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残忍

    带着细细着装之后的慕容纯走到关着舞萧然的屋子前,猛地一脚踢开门,舞萧然还是那个躺在地上的姿势,因为动不了,而且也没有命令,没有下人敢扶起他,就这么一躺已是一个时辰。

  周围的水渍已经干了,泛出淡黄的痕迹。

  舞萧然睁开双眼,看到了是舞绯扬,又不屑地闭上眼。舞绯扬不气,反而是慕容纯尖叫,“他,他是谁?”

  “他是谁?其实我是很想让他自己变回去告诉你的,可是他肯定不愿意,只能我告诉你了,你不要不相信哦!”

  看着慕容纯好奇的目光,舞绯扬笑的越发阴霾,“他就是假冒的新野郡主舞萧然!”

  果然,看着慕容纯不可置信的眼神,他预料到了,继而又补充了一句,“真的。”

  “这怎么可能?!那,那他应该是个女的,可是,可是,他是男的;还有,假冒的郡主不是已经死了,人头都挂在城墙暴晒三天三日?!”

  “他还没选择性别呢,既可以变成男人也可以变成女人!”然后站在慕容纯的面前,只是一瞬间,慕容纯大睁着双眼,像是一个看到奇迹的小孩子,指着舞绯扬,“怎,怎么可能?绯扬,绯扬,真的是你吗?”

  看着面前这个比刚才矮一头的灵巧女子,样貌已经完全变了,脖颈上的喉结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这么一瞬间,一个男人,就这样变成了灵巧的女人,随后在慕容纯的眨眼间,舞绯扬又变了回来,笑的有些邪恶,道:“这下,你信了吧,我也还没有选择性别呢,不过,阿纯,日后等安定下来,我就为你选择性别。”

  然后舞绯扬拿了一张人皮面具,“我只是随便找了一个无人认领的尸首,砍下她的头,给她戴上人皮面具而已。”

  性别都能变换,还有什么不能信的!慕容纯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之后便扑到舞绯扬的身上,“神,阿桑!你真的是我的神!”

  抬起头又问道:“等日后安定,你真的要为我选择性别?”

  “嗯。”

  “不在乎我的真实容颜?”

  “不在乎。”

  慕容纯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就算现在舞绯扬说的是假话她都愿意,兴奋之后,慕容纯又疑惑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骗紫都国主?”

  “那是因为我要他受比死更痛苦的折磨。”

  舞绯扬拥住慕容纯,笑的越发邪恶,“来,我让阿纯看看,什么才是最可怜的人!”

  舞绯扬走到舞萧然的身边,脚踩在舞萧然的左手上,还没有用力已感到舞萧然眼中的恐惧,于是一用力,嘶喊声传遍整个庭院,那样的声嘶力竭。

  可是舞绯扬似乎没尽兴,又踩在舞萧然的右手上,他越是痛苦,他就越快乐越开心,因为舞家对他做过的所有错事,他都借助对于舞萧然的身体来发泄出来,谁让他一直执迷不悟,谁让他一直守护着那个女人的孩子!

  地上的人开始莫名的颤抖抽搐,脸色惨白如纸。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杀了你?我的好兄弟,我不会杀你的!”

  舞绯扬蹲下揪住舞萧然的头发,甩了两个耳光,然后从裤腿中拿出一柄匕首,银亮的光照在舞萧然苍白的脸上,那上面明显刻着一个“绯”字,可是那匕首一路向下,到达舞萧然的脚边,猛然扎下,一粗一细的声音同时响起。

  “啊!”

  舞萧然抽搐了两下,眼一翻,昏了过去,而慕容纯几乎是不敢看,刚才那尖细的尖叫是她发出,一刀下去血光四溅,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惨的景象,看着地上的人痛苦,就知道那一刀有多疼。

  “你给我醒!”又是一个耳光,可是地上的人没有醒。

  “你给我醒!”舞绯扬拿过身边一碗汤水泼出去,地上的人微微呻吟,然而舞绯扬揪住他的衣领,几乎将他提起来猛地向墙上撞去,几番过后,看着对面的人差不多已经奄奄一息,他才微微息怒,松开手,任由那人坠落下去,他一个人颓然地站在那里。

  慕容纯早已吓得跑出去不忍心再看。

  然而那微黄色的发丝下,白皙的面颊上两行热泪缓缓流下,手紧紧的握着,似乎已经忘记了疼痛。

  翌日,舞绯扬带着慕容纯走到县城的集市上,在集市的角落里扒着一个衣衫凌乱的男子,脸上的血迹犹在,最重要的是他的手脚都不能动,被破布包着,涔涔的血迹浸透了破布,他的面前摆着一个破碗,里面只有几个铜钱。

  周围有人路过都怜惜的摇头却又无能为力。

  他漆黑的眸子早已没了神采,空洞的没有焦距。

  偶有几个街头闹市的乞丐抢走他碗里的铜钱,对他拳打脚踢,他也只能微微哼声,连叫都没叫。

  慕容纯想要上前,但还是止住了,回头看向舞绯扬,“这是昨天的……”

  “没错,我就想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可怜,你并不可怜,你应该自信,他才是最可怜的,手不能拿,脚不能用,就像废人一样,他不是喜欢扮乞丐吗?!我这次让他当一个凄凄惨惨的乞丐!”

  舞绯扬拉着慕容纯的手走了几步,走到舞萧然的面前,舞绯扬就像一个纨绔子弟的恶少一样,从腰间掏出几个铜钱扔在舞萧然的脸上,然后拽起舞萧然的衣领,看那眸子回归了些神采,更加戏谑地轻笑一下。

  “舞萧然,别怪我无情,是舞家对我太无情!”

  看着面无表情的舞萧然,舞绯扬就知道他会这样,继而又说了一句,“我已经派人去找小堂妹了,找到她,我就让她变得跟你一样好不好?”

  混沌的双眸终于有了些焦距,舞萧然愤怒地瞪着舞绯扬,同时垂着的双手有力无力地乱动着,沙哑的嗓子发出不和谐的声音,就像真正的哑巴应从嘴巴里挤出来的话一样。

  “你敢!”

  “哈哈哈哈,你这无力沧桑的声音真的好动听啊,我好开心啊!”

  昨晚,舞绯扬故意找了随行的医者配了坏嗓子的药,舞萧然现在就是一个近乎于哑巴的人。

  他就是高兴,就是开心!父亲的仇,自己的仇,全部都出在舞萧然的身上……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心口隐隐作痛。

  为什么会这样?

  

残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