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逃不出

    山间的小路崎岖难走,半山腰上繁茂的枝叶粗擦生硬,将舞潇潇的衣裙几乎刮破,她累得气喘吁吁,一抹腰间的水袋,干瘪瘪,没想到已经喝没了,于是心中气愤,这时子容轻拍她的肩膀,递过一个鼓鼓的水袋给她。

  “喝吧,我的是满的。”

  舞潇潇看着那狐狸一样的笑容,和习惯性的一抹嘴角的动作,舞潇潇对着喝了一口,然后又递给子容。

  “再喝两口吧。”

  “不要!”舞潇潇推了回去,“咱们也不知道要走哪去,还不一定要撑多久呢,还是省着点吧。”

  “再走一日两日就会到冬耳了,咱们在冬耳不能久留,顺着冬耳去沧朗。”

  突然,舞潇潇的心口猛地骤痛起来,是那种不可忍耐的痛,那一下像是一把尖刀快速地刺进自己的胸膛好好蹂躏一翻,血肉都滚烂了,疼的她几番窒息,忙捂着胸口扶着一棵大树缓缓坐下。

  “你怎么了?”

  舞潇潇已经不能说话,那疼痛虽然消失,但是现在那个地方,心脏还急速跳个不停,那后劲还是有点让人痛苦,一边慌忙地摆着手一边给自己顺气。

  子容看那苍白的小脸,又递过水袋,这次舞潇潇没有拒绝而是“咕咚咕咚”地猛灌了两大口,小脸上滴着冷汗,舞潇潇自信自己没有心脏病,而且家族也没有心脏病史,可是那刚才的钻心的疼痛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么痛!

  立即想到是不是舞萧然发生了什么事!

  她站起身对着自己走过的路,远远地凝视,这么久还没有追来肯定是出事了,可是舞潇潇有没有勇气返回,她害怕舞飒言,由内心的恐惧。

  “你若是担心,我们便回去。”

  “不要!”舞潇潇一声尖叫,她不想回去,可以说自己自私,也可以说自己胆小懦弱,不管怎样她都不想回去,可是舞萧然万一真的出事怎么办?

  子容坐到舞潇潇的身边,“你能不能变成男人?”

  早就知道舞家人的体制,子容由开始的不信转而相信,并且看到一次次舞萧然游走在两个性别间的游刃有余,他在想潇潇变成男孩子会不会也是另一番景象。

  “我?”好似被子容玩闹的口吻转移了注意力,“不能,我早已选择性别了。”

  “哦?是不是很久以前就知道要和我在一起啊?”

  “切,才不是!”

  舞潇潇起身拉着子容,“快走,你不是说沧朗周边沿海吗?我们快点到那里去看海!”

  两人走了没几步,舞潇潇就感觉到周围有着微妙的变化,那种感觉就像小兽突然面对恐惧的东西汗毛竖起来一样,她握着子容的手紧了又紧,舞潇潇虽然没有在北美受过专门的训练,普通的知识还是知道的,这时候她迅速回忆舞萧然的话。

  在野外要怎么办!

  脑海里想到的竟然都是些没用的话,舞潇潇摇摇头,闭起双眼,“在野外要全凭自己的感知”这一句话进到脑子里,这是舞萧然说过的。

  可是感知……

  舞潇潇单膝跪地,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前面有问题,于是舞潇潇拿起一颗小石子轻弹,突然“嗖”的一声,从浓密的四周出来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将那颗小石子紧紧地包裹在里面。

  果然有鬼!

  舞潇潇有点小得意。

  可是清亮的掌声从树林间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拿着剑蒙着黑面纱的女人,她有着舞满的身体,眼见就要到了冬耳,冬耳是塞上风光,女人大多都是这样。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香姬!

