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识破身份

    客栈的气氛十分压抑闷热,虽然是三月份,但是靠近贵香小国的清波镇已经算是夏初季节了,贵香小国四季都是气温较暖的,所以在贵香从来看不见有卖暖炉或者皮裘之类的东西。

  清风吹着客栈外的一颗老歪脖树上的叶子,摇曳起来,客栈内映射的影子也跟着晃动。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段红颜和清蘖也不争吵。

  清蘖看苗头不对,赶忙喊二楼的伯玉下来,但是她没有用直接的语气,而是变了一种方式,“伯玉,快点,来客人了,你这个死小二怎么这么慢,我找你来是干什么的!”转而对着红衣侍卫报以笑容,“这位爷,里面请。”

  可是红衣大汉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此时伯玉已经下楼,看着红衣大汉心中一颤,昨天分明已经检查过了,怎么第二日就来,莫不是露出什么马脚?

  红衣大汉站了一会儿,挪开身子,身后是七个同样衣着的红衣大汉,清蘖的冷汗都下来了,她抹了一下,转身走到伯玉的身后假装算账。

  可是在那七个红衣人身后的是一个模样光纤的公子,穿着紫都特有的服饰,笑吟吟地走进来,待让清蘖看清之后,手中的毛笔“啪”地一声掉在地上,脚下的小凳“哐当”一声被踩偏,清蘖一下子跌落在地。

  伯玉赶忙走进里面,弯腰去扶她,同时在耳边低语,“你怎么了?”

  “舞……绯扬……”

  清蘖真想自己一辈子都不要起来,她希望站起的这个动作最好越漫长越好,先不说舞绯扬为何会在古代出现,单是上次看见就已经很意外,这次带兵二次搜索,肯定逃不掉的!

  她很清楚舞绯扬的实力。

  他的出现总是带来不好的回忆,儿时他拿着毛毛虫吓得她哇哇大哭。握着没子弹的枪对着她的头,说要一枪就要她的脑浆四溅。在她的课本里放烟雾弹让她在老师和同学面前难堪,这都是舞绯扬干过的好事,如果这些都可以忘记的话,那么他的背叛害死母亲,这是绝对无法饶恕的!

  舞绯扬再次进入眼帘的时候,那淡淡的褐色发丝和琥珀色眼眸让清蘖再次证实了,他就是那个二十一世纪的舞绯扬,他的琥珀色眸子是绝对不会错的。

  在一次独立任务中,他在烟雾中熏坏了眼睛,不带着国际制定的隐形眼镜,他就看不清楚。

  而他也怪异,非要弄个琥珀色的隐形眼镜。

  伯玉不知道是什么让她这么紧张,紧张到不敢抬头看人,身体都有些发抖。

  舞绯扬先入为主,发令道:“把这里包围起来吧,他们就是。”

  红衣大汉拿出画卷,对了又对,十分为难地说:“这,这,根本不像啊!”

  舞绯扬起身,走到清蘖的身旁,推开伯玉,双指抵在清蘖的脖颈间,感受怀中的人儿越发的颤抖,他只是轻笑一声,在她耳边低语“小堂妹,好久不见。”

  “唰”的一声,一张人皮面具从清蘖的脸颊上撕下来,撕的有些急,脸上还泛着红,那是一张略微稚嫩年幼的脸,红衣侍卫和画卷对了又对,这确实是画卷上的那张脸。舞绯扬走到伯玉的面前,而伯玉只是抹了下嘴角,后退一步,“我自己来。”

  在那张面具撕下之后,红衣侍卫顿时大惊,这就是紫都的四王爷子容!只是那淡然的笑容是什么?子容王爷应该是个傻子,不应该有这份淡然!

  子容含笑,“你们忘了吗?我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红衣队长,你脑海里的样子,是在我的头被你打了十几棍子还喂了毒药之后才变成的那样。”他说的淡然,而红衣队长却早已目瞪口呆,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王爷怎么会看的如此透彻,仿佛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知道一样。

  乞丐不知在什么时候慌乱逃走了,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心思管!

  舞绯扬对着清蘖道:“舞潇潇,舞四小姐,娇生惯养的小姐啊,你没在北美训练过,又怎么知道真正的隐藏,从你的眼神我就知道是你了,真是不合格的舞家小姐。”他的手捏着那张人皮面具,揉了揉,“对了,我的好队友,你的好哥哥好仆人,那个傻瓜舞萧然呢?不不,他还没有选择性别,既不是完整的男人,也不是完整的女人!”

  “我不知道,我们逃出来便失了联系。”

  这句是真的,舞潇潇曾经试图联系舞萧然,可是升空信号器断了,手机的信号不是满格,一无所获。

  舞绯扬是知道舞萧然绝对没有死,那场大火之后,他独自一人去找,那十几具尸体里面没有一具是舞萧然的,因为舞家的体质有一个同性,是其他人不知道的,是在身体上的差异。

  “带走!”

  “带走?!”红衣侍卫有些诧异,“不是立刻处死吗?”国主的命令就是立刻处死啊,为什么要带走?

  舞绯扬转身,眉毛挑挑,“在这里吗?”

  红衣侍卫看着街巷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大多向这里看一眼,还是决定听从舞绯扬的指令。

  段红颜和莫蓝颜一直看着,大概也明白不少,只是这时,子容突然拉着舞潇潇的手向后一顿,躲到了段红颜的身后,红衣侍卫顺势去抓,一爪碰到了一冰凉生硬的金属,低头一看是段红颜的双剑。

  “你是谁?你敢管紫都的事情?!”

  段红颜立即收剑,刚才那只不过是个习惯性的动作,都怪那个男的,怎么一下子就窜到她身后,这不明显是利用自己吗?!她回头瞪了子容一眼,骂道:“你利用我!”

  子容抬头报以一个可怜兮兮的容颜,一双眸子里饱含着水汽,“那你救了我们不好吗?”

  段红颜真想回头抽自己两个耳刮子,红衣侍卫见段红颜没有回答,反手拔剑相压,又是“叮”的一声,段红颜就势又挡了上去,一看那两人还躲在自己身后,她骂了一句,“妈的,给钱才办事,给我们钱,我就救你们!”

  莫蓝颜在一旁无声的叹息,只听子容掏着舞潇潇的腰包,“没问题,五千两现银,救我们两个逃出这里!”

  段红颜咬咬牙,看着那一张张花纹颇多的银票,心中直痒,对着莫蓝颜道:“蓝颜,上家伙!”

  莫蓝颜掏着衣襟内的小口袋,手中不知捏着什么药球放进一个小虫的嘴里,那小虫迅速分裂出几百只,飞舞在天空,其实就像蚊子般大小,一只正好落在红衣大汉的脑门上,一叮,那大汉的头上起了一个不大的包,可是却奇痒无比,根本没有办法打斗,放下宝剑对着那个地方狂挠不止,其他的大汉不是手臂被叮就是脖子被叮,也一样的奇痒,不一会儿大家都躺在地上蹭着挠着,至于舞绯扬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识破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