的嗓子,你的嗓子怎么了?”

  “怎么这么嘶哑!”

  整个空洞的小巷都是德馨嘶喊声和抽泣声。

  德馨终于按耐不住拥住舞萧然残破的身体大哭起来,那伴含着血腥的苦涩,她拥着的这个身体,这两个多月受了多少苦?

  每天都被其他乞丐打,这么高傲这么自信的舞公子,她这么好的舞公子怎么能承受这样的侮辱啊!他到底受了多少苦啊!

  “不……不要哭……”

  “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好……丢脸……”

  轻轻拨开他凌乱被血浸透了的发丝,脸上眼角处的血痕还在止不住的流,额上一个早已结疤的大伤口更让他的脸惨白,多么可怜啊!

  柔软的指腹摸索着那受伤处,这一次舞萧然没有再躲,只是沙哑地低语,“不要......不要哭......”

  显城皇宫内的清心殿。

  四个御医同时对着舞萧然的手脚叹气,写了方子开了药,也将他脸上的伤口处理好之后对着已经换上正装的德馨郡主行礼。

  “双手被硬生扭断,本来固定三个月就会好,可是拖得太久,原本的断骨已经畸形,现在......不能长好......双脚脚筋被挑断,也是耽误太久,不能长好......”

  说这话的御医已经满脸汗水。

  “那,那以后都不能长好了吗?”

  “是,是......”

  “什么!你们这帮废物!”

  四个御医顿时下跪求饶,“郡主恕罪,郡主恕罪!”

  躺在床上的舞萧然微微动弹一下已经被疼的满脸汗水,虚弱地沙哑道:“不要......不要怪他们。”

  “那他的嗓子呢?他的嗓子能不能治好?”

  “能,能!只是一般的药物而已,喝几副汤药就能清除嗓子的毒。”

  “那还不去熬药!”

  “是!”

  四个御医一同退去,出去的时候都相应地抹了把汗水,德馨郡主从来没有这样的发过脾气,这,这还是第一次啊!

  德馨叫来两个小厮,扶着床上躺着的舞萧然进入里间沐浴,他现在满身的血污,虽然伤了很多处,但是还要洗洗的。

  两个小厮将舞萧然放入水中,上半身的衣服还没有脱去,德馨便让小厮出去,亲自挽起袖子,将舞萧然上半身的衣衫慢慢地一一解开,看着那一块块的青青紫紫,心中顿时酸楚,眼眶微湿,但还是忍住了。

  两只手无力地捶在身体两侧,感受身后女子的目光。

  下一刻,德馨轻轻地抬起他的一只断手,手腕处严重的青紫已经深入骨髓,那只手依旧白皙,依旧长满老茧,可是却再也不会灵巧的动,五根手指也是没有知觉一般下垂着。

  忽然以前的记忆全都浮现在脑海之中。

  “哎,别走啊,德馨郡主,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你还是不化妆好看,尤其,尤其是不涂这么白的粉。”

  “你这样出去,白天会被别人当做疯子,晚上会被当做鬼的!”

  还有最初和他男人的时候见面。

  “是你?”

  “公子认识我?”

  “呃......不,不认识!”

  想起那日舞萧然说错话的窘态,德馨捂住嘴“噗嗤”一笑,而后才发现,舞萧然满脸疑惑地看着她,她正托着他的断手,忽然一笑,怕被他误会,连忙道:“我没有嘲笑你,只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而已。”

  突然,德馨柔嫩的双唇吻上舞萧然那青紫的断手腕,疼惜地一路沿着他的手腕到手臂上的青紫和背部的青紫,那细小的伤口弄得她的嘴唇有点轻微的疼痛,而他也是一层薄汗,伤口的疼痛让他轻微的呻吟。

  

认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