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保护四殿下

    转瞬,晌午已过,客栈由人流颇多到人流稀少,舞萧然闲来无事又准备去显城的城门告示上去搜罗信息,可是一只脚刚刚迈出客栈的门却看到一个身着深蓝色的袍子的男子,他腰间别着蛇一样的软剑,面无表情。

  舞萧然搔搔头,微微轻笑,“哎呀,被你们找到了。”

  男子后退转身,一个身着紫色水裙的女子呈现在眼前,表情还是那样淡漠,几乎没有过多的舞富表情。

  她微微行礼,“舞公子,别来无恙。”

  舞萧然不得不佩服万声堂的能力,尤其是找人的能力;那日一场大火其实并没有烧死一个人,确切的说万声堂的人都没事,烧毁的只是挂着万声堂招牌的一个空壳。万声堂堂主欧阳婉清的房间里有一个夹层,那个夹层是尹清医术和通往密道出口的地方,那日欧阳婉清率领大家进入夹层沿着密道一直外出,到达紫都的边境,而那十几具尸体是尹清放在密道里研究医术用的而已,早已死去很久很久了。

  原来万声堂在其它九国都有分堂,庞大的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舞家,在北美南美都有训练基地和暗偷部队。

  舞萧然回礼,“还好。”

  “舞公子,请带我们到四王爷子容的房间吧。”

  欧阳婉清一针见血,让舞萧然有些措手不及,她怎么知道子容和他在一起?莫不是消息太过灵通了?

  这时只见一个小二模样的人卑躬屈膝地走到欧阳婉清的身边,和欧阳婉清低语几句,原来这里也有她的眼线!舞萧然开始环顾四周,究竟有多少她的眼线啊?自己一直生活在监视中,那滋味可真不好过。

  “那……”舞萧然做了个请的姿势,“随我来。”

  还未走到,就见到沈仙会不知从哪里窜出来,过来就要给欧阳婉清一个熊抱,尹清“嗖”地窜到她面前,挡住了沈仙会,两个面具男碰到了一起,一个是遮住整张脸,一个是遮住半张脸,这种奇异的视觉效果让舞萧然低头不语,其实是在低笑。

  “婉清!婉清!我,我好想你!”他一边推搡着尹清一边大喊:“你这个混球,让开了,婉清都这么大了你还这么严格,让我见婉清啊!”

  欧阳婉清看着沈仙会的样子,“噗嗤”一声,低笑起来,“沈公子,你还是老样子呢,在这遇见你真不容易!咱们有十年没见了吧。”

  沈仙会一听欧阳婉清叫他沈公子,立即恭敬有礼起来,先是抱拳扶了一扶,然后道:“哎呀是呀,这十年你一直在紫都,而我总是游走在其它九国之间,咱们总是见不到面。”

  尹清大咳了一声,沙哑着嗓子道:“堂主还有要事,你这个蛤蟆滚开点!”

  舞萧然指着正对面的那间房间,四王爷子容就在这里面,舞潇潇开门,看见这几个人自知有事,也站到了舞萧然的身边,还未等欧阳婉清敲门,里面传出自信而又懒散的声音,他说:“是欧阳堂主吗?进来吧。”

  这一句之后,欧阳婉清迟迟没有开门,这客栈的二楼几乎总是有少量的人流经过,欧阳婉清自认为这间客栈的隔音效果不错,而且也自认为没见过子容,怎么那人的口气一上来就像是见到老朋友一般?!

  门“吱呀”一声开了,子容探出个脑袋,还是那样满脸无害,然后说:“请进吧,为什么都在这站着?”

  欧阳婉清才走进去,里面已经摆好座位,是四个小凳子,如果说子容坐在床上的话,还应该还差一个凳子,他们一起进来是五个人!

  可是当欧阳婉清回头再看,沈仙会不知道何时消失了,那么确实是应该摆四个凳子没错,这四王爷能盘算到如此地步,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你们终于来了呢!欧阳堂主,我等你好久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藏字诗上面的秘密说你是国主!”

  欧阳婉清毫不忌讳地说,因为这客栈里里外外把守的几乎已经是万声堂的人了。

  “欧阳堂主,你比我预期的晚了一年,你害我吃尽了苦头!”子容的语气有些抱怨,“一年多前,父王还在位,但已经年老体衰,急想从四个儿子中选出国主,大王爷子苑威武浩大,气势逼人,更略懂兵法,颇有震慑力;二王爷只懂月下吟诗;三王爷虽然拥有自己的禁卫军,忠心为国,但人就像一张白纸,只懂得忠诚,没有震慑力和统领能力;而我,先不说!”

  他继续,“国主拟定在我和大哥子苑二人之中,如果说这件事出于公平竞争的话,我也许很直接退出,可是不是,大哥在幕后培养自己的精英团队,在父王还未逝世之前就潜入父王的寝宫将其杀死!”

  子容说的平淡,舞潇潇低吼一句,“什么?那是他老子!”

  欧阳婉清倒还算镇定,给了舞萧然一个让舞潇潇安静的眼神。

  “我知道他下一个害的就是我,于是也计划着一件事。”

  欧阳婉清突然回想起自己是怎样得到这藏字诗的!那是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手下说有一个神秘人在紫都的五里亭约她想见,欧阳婉清有尹清保护,自然不怕,撑着纸伞在五里亭等着,等了足足两个时辰,那个神秘人都没有来,最后欧阳婉清都要回去了,在不远处一枚纸团被弹弓打来,尹清想要去追,被她制止,因为那纸团就是消息。

  轻轻打开来,就是那首诗。

  她仔细地吟读,可是都没能破解,不能说她愚蠢,而是当时的藏字诗是残缺不全的,只有上半首,而后过了一年之久才有的下半首。

  至于是下半首诗是怎么得来的,就更加奇怪,不是别人送来的,而是她自己太过好奇在一赔黄土中挖来的!

  忽然,欧阳婉清猛地站起,指着子容,“那字条,那字条是你给我的?!”

  子容摇摇头,十分叹息,“你怎么现在才知道?!”

  “可是你后来是个傻子啊!你让我怎么想的到,这字条出自一个傻子的手?”

  “傻子?我本以为你会在拿到前半张字条之后会自己去找后半张字条,这样你就有时间参透其中的秘密,就能救我,可惜我没等来,我被子苑的红衣侍卫堵在后花园棍棒伺候的时候,就知道你没能参透其中的秘密!如你后来所知,我就真真正正变成了个傻子。”

  这一句话让欧阳婉清着实一窘,微微低下头,然而没有预料的到的是,欧阳婉清猛地起身,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震,然而欧阳婉清快速下跪,“咚”的一声跪在地上,依然低垂着头。

  尹清拉着欧阳婉清,“这不是你的错,当时我们正处于危机时刻……”

  “够了!尹清,这是我的失误,是我的错!”然后一扭头,对上子容的双眸,双手下垂,用力一叩首,“四王爷,是小女办事不利,愿意领罪!”

  也许事情赶得巧,在一年多前,万声堂有人滋事,欧阳婉清急于处理那些事情而没有顾及子容冒死送出的字条。

  子容摇摇头,站起身来,双手扶起跪在地上的女子,“也不算什么……我也没有资格让欧阳堂主跪我。”

  “有的!你的母妃是我娘义结金兰的姐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子容又摇摇头,眼中带着无限的哀默,“没资格的……罢了!现在子苑大哥发出通缉令,更派出自己的红衣侍卫追杀我……”

  欧阳婉清更加厉声道:“万声堂等人一定保护四殿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保护四殿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