  舞潇潇害怕,子容更加害怕,脑海里的记忆顿时像是汹涌的潮水涌进来,尽管那时候自己是个傻子,可是她的恶毒还是让他的身体恐惧。

  两个人都受过香姬的毒害,不禁慢慢后退。

  可是刚退了一步,子容不动了,舞潇潇奇怪地仰头看子容,顺着子容的眼神向后看,身后已经有一排高大威猛的武士,并不是紫都的红衣侍卫,而是像现组成的队伍,没有整齐,还有些混乱。

  舞潇潇扔下一枚烟雾弹,可是香姬速度更快,左脚一出将子容绊倒,烟雾下舞潇潇看不清楚子容在何方,只感觉子容一下子就从自己的身边消失,刚想逃走,却听烟雾的另一边,香姬的声音。

  “他已经被抓了,你还要跑吗?”

  烟雾散去,舞潇潇两手一摊,另两颗烟雾弹掉落在地,她本来能走的,可是走掉了又怎么样?舞萧然不在自己的身边,子容也不在自己的身边,怎么去拿阴阳石,怎么回家?在一个异国时代,究竟要怎么做呢?!

  看到那抱歉而又焦急的笑容,她知道子容示意她跑,可是能跑到哪里去?!

  “我不跑了。”

  香姬的黑纱被风吹动,露出小半张脸,嘴角微微勾起,眼神示意,一两个大汉将舞潇潇也捆绑了起来,然后香姬从衣袖中掏出十张银票交给黑衣人,黑衣大汉一下子就解散了,原来香姬是临时找来的人!

  走在山间的小路,香姬走在前面,一手一个拉着被绑着的子容和潇潇,走到尽头,是一片黄土沙粒,这里的绿色植物已经稀少,黄沙滚滚,热风扑面,那沙粒吹来刮的脸生疼,差点就将脸皮刮破,原来香姬总是带着面纱。

  子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大漠之中几乎只有少部分仙人掌,人烟稀少,要穿过这大漠才能到冬耳,子容刚才早已将来的路熟记,若是现在逃脱再像原路走回……可是他和舞潇潇都没有功夫,就算有能力割断绳子,要怎么逃过香姬的追捕呢?

  他像舞潇潇使了个眼色,袖中向舞潇潇硬要来的小匕首已经在一点点切割着绳子。

  “好疼……沙子吹在脸上好疼!”

  子容故意嚷的很大声,就是为了让香姬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身上,舞潇潇好结果小匕首切割绳子。

  “疼?你一个大男人在乎你那张脸皮?”

  “当然,男人的脸就不是脸吗?”

  就差一点,舞潇潇就能切开了,子容勾勾嘴角继续和香姬调侃,刚才观看了一下,大漠之中虽然不好跑但也不好抓!

  “四王爷,你的脑子不累吗?”

  香姬右手一缩,舞潇潇的手腕被绳子拉紧,匕首掉落在地,继而香姬将绳子转了一圈,将被割断的地方拉在手中用力打了个结,然后对着子容就是一耳光,打的子容白皙的脸有一个红红的五指印。

  “还想骗我?!”又是一巴掌,香姬由于体态舞满立即过大,这一巴掌将子容扇倒在地,“上次在福寿宫吓唬我,我就知道你的脑子有多聪明,你以为我会不防着你吗?从你主动找我说话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又耍诡计!”

  香姬越说越气,骑在子容的身上又扇了几个耳光,打的子容眼冒金星,恍恍惚惚脑袋“嗡嗡”作响。

  “你别打他了,我们,我们不逃了!”舞潇潇急的在一边尖叫一边跳来跳去,她的双手被绑着不能自由的动。

  “怎么,你心疼了?一会儿有你疼的!”说着小手一拽着子容的衣领,绳子重新绑在子容的手上,拉着踉跄的子容快步走着。

  舞潇潇看着那嘴角流下的涔涔鲜血,心中越发的心疼,“怎么样?是不是很疼?”

  子容微微点头,还从来在不是傻子的时候被人抽过巴掌,那种磨灭自尊心的暴行就像将他的自尊踩在脚下,然而他的眼神一直留在掉落的小匕首身上,那小匕首掉落在沙子间,被太阳照的发出耀眼的光芒。

  “别看了,只是一把匕首而已,有机会我带你去我的家乡,再打造一把给你。”

  

逃不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