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没种,我舍不得去死

    五月初五,显城还不是炎热的气候,大街小巷以及集市都比往常热闹。

  从集市的那头传来一声大喝,“让开让开!德馨郡主微服出巡!”然后人流缓缓自觉地站到两排,从那头缓缓而来的是一个粉色的华贵轿子,轿子两边是四个侍女,其实那轿子里面根本没有人,只是一顶空轿子而已,德馨不喜欢来隆重,那样根本不叫游玩,所以和贴身婢女阿兰偷偷地溜出来,也正好,那轿子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两个多月,父王终于放她出来了,对于外界的消息她一无所知,而那城门口的告示更是换了一轮又一轮,没有人告诉她这两个多月发生了什么。

  父王只说紫都那边已经没有了危机,在她看来不会是子容被抓了吧!

  事情知道的差不多,她就越来越觉得姐夫好假,占了自己不该有的位置。

  而姐姐的包庇更是令她厌恶。

  轿子穿过集市中间的时候,轿子旁的小厮看着中间躺着一个四肢残疾,头上有深深一道疤痕的乞丐,他一动不动似是死了一般,挡在路中间,小厮嫌恶地踢了踢他,捏着鼻子,“走开,郡主的轿子你也敢挡着!”

  乞丐闷哼一声,微微抬起头,是一张淤泥和血污相伴的脸,将小厮吓了一跳,赶忙跳开。

  “都说了,滚开!”

  “呵……我也想滚……”

  手不能爬,脚不能走,就是残废一个,叫他怎么滚!乞丐自嘲地笑了一下,做了个向前匍匐的动作,手肘的部分几乎已经破了又磨,磨了又破的几次三番早已惨不忍睹。

  小厮又呵斥道:“这可是德馨郡主的轿子!”

  德馨……

  乞丐喃喃低语,“德馨……”

  怎么能让德馨见到自己这副模样,她那么善良的女孩子……他像是胆怯着什么似的快速匍匐着,手肘和胳膊内侧的衣衫早已磨碎,这一着急,又是涔涔鲜血外流着,而小厮小人得志地笑道:“知道怕了吧,快点爬!”

  乞丐不敢看抬头,他怕一抬头就能看到那纯洁的面孔,或是自己会不由自己地爬向那轿子内呼唤她一声。

  他连那破裂的碗都没有顾,像是失了魂的人拼命地爬,口中低喃,“不要看……不要看……”

  最后,轿子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过去,而这一过程中乞丐都捂着脸,直到那轿子消失在视线中;不错,他就是舞萧然,曾经高傲无比,一张嘴就是训练知识的小舞教官;曾经舞家被赋予“盗鬼”称号的一分队队长,而现在他就是一个残废的乞丐。

  那日猛地一撞,老天并没有让他从此投胎,而是让他在这世间继续受苦,醒来后自己被丢在垃圾旁,可能是店家嫌他死在门口有碍生意找晦气,于是给他抬到垃圾旁,头上留了一个大疤痕,这两个多月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他自己都不知道!

  有些路人看着他可怜总会扔给他一两个冷馒头,还有,他知道舞绯扬总是会偷偷地看,看他出丑,然后屈辱他,让他丢尽颜面,已经没有尊严可言。

  紫都三王爷子修在此之后一直没有消息,舞潇潇和子容到底怎样,是不是已经逃到别的地方,他也不知道,甚至连万声堂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尹清和欧阳婉清半路堵住红衣侍卫而后怎样?

  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蓦地,一只脏手抓了他碗里的钱就跑,舞萧然已经见怪不怪,自嘲地倚在大柱的门口,每日总是有其他乞丐来抢他的钱,那又怎么样,他这样的残废,就算有钱能干什么?

  “主子,我们可以来逛这集市了,刚才轿子从这里过,大家都以为郡主走了,我们就不会关注了!”

  “好啊!我好久没来这里了,肚子好饿!”

  “主子,我们去那里,我喜欢糖人!”

  “好!”

  路过乞丐身旁的粉衣女子忽然停住了,看着地上的残废乞丐,心中觉得可怜,于是从袖中掏出一块大的银锭子,放在乞丐的碗里,可是刚刚放下,一旁早已盯着很久的强壮乞丐便快速拿走,跑得无影无踪。

  阿兰好气道:“你这笨乞丐,主子给你钱你竟然都看不住!”

  “阿兰!”德馨呵斥一声,“我再给就是了。”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锭子,这次比刚才的那个还大。

  再看那乞丐竟然低着头就要爬走,一下一下,手肘又溢出鲜血,因为舞萧然怎么也没想到德馨会再次出现,而是在自己的面前,这个恶心的样子怎么能给她看,这么无能的自己,这么破烂的自己怎么能给她看!

  他一下一下地爬着,嘴里发出嘶哑的呻吟声。

  “哎,你别走啊。”

  舞萧然根本没听见她的话,拼命地爬,只要能躲过德馨就好。

  “哎!”德馨提着裙角走了几步,然后挡住乞丐,蹲下身来,“你跑什么,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说着将手中的那个银锭子塞进他的怀里。

  这一过程,舞萧然将头低的很下面,几乎不能看到她的下巴,德馨怎么也不明白他为什么把头埋的这么低,凌乱的黑发上面还有杂草和血迹。

  心中蓦地一疼,伸出手要理理他的发丝,却被无情地躲开。

  继而是那沙哑近乎于哑巴的声音传来,“面相实在难看......怕吓到小姐......”

  阿兰拉着德馨的衣袖,“主子,走吧,我不要看,万一晚上做恶梦怎么办?”

  德馨看着乞丐实在不愿给自己看,也知道揭人家短处不好,阿兰又这么害怕,微微点头离开了。

  看着德馨远去的身影,他终于输了口气,无力地趴在地上,忽然用头狠狠地砸地,一下一下,血流不止。

  为什么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啊!

  为什么想死又不舍得去死啊!

  舞萧然,你有种就去死啊!

  

我没种,我舍不得去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